账号:
密码:
八度小说网 > 女生小说 > 欢迎来到大江湖时代 > 第五百二十二章 又遇峨眉派

第五百二十二章 又遇峨眉派

  楚铮开始盘算起得失来。

  根据他的经验,这样万众瞩目的上古神兵现世,不杀个三五个月、杀个血流成河,是很难相对固定地落入某个强者手里的,自己这时介入,只会引火烧身,被拖在这泥潭之中动弹不得。

  别看自己现在威名赫赫,天下群魔都不敢轻易招惹自己,那是因为招惹了也没什么实质的好处,一旦这“神农尺”落在自己手里,那别说邪魔外道了,正道里的伪君子真小人也不知多少人会视自己为眼中钉肉中刺图谋暗算,甚至会因此连累到少帅军——到时李阀登高一呼,言明谁协助他收拾少帅军,谁就有机会得到神农尺,估计少帅军立即就会举步维艰。

  作为在隐武世界见识过夺宝狂潮的老江湖,楚铮太了解人心的险恶。

  他略一思索,便很快就有了决定,现在实在不宜介入此事中,哪怕想要夺取这神农尺,也要等到这股热潮快退去时再找合适的机会偷偷下手,决不能在这时光明正大地去抢去夺。

  想到这里楚铮果断拒绝道:“神农尺既是上古神兵,岂会轻易被人破解掉秘密?再说现在我有要事在身,无暇他往。诸位好事为之!”

  说罢楚铮也不理会铁青着脸的来绝师太,转身叫上东方白,带着燕十三、冯途、乌老大就此离去,至于峨眉、昆仑派接下来想去哪里他可管不着。

  毕竟这些名门正派要去自寻死路,他拦不住也不想拦。

  ……

  楚铮离开后,张无忌就被谢晓峰带回车队的帐篷里休息。

  车队里人人都知道他是楚帅请回来给李小姐治病的郎中,对他客气得很,先是准备热水和干净衣服让他冲了个澡,然后送上热好的饭菜,让张无忌舒服地吃了顿好的。

  听到远处交手的喊杀声传来,张无忌见车队里的人都置若罔闻,忍不住问了句:“阿吉先生,楚公子好像去那边参战了?你们不用去帮忙吗?”

  谢晓峰笑笑,现在他已慢慢能露出笑容了,随即说道:“楚帅让我们留下来守住这里,我们留下来就好。”

  “但那边是连峨眉派和昆仑派联手都对付不了的强大敌人……”张无忌不由提醒道。

  谢晓峰摇摇头:“如果说天下间有人能在任何绝境中取胜,那一定就是楚帅。我从没担心过他。这里的人基本上也是如此想的。”

  他冲张无忌微微一笑:“以后你跟着楚帅久了就会明白了,现在我倒比较担心那些招惹了楚帅的人。”

  张无忌无言以对。

  他忽然发现确实如此,车队里的人该说笑的说笑,该做事的做事,几乎看不到有人紧张过那边的战局,更没人担心过战果。

  大概在这些人心里,楚帅早就是无敌的代名词了吧?张无忌不由有些羡慕、有些憧憬地想着。

  要是有一天,我也能像楚帅这样厉害就好了,那样应该没人敢来害我了……

  初出江湖的张无忌第一次隐约找到了人生目标。

  蛛儿闲来无事就来找他,见他发呆,便问了一嘴。

  听罢他的想法后,蛛儿嗤笑道:“阿牛哥哥,你和谁比也别和楚帅比呀,先不说他武功比你好,人也比你英俊十倍百倍。”

  张无忌冲口而出,问道:“那楚帅比你情郎如何?”

  蛛儿毫不犹豫便答道:“当然是我那狠心短命的小鬼头更好了。”

  张无忌神色复杂,也不知道是悲是喜。

  蛛儿见他洗过澡换上干净衣服,只是胡须头发仍乱糟糟的,干脆便用小刀替张无忌剃了满脸的胡须,又替他梳好头发简单地束起,这才惊讶地发现张无忌非但不丑,反而相当俊俏。

  虽然比不上楚帅,可怎么也能称得上是英俊少年郎。

  “想不到你长得还不赖。”蛛儿喃喃说着,又有些黯然道:“就我是个丑八怪。”

  张无忌感受着她指尖的温柔和关切之意,心中一动,忍不住道:“你脸上的浮肿是毒质积聚才变成这样的,我想法子替你去掉毒质,就会变回原样了。”

  蛛儿脸色大变:“不行,我这千蛛万毒手好不容易才练到小成,你除了我的毒质,我不是白练了?”

  “千蛛万毒手?”张无忌一怔,随即劝道:“天下武功万万千千,你又何必练这会损害容颜的武功?”

  “哼,天下间哪有武功比我这千蛛万毒手速成且威力更大的?”蛛儿运劲在帐篷的坚硬木桩上一点,手指立时便没入其中近寸。

  她收回手指得意道:“我才练了三年而已,只要再练五年,就能练到大成境界,到时就算是铁板我都能戳出个洞来!而且手指里的千蛛万毒,就算是楚帅吃了一下也别想好受!”

  张无忌还是有些不以为然,起码他的九阳神功较之这千蛛万毒手就强上不知多少。

  他又问道:“你练这个千蛛万毒手,是要做什么吗?”

  蛛儿道:“我练这恶毒的功夫自然是为了对付恶毒的人。我那二娘和同父异母的哥哥仗着有武功在身,将我娘亲欺侮至死,这仇怎能不报?”

  张无忌这才知道蛛儿练武却是要杀骨肉至亲报仇,他也不知道该怎么劝,只能叹道:“你整天为了报仇而练这些恶毒的武功,人也不开心,有什么意思吗?”

  “有意思,起码比任人宰割要强得多了。等我找到那负心人,如果他旁边有别的女子,哼,到时我定要让他尝尝我这千蛛万毒手的滋味!”

  张无忌暗暗咂舌,一时间更不好说出自己就是她心心念的“负心人”了。

  就在这时,车队里传来了欢呼声:“楚帅回来了!”

  张无忌一抬头,果然看到楚铮带着燕十三等人回来了。

  楚铮看到张无忌,怔了怔,笑道:“原来阿牛兄弟长得这么英武。”又拉过身上鲜血淋漓的燕十三:“我这朋友身上中了一刀,不知道阿牛兄弟是否方便针灸一二?”

  燕十三身上的伤口,楚铮已用烧酒替他消毒、敷上程灵素给的灵丹妙药包扎好。不过这一刀还是伤到了些许的肉脏,楚铮虽然给他输了些长生真气,不过还是怕感染,正好有张无忌这样的医术高手在,便想着托张无忌看看。

  张无忌忙就应了声,由蛛儿扶着小心地站起来,解开燕十三的伤口看了看,又把了把脉,道:“不算严重,这药相当好了,可以继续敷着,这位先生的内力也够强,我再帮着针灸五天,就会自行愈合了,不过十天半月内最好不要与人交手。”

  燕十三淡淡道:“以往我受过更重的伤,照样可以动手杀人。”

  楚铮瞪了他一眼:“阿牛兄弟说了你这半月内不能交手,你就老老实实地呆着。我让人多腾辆马车出来,你这段时间也坐马车。”

  燕十三嘴巴动了动,最终什么也没说。

  楚铮马上叫来魏知白,吩咐下去,顺便替张无忌和蛛儿也准备一辆马车。

  还好先前多备了几辆马车,用于运送行李和帐篷等物,这时收拾腾出两辆马车倒也方便。

  张无忌在这期间给燕十三针灸,楚铮见他用针纯熟,认穴极准,不由对他的医术更有信心。

  安顿下燕十三和张无忌,楚铮便告辞去找郭襄。

  看着楚铮离开的背影,想到刚才连凶神恶煞的燕十三都只能老实听话的模样,张无忌心中再次升起“大丈夫当如是”的感概。

  楚铮上马车和郭襄聊了一会,将遇到张无忌的事、与罗刹教交手之事简单地说了遍,一方面是让郭襄知情,另一方面也不想她瞎想想担心。

  又陪了一会苗若兰、小怜,此时何澜儿已差不多熬好了药,通过心灵感应告知,楚铮便辞别郭襄,去看李文秀。

  巫行云跟着他跳了下车,嘟囔道:“我还是回那辆马车呆着吧,那小屁孩吵死了。”

  一岁的小怜正是最好动活泼的年纪,巫行云在郭襄的马车上想专心打坐就难了。

  楚铮正好想她帮忙看顾李文秀,自然没二话,习惯地拉着她的小手上了第二辆马车——这些天照顾苗若兰,拉着小姑娘上下马车已成为习惯了。

  巫行云瞅着他的手,微微别过微红的小脸。

  上到马车,何澜儿已喂李文秀喝过药了,过了一刻钟,估计药效差不多了,才让丫环去请张无忌。

  蛛儿扶着张无忌,看着他给李文秀针灸。

  在蛛儿在旁边盯着,张无忌丝毫都不敢接近李文秀,隔开两尺远,手捏着针尾施针,手指连李文秀的衣服都没碰着。

  这次施针花了整整半个多时辰,待得他收针,巫行云忽然问道:“蝶谷医仙胡青牛是你什么人?”

  张无忌一惊:“什么蝶谷医仙?”

  巫行云哼了声:“不想说就算了。你这施针的手法,应该是胡青牛流派的。”

  楚铮解围道:“阿牛兄弟都说了是跟小镇大夫学的,就算是胡青牛一脉,也未必就认得什么胡青牛。”

  张无忌不由感激地看了他一眼。

  巫行云扫了眼楚铮,不再说话。

  张无忌和蛛儿离开后,楚铮坐在床头,让何澜儿回书里休息,自己用毛巾细心地替李文秀擦去粉额上的细细汗珠儿。

  听水笙说起,当初兴云庄自己与整个江湖为敌时,这傻丫头也曾带着小怜不远数百里地赶来相助?结果没见到自己就又走了……

  又想到李文秀在随州时的一路相随,出生入死,楚铮不由满心的柔情。

  自己何德何能,让这么一些姑娘如此深情以待?

  “这丫头,也是你相好吧?”巫行云看到楚铮脸上温柔神色,语气似乎有些酸溜溜。

  一直隐身跟在楚铮后面的东方白不由冷冷瞥了她一眼,身影刷地现了出来,就挨着楚铮身边坐下。

  “呃……还算不上相好的姑娘吧,好朋友,好朋友。”楚铮察觉到东方白又吃醋了,忙摸摸她的秀发安抚一二。

  “那你这剑灵呢?肯定是你的相好了吧?你师父无崖子是个风流性子,没想到你也学个了十足。”巫行云语气不善道。

  “谁……谁是这家伙的相好了!?”东方白小脸刷地变得通红,就像被踩了尾的猫儿般跳了起来。

  “不是相好,挨得那么近干嘛?”巫行云牙尖嘴利。

  “我喜欢,你管得着吗?”东方白寸步不让,又一脸的傲娇地白了楚铮一眼:“就算这家伙跪下来求我……我也未必会答应他!”

  “是是,英明神武千秋万载的东方教主自然瞧不上我这等小角色。”楚铮见状忙打圆场。

  “哼,知道就好。不过你要是求我陪着你……我也不是不可以考虑一二……”

  巫行云切了声:“分明就是喜欢这小子嘛,装什么装?”

  东方白恼羞成怒,手儿中刷地多了把细剑:“小丫头,你有本事再说一遍?看我收不收拾你?”

  “你才是小丫头!有本事等姥姥我恢复功力,到时看谁教训谁?”

  楚铮叹了口气,懒得理她们吵了。

  他发现身边的姑娘一多,麻烦事和头疼的事也跟着多了起来。

  等李文秀醒来,会不会更加的“热闹”?

  ……

  车队重新上路,依然一天三五十里地慢悠悠向着西夏都城银川城进发。

  接下来车队只走大路,沿途慢慢的人烟多了起来,往来的车辆商队也不少,如是者走了五天,已进入以西夏国的境内。

  只要再往前走十天,便能到达银川城,时间充裕得很,楚铮也不急着赶路。

  每到一处风景绝佳之处便叫上郭襄苗若兰等大小女孩踏青游乐,就当是夏游了。

  一路上欢声笑语不绝。

  李文秀的状况也越来越好,脸色慢慢恢复了红润,这自然也有楚铮每天给她输送长生神照真气的因素在里面。按张无忌的说法,李文秀的恢复比想像要快,这两天便能醒来。

  这天中午,车队在郊野歇息埋锅做饭,楚铮闲来无事,掏出那把刀身上刻着“小楼一夜听春雨”的圆月弯刀来把玩。

  刀弯如弦月,但舞动起来就像圆月当空,清冽阴森。

  旁边的张无忌倒抽了口凉气:“楚公子,这弯刀给人一种渗得慌的阴森感呢。”他最近在学习、或者说是模仿楚铮,所以常找楚铮聊天。

  楚铮给他大概讲了下圆月弯刀的来历,听得张无忌连连咋舌。

  就在这时,远处忽然传来一阵吵杂的人声,不久在外围哨探的冯途和乌老大跑来报告:“楚帅,路上来了几百人,问了下,是峨眉派。”

  楚铮愕然,峨眉派?峨眉派要么回中原,要么去光明顶,怎会来这西夏边境了?onclick="hu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