账号:
密码:
八度小说网 > 女生小说 > 欢迎来到大江湖时代 > 第五百二十一章 上古神兵、神农尺!

第五百二十一章 上古神兵、神农尺!

  “杀光我们,就凭他们?”楚铮轻蔑地瞥了一眼那正外围的百余骑,打了个响指:“小东方,让他们杀!”

  一条白色的纤柔身影飘然出现在那些正小跑着的黑衣骑士身边,雪白小手中捏着的细剑随手刺出,便有一人眉心中剑,闷哼落马。

  她的身法快得不可思议,仿佛倏现倏消般,而且一击得手便遁走,换另一边的敌人下手,决不恋战。

  黑衣骑士原本五人一队,此时眨眼间便有数队人的领队被杀,立即便出现了混乱,余下正放箭的黑衣骑士们也大受影响,射出的箭矢稀稀疏疏。

  峨眉派和昆仑派早已列好阵型,外围全是武功最高的年长者,这些失去了规模效应、稀疏的箭矢大多数都被打落,只有几人受伤。

  远处的冯途、乌老大见楚帅出现,立时冲出来杀向黑衣骑士们。

  峨眉派的周芷若急声对静虚道:“师姐,此时正是冲杀的好时机!”

  静虚也看出敌人最强、威胁最大的骑兵正处于混乱中,想要加速冲阵也来不及了,忙依然指挥峨眉派的高手们杀向一众骑士。

  这些高手或多或少都会暗器,远远便向着黑衣骑士们发射暗器。

  昆仑派的高手们见状也各自杀向罗刹教之人,替掌门和遇难的同门报仇。

  那细瞳黑衣人后面跟着的十来人全是罗刹教中的精锐高手,他们想要去支援同伴,但楚铮就站在他们面前,无形的威压之下,他们竟都不敢动弹。

  正道这边人数远远占优,黑衣骑士们原本就少了速度优势,加上被东方白扰乱了队形,更是落于下风,被冲近的正道弟子们铺天盖地的一轮暗器雨打落了十几骑,余下的人急忙要策马拉开距离重整队伍。

  但东方白神出鬼没,谁先退得快就去袭击谁,只弄得这群精于骑射的罗刹教教众完全发挥不出一成的战力。

  双方混战一场,百余骑黑衣骑士倒下了近七十人,余下的终于逃了开去,但也不敢再接近这边了。

  正道这边也伤亡了几十人,不过比起最初几乎像是待宰羔羊一般的处境可谓是好了十倍。

  楚铮对外面的混乱置若罔闻,听罢燕十三的简短述叙后,他抱臂悠悠地看着被他那“一刀劈开生死路”震乱了经脉、重伤难起的柳若松,问道:“说吧,我很好奇你们罗刹教为何要介入到这场纷争中。”

  柳若松眼珠转悠,忽然问道:“事涉罗刹教中的秘密,我全说出来,你会放了我?”

  楚铮不由对这人另眼相看,这样看似是死硬份子,但见己方大势已去立时便软了下来,甚至不惜以教中秘密来换回自己的一条命,实在是个枭雄级的人物。

  楚铮不置可否地道:“这要看你提供的情报有没有用了。你可以不主动说,我有的是法子撬开你的嘴。我的手段不知道你听过没,希望你没听过,这样才更有乐趣。”

  柳若松脸色发青,额上冷汗便冒了出来。

  显然对于楚铮这样天下最知名的人物,他们的调查决不会少,知道的事也决不会少。

  后面那十几个黑衣人也有些骚乱起来,但四周立时出现了数以百计的赤红色剑芒,密密集集地对准了他们,只要他们敢动,立时就会被刺成刺猬。

  其实楚铮先前挡下燕十三的第十五剑、使出“一刀劈开生死路”后,体内的真气已耗得七七八八了,此时哪怕全速运转长生诀和神照经,也不过恢复了三成左右的实力,不然对付那些黑衣骑士根本就不用东方白出手,他万道剑气齐发,便能将那些人钉成肉泥。

  此时使出数百道剑芒,已是因为他刚刚恢复了三四成真气。

  但别人哪知道他的虚实,但见半空中现出数百道剑芒,都震惊得说不出话来,一众正道弟子如看神迹,那十几个罗刹教的强者也瞬间胆怯,不敢再妄动。

  柳若松见状,颓然地垂下头:“楚遇,你赢了。你先屏退左右,或者带我去无人处再说。”

  楚铮随手布下个包裹起他、燕十三和柳若松的“天似穹庐”空间,淡然道:“在这里说吧。”

  柳若松也是有见识的入门级大宗师,见状更是脸如死灰,再不敢顽抗,断断续续地把事情说了一遍。

  原来江湖上近来有个传闻,说是拜火教(明教)总坛中忽然升起异芒,光明左使杨逍使人在异芒处挖掘,结果挖出了一件上古神兵——神农尺!

  这神农尺据说是上古真神“神农”以九地玄玉浸炼在千毒千药之中百年才炼制而成的神兵,既能医死人活白骨,也能毒杀任何人,位列十大上古神兵之一。

  虽然杨逍已强令禁止消息传播,但神兵现世,天降异象,哪可能完全掩盖得住?

  不少精于命算、风水之人首先发现了“神农尺”现世的迹象,随即神农尺出现在光明顶的消息便在很多大人物当中不径而走。

  上一次上古神兵现世,还是十几年前、落在谢逊手中的“天晶”。

  所以这“神农尺”一经现世,立时便震动了江湖,不知多少大人物的目光集中到了光明顶之上。

  这次六大名门正派的高层暗中商议召集,明面上是替天行道、报仇雪恨,实际上却主要是为了这“神农尺”——正派决不容许这样的神兵落在明教之手。

  现在明教内部也为这神农尺争得厉害,无法应付六大派的来袭,后来杨逍干脆在邪魔外道中放出话来,谁能助他们退敌,便将神农尺的使用权让出五年。

  所以罗刹教才闻风而动,前来拦截正道六派,正好在今天遇到了峨眉派。

  不过他们终究人少,不愿与正道硬拼死磕,于是就以骑士围困峨眉派和昆仑派,以言语逼得对方单打独斗,打算杀败两派掌门,逼得他们退去便算是完成任务……

  楚铮察颜观色,知道这柳若松未必把所有话全说了出来,但都八九不离十了。

  难怪少林、武当、峨眉、昆仑、五岳剑派、崆峒派不顾门派空虚,也要联合起来进剿明教,原来除了私仇大义外,还有争夺神农尺的目的。

  后面这个目的显然震山子就没告诉楚铮,是怕楚铮见宝起心,横加插手?

  楚铮心里冷笑一声。

  但随即便皱起了眉头。

  因为他想起了日月神教、星宿派联手进犯北少林之事。

  从神农尺现世、到正道六派合攻光明顶,到群魔乱舞、要趁正派根据地空虚实施偷袭……

  到底是事有凑巧,还是有只看不见的大手在策划着这一切?

  楚铮再次感觉自己在江湖方面的情报力量是何其薄弱。

  少帅军的情报网络本来就底蕴不深,何况洛其飞、虚行之等人更多关注的是势力争霸,而非这些江湖中事。这回神农尺现世的事估计很多大人物都知道了,少帅军这边却没人知道,或者有人知道也没人及时通知到他……

  哦,这也与他居无定所,路线不停变幻有关,毕竟飞鸽传书要有固定的位置,他放飞鸽回去梁都容易,梁都想飞鸽传书找到他就难了。

  甚至于之前派去了天山灵鹫宫附近的赵风等人,楚铮也无法联络上,因为双方都没固定位置,也没对应的信鸽。

  楚铮不由无比怀念起现实的手机,以及这个世界里玩家之间点对点的直接“飞鸽传书”起来。

  嗯……要不要牺牲一下色相,干脆从了那孙小红,接收孙家的情报网络?

  在这一瞬间楚铮甚至动了这样的歪念头。

  不过也只是想想,先不说现在孙小红在哪都不知道,就算现在孙小红在他身边,他也不好意思以这样功利性的目的接近人家姑娘,最终误了人家姑娘一生。

  他又看了眼远处的周芷若,这姑娘倒不知道是否知道此次进攻明教的内情?如果知情,还能在先前演戏演得这么像,就真挺厉害了。

  “你们教主丁鹏也来了?”

  楚铮最后问了句。

  刚才听燕十三提起过这“丁鹏”,倒是个不好对付的狠角色,最近楚铮的精神力消耗有点大,没三五天时间不可能完全恢复到巅峰状态,与丁鹏这类超级大宗师交手,会有些吃力。

  柳若柳神色古怪道:“丁教主最近几年都在闭关,没人知道他什么时候出关,甚至不知道他是死是活……”

  楚铮微微点头,最好这丁鹏继续闭关到天荒地老。

  见问得差不多了,楚铮废了这些罗刹教教众的武功,然后将他们赶走,至于这一路回罗刹教,他们是不是会被仇家追杀、正道会不会放过他们,就不是楚铮关心的了。

  唯一得到“优待”的是柳若松,他已重伤在身,三个月内是不用指望能痊愈,所以楚铮很仗义地没废他的武功,只是在他的太阳穴上轻轻点了下,让他在三个月内成为白痴傻子——嗯,大概就是在他伤愈时,就会成为一个连自己是谁都不知道的傻子,也不用担心他来寻仇什么的。

  楚铮做事一向就是如此仁义,也不给将来的自己添麻烦。

  打发了罗刹教众人离开,峨眉派、昆仑派诸人都纷纷过来见礼和道谢,感谢楚帅出手相助之恩。

  灭绝师太强忍伤势上前,不悦道:“楚帅,邪魔外道就应该赶尽杀绝,为何放他们离开?”

  楚铮淡淡道:“我说过他们坦白交待就不杀他们,师太若是不想放过他们,那请在我离开后派人追杀他们,别让我看到就好。”

  灭绝师太顿时语塞。

  震山子已因为重伤而昏迷,代表昆仑派来的是一个老者,他对楚铮却是各种肉麻的恭维,听得楚铮直摆手,打断了对方的话,问道:“你们接下来是返程还是继续去光明顶?”

  老者略一迟疑:“这还需要与其余几个大派通通气,共同商议。”

  楚铮再次心里冷笑,不过看在他们曾在兴云庄助过自己一臂之力的情分上,最后补充了一句:

  “如果你们见到少林派,就和心湖大师说说,目前星宿派与日月神教正要去围攻北少林,让他们看着办。另外那所谓的‘神农尺’现世,垂涎它的可不止你们六大派,此去光明顶危险重重,我不想看到六大派就此覆灭,你们如果有点眼见力,就赶紧离去,别淌这浑水,言尽于此。”

  楚铮还记挂着李文秀,没心思再和这些所谓的正道人士浪费时间了,转身就要走。

  灭绝师太和那老者面面相觑,显然没想到楚铮居然知道神农尺之事。

  灭绝师太上前两步叫住他,说道:“楚帅,你既知‘神农尺’之事,那应该知道它乃是能活天下人的上古神兵,怎可落到魔教手中?楚帅听闻此事,难道就此袖手旁观?”

  “天下间的神兵多了,我刚刚拿到手的也据说是什么‘千年魔刀’。”楚铮拍拍腰间挂着的“圆月弯刀”:“它长期都在罗刹教手里,怎么不见你们去夺了过来毁掉?”

  灭绝师太道:“楚帅是真不知还是假不知?”

  “什么真不知假不知?”

  “这‘圆月弯刀’虽然称之为神兵,但终究只是有了一丝魔性的凡物,又怎可以与‘上古神兵’相提交论?”

  楚铮奇道:“‘上古神兵’有何不一样?那什么金毛狮王不也有柄神兵?也没见他称霸天下、危害苍生啊。”

  灭绝师太肃容道:“上古神兵,乃远古真神所造之物,远古真神创立神兵,既有为救赎苍生,也有只为彰显无上神威!所以每一件上古神兵,都有惊天动地的威能,只要能参透其中的秘密,与上古神兵心心相连,才能真正发挥出其令三界动容的惊天威能!”

  说到这里她不屑地哼了声:“谢逊虽得上古神兵‘天晶’,但‘天晶’乃是女娲为除魔救世而铸,谢逊这样的魔头怎可能破解其秘密、与它心心相通?‘天晶’在他手里,不过是一件锋锐无比的兵器罢了,根本发挥不出其威能。”

  “但‘神农尺’不一样,它乃是神农氏所铸,医者无善恶,所以它既能医重病,又能毒杀人,就看落在谁的手里。万一魔教中有人能参透它的秘密,发挥出它恶的一面,那就是千里白骨的可怕场景!”

  楚铮心中一动,这神农尺倒像是为程灵素量身订做的,程灵素擅医擅毒,七巧玲珑,又心地善良,如果自己得到这神农尺,倒可以送给程灵素。

  不过楚铮转念一想,光明顶眼下怕是群魔汇聚、为这神农尺杀成一片尸山血海了,自己拖孩带娃的,还要赶着去处理西夏国招驸马之事,哪有时间精力去抢这神农尺?

  到底去不去掺和这事?

  onclick="hu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