账号:
密码:
八度小说网 > 女生小说 > 欢迎来到大江湖时代 > 第五百章 决战李秋水(上)

第五百章 决战李秋水(上)

  白衣女子的目光落到楚铮身上,顿时眼眸一亮,咯咯笑道:“这位公子长得好俊朗,师姐,你平日里不是对天下男子都不假以辞色?怎么今晚会有兴致和这位公子在月下谈心?

  天山童姥脸色铁青,也不理会那白衣女子,对楚铮急声道:“小子,你快带我离开,以你的轻功,她未必能追得上你。只要逃得过这次,我传你‘生死符’也未尝不可!”

  白衣女子温声道:“师姐,我们快三十年没见面了吧?你怎么就急着要走?难道就不想和小妹好好叙叙旧?”

  她好整以暇地站在一块岩石之上,衣裙飘飘,仙里仙气的,让人很容易心生好感,尤其是她的眼睛,仿佛带着某种萤光,让人看着看着就忍不住沉沦下去。

  天山童姥见居然楚铮还呆在原地,直勾勾地看着李秋水,不由大怒,用力捶他几下,催促道:“喂,臭小子,你呆在这里干嘛?快走啊!这贱人杀人不眨眼,定会顺手连你也一起杀了!”

  白衣女子咯咯笑道:“师姐,咱们同门一场,你不待见我也就罢了,还在外人面前中伤我,不嫌过分了么?”

  她声音温文尔雅,气度雍容,相较之下天山童姥就显得有些气急败坏了。

  而且白衣女子笑起来眼波流转,仿佛变得有如幽深的夜空,能将人吸纳进去般。

  天山童姥又用力推了下楚铮,但楚铮就像中了邪般,只顾呆呆在看着白衣女子。

  天山童姥发现不对劲了,怒视着白衣女子:“你对这小子用了什么邪术?”

  白衣女子笑得更妩媚了:“师姐,人家在逍遥派学会的武功还不如你多,又哪会什么邪术?再说了,你这么紧张干嘛?难道老牛吃嫩草,喜欢上这位公子了?也难怪,这位公子长得相当俊俏,咱们师兄年轻时可比不上他,连我看着都有些心动了,更别说师姐你这样一辈子都没近过男子的老姑娘了。”

  天山童姥见楚铮仍一动不动,气恼地跺跺脚,怒视着白衣女子:“李秋水,你别要太得意了,我基本上已解决了三十年散功一次的问题,现在我虽然功力不如巅峰状态,但你想杀我可办不到!”

  白衣女子正是逍遥派的李秋水,她打量了天山童姥几眼,又重新咯咯地笑了起来:“师姐,你别唬小妹了,这些天正是你返老还童的好日子,如果不是因为功力尽散,你又怎会离开灵鹫宫?枉得小妹白跑了一趟。再说了,以师姐你的火爆脾气,每次见面都对小妹喊打喊杀,若非功力尽散,又怎会这样老老实实地和小妹说话?”

  天山童姥阴沉着脸,冷冷道:“你不怕死,那就来碰我一下试试?”

  她终究是一代大宗师,虽然修为没了,但就这样站着,双眼透出的气势依然很是慑人。

  李秋水见识过自己师姐的厉害,深知她多半有什么压箱底的本事,也不敢冒险,当下幽幽叹了口气,说道:

  “师姐,这么多年没见,你对小妹的成见还是这么深,难道你真当小妹是来杀你的不成?其实小妹就是太久没见师姐了,想来探望一下你,咱们年纪都不小了,哪天指不定就化为一抔黄土,年轻时的种种小仇怨又有什么好计较的?俗话说怨家宜解不宜结,咱们昔日的小仇怨也该化解掉了,你说是不是?”

  天山童姥冷笑道:“小仇怨?你害得我一辈子都保持这女童的模样,这叫小仇怨?那我划花了你的脸,也算是小仇怨了?”

  “师姐,当初只是小妹不小心惊吓了你,只能算是意外。再说了,我也不怪你划花我的脸了。”李秋水轻轻一扯面纱,露出一张倾国倾城的容貌来,长得居然与王语嫣有八九分相似,只是年纪约莫在四十岁左右,更加成熟丰满,更加风姿绰约而已。

  天山童姥却像是见了鬼般,惊骇道:“你的脸……怎么可能?”

  她自己就精通逍遥派的医道,深知当初自己在李秋水脸上划下的剑痕极深,决不可能治好的。

  李秋水哈哈一笑:“你将我的脸毁了容,没想到世上却还有法子能将它还原吧?那个杀人神医平一指确实有些本事,他花了几年时间,从上百个少女脸上割下鲜嫩的皮肤,植到我的脸上,我又日复一日地服药敷脸,终于恢复如初,甚至现在脸上的肌肤比以前还要好。当然,比起师姐这七八岁女童般嫩得能掐出水来的肌肤,还是差了一点点。”

  “哎,所以小妹感觉可以和师姐一笑泯恩仇呀!”

  李秋水摆明了就是故意气天山童姥,以天山童姥的火爆脾气哪能忍得了,她恨得牙齿直痒痒,双眼几乎要喷出火来,如果不是功力尽失,怕会再去重新在她脸上划上几十刀。

  “师姐看起来很不甘心?你也可以想法子长大呀?从道理来说,我们相互伤害过一次,算是扯平了,实在没必要结怨。来人!”

  关注公众号:书友大本营关注即送现金、点币!

  李秋水拍拍手掌,远处的山头之上又有十多条影子飞奔过来,人人身手矫健,虽距离大宗师级别颇远,但也都是江湖上能称雄一方的超级高手了,放到一些中型的帮会门派里都有资格成为长老。

  天山童姥脸色再变,知道自己之前的装腔作势已被李秋水用激将法看破了,只是这贱女人生性谨慎,真怕自己还有什么余力伤了她的容貌,才不敢亲自出手,要借手下来生擒自己。

  “去,将我师姐和那边的公子一起请回去。注意别伤着他们,尤其是那位公子。”李秋水说到这里,又瞟了楚铮一眼,目光勾魂摄魄。

  “是。”那十几个神色彪悍的汉子应了声,便向着楚铮和天山童姥合围过去。

  天山童姥又气又恼,她现在身上没半分的内力,一身上乘武功都施展不出来,寻常功夫又怎可能对付得了这些高手?

  她忽然一手按在自己的心脉上,喝道:“谁敢过来?我就震碎心脉,自行了结性命!”

  十几个高手立时止步,回头看向李秋水。

  李秋水幽幽一叹:“师姐,小妹真没想伤你性命,小妹只是想将你请回西夏皇宫,每日好生侍奉,以弥补这些年来错失的姐妹之情。”

  天山童姥咬牙切齿道:“李秋水,你不用花言巧语了!你一直在计算我散功的日子,才派了大批的高手到灵鹫宫里来试探,现在又亲自追来这里,为的不就是我这身功力么?我去了西夏皇帝就会被囚禁起来,到时你定会想法子逼我每天修炼,而我每天恢复一年的内力,正好被你的北冥神功慢慢吸干吸净,我没说错吧!”

  李秋水目光一闪,随即又笑道:“师姐,你对小妹的成见实在太深了……要不,我起个誓,决不伤害你?怎样?”

  她知道天山童姥功力散尽,但也自己这师姐在武学方面所学最博,又精通医理,在功力尽失的情况下,仍有能力自断心脉并不奇怪。

  李秋水朝手下使了个眼色,示意手下想法子吸引天山童姥的注意,只要有一瞬间的分神机会,就足够自己制住这个师姐了。

  “呸,谁相信你的誓言!小子,都怪你,如果一开始听话带着我就跑,我们哪会落到这般境地?”天山童姥气恼地瞪了楚铮一眼,正要自行了断,却忽然听到楚铮微笑道:“现在我们落到怎样的境地了?”

  他一出声,不但天山童姥愣了愣,连李秋水都怔住了。

  她在西夏国这么多年,还管控着一品堂的诸多高手,其中一个高手是从波斯明教叛逃而来的,精通摄魂术(即催眠术),能通过眼神对视让人变得恍恍惚惚,失魂落魄,失去自主意识。

  李秋水觉得极有用处,便学了过来。

  当然,这门功法有个弱点,就是只能对精神意志较薄弱的人生效,所以李秋水也没敢用在天山童姥身上,只是见楚铮正好打量着自己,便顺手使了出来,没想到效果很好,一下子便让这俊俏的年轻男子失了神。

  李秋水还想着将这难得一见的俊俏男子带回西夏享受一番,哪想到他忽然就清醒过来?

  不过李秋水也是老江湖了,马上再次催动功法,双眼直勾勾地盯着楚铮。

  楚铮嘴角勾起,与她再次对视。

  李秋水只觉得对方的眼睛仿佛漆黑的夜空,越来越幽深,又像棉花一下软绵绵,使自己身不由主便要陷进去,她猛然一惊,双掌同时拍出,一股浑厚的掌力立时拍向楚铮。

  只听到两声惨叫,却是两个一品堂的高手被她的掌力打中,吐血飞了出去。

  楚铮暗叫可惜,差点就可以控制住李秋水,施加暗示。

  他当然没中什么摄魂术,只是想多听听两个老妖怪之间的恩怨情仇、同时观察观察李秋水的实力罢了。

  后来见李秋水再次施法,他一不做二不休,以《九阴真经》里的“移魂大法”反攻回去。

  他的精神力何等强大,饶是李秋水近百年修为,意志坚定,一不留神也差点儿着了他的道儿,即使猛然惊醒,但精神恍惚之下出手也没能控制住方向,反倒将两个手下打死打伤。

  此时天山童姥又惊又喜地看向楚铮:“你……你没中她的邪术?”

  楚铮耸耸肩:“你忘记我会‘移魂大法’了么,又怎会中她的邪术?”

  天山童姥一喜,随即又怒道:“那为何刚才你一动不动?啊……你快点带我离开这里!”

  楚铮却还是站在原地:“为什么要离开这里?”

  “对方人多势众,李秋水的实力更是远胜寻常大宗师……”

  天山童姥说到一半,声音戛然而止,双眼瞪得大大的。

  因为她看到楚铮身如幻影,在围过来的十几个高手间穿梭,同时以指代剑,每次刺出便有一人闷哼倒地。

  独孤九剑只要看准破绽,出手决不会落空,不过转眼间,李秋水带来的十几个超级高手已尽数倒下了,当然,有两个是李秋水自己失手打倒的。

  天山童姥不可思议地看着楚铮,这小子的武功之高,完全出乎她的意料,忍不住暗骂:你这臭小子有这么高的武功,无崖子还让你找李秋水学个屁的武功啊!李秋水都未必能打得过你好吧!

  “凌波微步?你到底是谁?怎会这门逍遥派的绝学?”李秋水已回过神来,她又惊又怒,凤目含煞,已没了一开始那信步闲庭的飘逸仙气。

  这回轮到天山童姥得意了,她放声笑道:“贱人,你想不到吧,他是无崖子的传人,也是现任的逍遥派掌门!见到掌门你还不下跪行礼,是要犯上作乱么?”

  李秋水全身一颤,失声叫道:“什么?你……你就是那楚楼钧?”

  “没错,他就是楚楼钧,无崖子专门传了他一身武功,就是要他来杀了你!”

  “你……胡说八道!”李秋水又急又怒,身形一晃已掠到天山童姥身边,一掌便朝她拍下去!

  天山童姥正处于散功状态哪能闪避得过?

  但一只手倏然而至,握住了李秋水的手腕。

  李秋水只觉得手腕如同铁钳钳住,竟没法子再向前探出一分一毫。

  她深吸口气,运起北冥神功,想将这年轻人的内力吸个一干二净,没想到她刚刚只吸了一点点,从对方的手上也传来一股吸力,要将她的内力吸走。

  “你也会北冥神功?”李秋水这才想起对方既是无崖子的传人,又怎会不会北冥神功?

  她急忙凝神聚气,与对方的吸力互扯。

  两人的北冥神功都练到巅峰大圆满境界,吸力不相上下,李秋水左袖一拂,向着楚铮拂来。

  这下却是逍遥派非常厉害的功夫,叫“寒袖拂穴”。

  一旦被拂中穴位,任你武功内力有多高,都会全身酸麻,瞬间失去战斗力。

  楚铮虽不懂这门功法,却能感受到对方袖中的力度非同小可,仿佛无数细针汇聚而成,专破护体真气,当下立时松开李秋水的手腕,但在松开之时给她“送”了股螺旋真气。

  楚铮学自徐子陵的螺旋真气在贯穿力与破坏力方面冠绝武林,哪怕李秋水内功深厚至极,也不禁痛哼一声,右手手臂经脉立时受创,半条手臂都发起麻来。

  李秋水又惊又怒,立时施展出凌波微步,身形化为幻影,围着两人转动,同时催动“小无相功”,左掌一记劈空掌攻向楚铮。

  她的掌劲极为凌厉,最神奇的是掌力方向游走不定,明明是朝着楚铮的头部拍来,但掌力有如灵蛇,竟刷地转到楚铮旁边的天山童姥身上。onclick="hu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