账号:
密码:
八度小说网 > 女生小说 > 欢迎来到大江湖时代 > 第五百二十四章 没吸你相好的血

第五百二十四章 没吸你相好的血

  韦一笑不由自主地握紧了拳头,就算他自己不怕死,也怕连累整个明教跟着倒霉啊!

  现在谁人不知,哪个人都能得罪,除了这个楚楼钧!

  当初在平城,楚楼钧冲之冠一怒为红颜,为了那个叫什么水笙的姑娘,就敢当众虐杀正道的弟子。

  现在为了自己手里这个美貌姑娘,谁晓得他会做出什么事来?

  杀上光明顶杀个血流成河决不是空言恫吓!

  韦一笑暗暗后悔,早知这美貌姑娘是楚楼钧看中的,打死自己也不捉她啊!

  现在他进退两难,如果在一开始楚楼钧就出现,他卖个面子放了这姑娘也没什么,顶多换个峨眉弟子来收拾。

  可此时他的寒毒已开始发作了,一旦放了这姑娘,自己仓促间往哪里找替代品?

  妈蛋!

  韦一笑越想越窝火,忽然狠下心来,自己苦练轻功数十年,从没人能及得上自己,如果就这样乖乖认输,岂不是让这楚楼钧以为明教好欺负么?

  他竭力稳住内息,好不容易在不引起内息错乱的前提下,憋出了五个字:“追上我再说!”

  说罢他猛然一提气,身形折而向左。

  原本他全速前奔,此刻骤然转向,竟没半点预兆,更没半分减速,完全违背了力学原理,天晓得他到底是怎么做到的!

  大概只能称之为天赋了。

  楚铮看得也暗暗点头,如此直角转弯还能没任何减速,就连他都没法子轻易做到。

  不过他的顶阶幻绝身法变化多端,更别说他还学会了凌波微步,当下步脚一转一移,身体已转了个方向,下一瞬间便接上了幻绝身法,扭腰翻身,整个人借势头下脚上地翻了个筋斗,已化掉了转弯带来的甩尾惯性,继续向着韦一笑追去。

  这下变化虽然比韦一笑复杂了一点,但胜在速度同样没减缓,更没被惯性带着向着狂冲出去。

  韦一笑在飞奔中也不忘回头匆匆一瞥,正好看到这一幕,不由心头剧震。

  这楚楼钧,轻功身法也着实了得!

  韦一笑更不敢有半分的保留,使出他独步天下的轻功身法,不断地变幻方向,甚至连压制寒毒的真气都全调动起来了,为的就是赌上一赌!

  两人的距离原本不断拉近,但在韦一笑拼命之下,拉近之势开始减缓下来。

  楚铮见状也不焦急,只是全力施展轻功追在后面。

  两人都越跑越快,不知不觉间已翻山越岭、踏水过河,跑出了数百里路。

  楚铮内息绵长,底蕴深厚,速度不但没减慢,反倒还能一点一滴地提速,可韦一笑就惨了。

  他的寒毒发作得越来越厉害,原本就苍白中隐带青气的脸容逐渐现出一层寒霜,速度也没法子继续保持下去了。

  两人的距离从四十多丈慢慢拉近到不到十丈。

  韦一笑忽然怪叫一声,在某处荒野之中骤然停下,不过他前冲之势太猛,依然在地上拖出一条长达十数丈的深深脚印才止住了身形。

  未等稳住身形,他已乏力地脱手抛下周芷若,自己也倒在地上蜷身一团,全身冻得簌簌发抖。

  寒毒已彻底发作了。

  周芷若被巨大的惯性甩了出去,虽然因为韦一笑的速度大减而力度有所减弱,但地上全是杂草碎石,这脸朝下地向前摔跌出去,破相却是难免。

  如果不是被点了哑穴,周芷若怕要失声尖叫出来。

  她一向对自己的容貌极是爱惜,一想到被尖石划得满脸鲜血淋漓,便不由脸如死灰,心丧若死。

  眼看周芷若就要栽到地上,就在这时,一条人影及时赶到,周芷若只觉得自己扑入到一个温暖的怀抱之中。

  那人伸手抱住她,借势身形向后一退,很快便稳住身形。

  周芷若惊魂甫定,便嗅到一股淡淡的让人心跳加速的男子气息,不由一怔,感觉那人伸手在她肩膀上一拍,浑厚精纯带着暖意的内力便流遍她全身,冲开了她被封的穴位。

  随即那人便问了句:“能不能自己站住?”

  周芷若下意识地抬头,便看到楚铮那俊逸非常的脸庞,顿时俏脸一红,挣脱他的怀抱,低声道:“可以,谢楚帅。”

  楚铮微微点头,自己算是救回这个周姑娘,可以向张无忌有个交待了。

  忽然听到韦一笑虚弱的声音传来:“楚帅……”

  楚铮回头看去,便见韦一笑全身的皮肤已开始发青,脸上更是苍白如纸,连嘴唇都没半点血色,脸上还罩着层寒霜,身子不断地颤抖。

  楚铮刚才见他忽然停下来还以为他要认输了,没想到是突然发病了?

  却听韦一笑强打精神断断续续道:“我……寒毒……发作……需要……新鲜的……热血……压制……我……我没吸……吸你相好的……血……”

  周芷若听他居然将自己说成是楚铮的相好,不由又羞又怒,却见楚铮神色平静,恍若未闻,一时也不知道自己是不是该出声否认。

  “所以?”楚铮抱臂看着韦一笑,淡淡道:“你没吸周姑娘的血,我就要承你的情、替你找别的鲜血?”

  韦一笑摇摇头,颤声道:“你……你救我……我有……有情报……相告……”

  “说。”

  韦一笑张了张嘴:“蒙……古……”只说了两个字,便已冻得牙齿打架,再说不下去了。

  楚铮皱皱眉,他倒不在意这韦一笑的死活,至于韦一笑没吸周芷若的血?那根本不算人情,不过是怕了他的威胁罢了。

  但听到“蒙古”二字,楚铮还是心中一动,过去伸手探了探韦一笑的脉搏,只觉得混乱无比。

  他又试着输了些真气到韦一笑的经脉里检查了一下,很快就发现有股奇寒无比的阴寒之毒正在韦一笑体内游走。

  韦一笑目前这古怪的状态,正是由这阴毒造成的。

  吸热血来克制这阴毒,纯属只是治标不治本的法子。

  楚铮收回手指,盯着几乎冻僵的韦一笑:“我有法子能治好你的阴毒,让你永不发作。不过作为回报,呆会我问什么,你就答什么。”

  韦一笑眼中闪过一丝希翼与惊喜,但很快微微摇头表示拒绝。

  楚铮按住他的心脏,输了股温热的神照真气进去,护住其心脉,让韦一笑能勉强开口说话。

  韦一笑喘着粗气,摇头道:“有关明教的秘密……我……不能说……”

  楚铮倒是有些佩服,这青翼蝠王倒还真是明教的死忠份子,居然连这样的诱惑都经受住了。

  “那你先说说那情报,蒙古怎样了?”

  韦一笑全身的寒毒还在发作,只是心脉有暖意,不至于冻僵。

  他依然有些牙齿打架地说道:“楚帅这次……往西夏而来……可是为西夏国招附马一事?”

  “没错。”

  楚铮坦然答道。

  他原本就打算光明正大地打上少帅军的旗号进入西夏国的都城,毕竟比起江湖身份,少帅军统帅的身份在西夏定会受到礼遇,加上李秋水的协助,想搞黄蒙古与西夏的联姻就容易得多了。

  只是尽管他已飞鸽传书回到梁都,令洛其飞查探蒙古赴西夏求亲使者的确切消息,却仍没有收到回复——还是那个原因,少帅军的情报系统建立时间不长,人数有限,重点都在周边势力之上,对西夏这么遥远又没接壤的国家,实在有些鞭长莫及。

  “蒙古……蒙古这次……派了两万骑兵……陈兵在西夏西境……名义上……是护送……皇孙脱欢到……西夏求亲……实际上……是要威胁西夏……就范……”

  楚铮倒抽了口凉气。

  两万骑兵!蒙古还真是大手笔!

  ——在南杨城外,楚铮拼得真气几乎耗尽,受了不轻的内伤,才勉强拼掉了一千多骑兵而已。

  “这个消息从哪里来的?”楚铮不由紧张地问道。

  “我……我们明教……教众……遍及西域……脱欢和这两万骑……是从西征的……蒙古大军中……分出来的……我们……自然能查探到……”

  西征的蒙古大军!

  楚铮自然是知道的,目前蒙古的二十多万大军都在全力西进,所以才会由汝阳王府来全权负责对付汉土事宜。

  目前蒙古大军席卷天下之势已成,那可是二十多万的骑兵啊!

  大多数都是精于骑射、从小在马背上长大的战士!

  要知道少帅军至今也不过勉强凑齐了五千骑兵,里面真正可堪一战的精锐骑兵不足三千之数——不同于蒙古这些游牧民族,汉人想养骑兵很难,骑兵不但需要长时间的培养训练,在缺少优质草原的汉土上养马匹也是极耗尽粮草金钱之事,往往一个骑兵的花销能养十个普通枪兵,如果不是托楚铮的福,少帅军得了逍遥侯、金钱帮的大半财宝,也没法子养这么多骑兵。

  汉人能抵御住蒙古的铁蹄,一方面是有城墙坚守,另一方面也是因为蒙古的精锐主力都调去西征了,进攻汉土的蒙古大军只有少量是蒙古精锐,其余都是杂牌军,由其他游牧民族、以及降服的汉人组成。

  以蒙古精骑的可怕战力,这两万从西征大军中抽调的骑兵足够轻易灭掉一个小国了,西夏更不像汉人那样擅于守城,所以这两万蒙古骑兵对西夏的威慑力更大!

  同时楚铮也暗暗惊讶于明教的情报能力。

  现在明教四分五裂,居然还能保持着情报的收集和传递,可见这个明教底蕴之深厚。

  楚铮不由有些垂涎起来。

  明教的势力,完全可以弥补少帅军在西域方面的空缺!

  再加上西夏国李秋水掌握的一品堂、巫行云的灵鹫宫,自己在西域里就不会像现在这样两眼抹黑了。

  不过明教可不是那么容易收伏的……

  楚铮想了想,又问道:“脱欢是什么时候到西夏的?”

  “三天前……脱欢……就到了……西夏国的都城……”

  楚铮点点头,心中已有了决定:“好,你的情报还算有价值。我就替你治好寒毒吧,不过你会损失掉一成左右的功力,你愿不愿意?”

  韦一笑又惊又喜:“你……你真能……治好……”

  楚铮不等他说完,伸手按住他的手腕,运转起北冥神功,一丝丝地吸纳起他的寒毒来。

  寒毒其实也是内力的一部分。

  楚铮原本可以花上一两个时辰,以纯阳的神照经真气慢慢消融掉这些寒毒,但一来他没这样的时间,二来也没这样的好心肠。

  用北冥神功吸收这些寒毒,简单方便,而且寒毒吸到自己的体内,还能由朱蛤血脉转化为纯净真气,提高顶阶心绝的修为,一举多得。

  一刻钟左右,韦一笑体内的寒毒连同一成内力,便全被楚铮以北冥神功吸走了。

  楚铮缓缓地吐了口气,道:“可以了。”

  韦一笑不敢置信地站起来,果然发现有如附骨之蛆地缠绕他几十年的寒毒尽数消失。

  虽然同样消失的还有一成功力,但较之没了寒毒这个大隐患,完全是小事一桩!

  韦一笑不由感激一拜:“多谢楚帅,楚帅以德报怨,大恩大德,韦一笑将来必有相报。”

  楚铮大方地摆摆手:“你刚才说的情报对我很有用。你走吧。”既然要结个善缘留待日后好相见,便做得干脆大方点。

  韦一笑却知道区区一条情报,哪比得上这份大恩,他再次感激地朝楚铮拜了拜,才闪身离去,再没看周芷若一眼。

  周芷若一直神色复杂地看着两人的交谈,却出奇地没提出任何异议。

  楚铮不由高看了这姑娘一眼。

  显然这姑娘极有眼见力,并没因为峨眉与青翼蝠王之间的仇怨而冒失地以什么江湖大义开口求楚铮对付韦一笑,或者别放他离开。

  “周姑娘,如果你没受伤,那就随我回去吧。你师父估计也在往这边赶来……”

  楚铮说到一半,看看四周,有些犯愁了,刚才他全速飞奔了几百里,期间随着韦一笑不知转了多少次方向,越过了多少荒山。

  就算他记忆力再好,想沿原路返回也不是件容易的事。

  楚铮搔搔后脑:“呃……要不咱们先找个路人,问问我们这是在哪里?”

  周芷若见惯了他威风凛凛、淡定从容的一面,特别是刚才见那可怕的青翼蝠王在这年轻的楚帅面前也是服服帖帖不敢有半分的飞扬跋扈,现在看到他略显尴尬的神色,竟觉得有几分的可爱,忍不住卟哧地笑了出来。

  她相貌极为庄端秀美,虽然现在秀发衣裙都有些绫乱、略显狼狈,但笑起来依然很是好看。

  楚铮瞧了眼,不由心想,难怪张无忌见了这姑娘一面便在意得很,倒长得还算可以。

  不过他见惯了美少女,也就淡淡一瞥,心中毫无波澜,倒是周芷若见楚铮瞧过来,不由脸上发热,微微偏过头:“楚帅怎么说,就怎么办吧。”

  onclick="hu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