账号:
密码:
八度小说网 > 女生小说 > 欢迎来到大江湖时代 > 第四百九十七章 神秘的哑巴女孩

第四百九十七章 神秘的哑巴女孩

  郭襄心地善良,听得眼圈儿都红了,怒道:“这天山童姥真是太可恶了。”她看了眼楚铮,却没开口求情。

  少女现在对楚铮有种盲目的信赖,暗想,这事小师弟插不插手都定有他的理由,自己可不能随便开口影响到他的判断。

  萧峰却没郭襄的这细腻心思和顾虑,他直接愤然道:“好歹毒的手段!”他向来做事光明磊落,最不喜这样以歹毒手段来控制他人服从,何况这天山童姥的行为也实在太过乖张暴戾,萧峰极是看不惯。

  楚铮在隐武世界见惯了类似的黑暗,倒不觉得有什么,何况这些妖人平日里做过欺善怕恶之事怕也不知多少。

  他只是问了句关键问题:“你们没试过找些名医来疗治?像是什么杀人神医平一指之类。”

  端木岛主摇头,苦着脸颓然道:“找过了,都没用。估计除了天山童姥,天下间无人知道那‘生死符’的化解之法,甚至连那压制‘生死符’效力的丹药的炼制之法都不清楚。”

  旁边的乌老大跟着道:“我们这趟要聚集在一起反叛天山童姥那老妖婆,一方面是无法忍受这生不如死的折磨,另一方面也是因为因为无意中听闻那老妖婆近来似乎生了病,觉得是一个千载难逢的机会,只要能生擒那老妖婆,逼问出生死符的解法,我们就能脱离苦海了……”

  “不过,灵鹫宫高手如云,那老妖婆哪怕生了病,我们也未必敌得过……”说到这里,乌老大再次朝楚铮下拜:

  “求楚帅垂怜,助我们生擒那老妖婆,只要能解了我们的生死符,我们愿生生世世追随楚帅,赴汤蹈火,在所不辞!”

  其余近千人也顾不上先前动手的死伤恩怨了,齐刷刷地跟着跪下来求道:“求楚帅垂怜!我等愿世代追随楚帅!”

  楚铮自然不是什么没经验的江湖新人,被人一说就热血沸腾信以为真替人出头。

  灵鹫宫与天山童姥到底是什么情况还需要进一步打听,不能全听信这些人的一面之辞,就去灭了算是与逍遥派一脉相承的灵鹫宫。

  不过若是那天山童姥确实如此歹毒,楚铮不介意出手收拾掉她,替这些人解了生死符,收为己用。

  想到这里他说道:“都起来吧。这生死符之事我自会想法子。你们可知道那灵鹫宫的确切位置?”

  “知道,我们每年都要送东西过去,不过到了缥缈峰的入口就会被蒙上双眼……啊,对了。”乌老大想起一事,忙道:

  “楚帅,实不相瞒,我们之所以知道那老妖婆生了病,是因为我曾和安洞主等九个兄弟曾偷偷在灵鹫宫中解下过蒙眼的黑巾。”

  【看书领红包】关注公众号【书友大本营】看书抽最高888现金红包!

  “哦?”楚铮有些意外。

  乌老大神色紧张,仿佛还身处在那灵鹫宫般,声音也有些发颤,回忆着说道:“两个月前,我们几个送今年采购的东西到灵鹫宫,离开时原本有几个女子押送我们,不过后来宫中似乎发生了什么大事,那些女子顾不上我们,令我们缩在原地不许动,然后便跑开了。”

  乌老大吐了口唾沫,续道:“她们大概习惯了我们唯唯诺诺,从不敢有半分违命,所以也没留下人来看着我们。当时我也是一时晕了头,听着四周没什么人声,大着胆子偷偷拉开蒙眼黑巾的一条缝……”

  众人明知他现在还安然无恙地站在这里,定是没被人发现,但想到他在那样的环境下居然敢冒着被挖眼割舌断四肢的可怕后果,来偷看灵鹫宫的情形,实在也算是胆大包天勇气过人,都不由对他另眼相看。

  乌老大屏住呼吸,似乎沉陷在当时的情绪中,颤声道:“当时我见四周果然没人,而远处很是吵杂,似乎还一片慌乱,我一时好奇,便决定去偷听一二。当时我也抱着必死的决心了,那些女子都受过天山童姥的指点,武功都不弱,我想着万一被那些女子发现围攻,就直接自杀身亡,也总比落入她们手中受折磨要好……”

  旁边的各洞主岛主显然听他讲过这故事了,此时仍忍不住高声喝彩叫好。

  “乌老大好样的!是响当当的英雄好汉!”

  “就是,咱们三十六洞七十二群仙中以你最有胆子!”

  楚铮暗暗点头,难怪这乌老大在一众妖人中声望较高,原来是因为在这千多人中也就他曾敢大着胆子拉开黑巾,还敢去一探灵鹫宫的究竟。

  刚才也是这乌老大带头发难,要拦下楚铮等人的离去。

  “说实话,当时我怕得要命……”乌老大苦笑一声,续道:“我小心翼翼地接近那边,终于听到了那些女子们的对话,似乎是童姥生病了,偏偏这时有厉害的对头要寻上山来,那些女子们全赶去相助那童姥。我听到了消息,又惊又喜,正要原路返回,找安洞主他们商量对策,不料……”

  听到这里,众人都紧张起来。郭襄听得最入神,握着楚铮的手儿不断加力,自己却不知道。

  现在是讲给楚铮听,不是对着同伴吹牛,乌老大当然不敢卖什么关子,赶紧接着道:

  “不料被一个女童撞了个正着。我当时吓得魂飞魄散,想也不想去全力出手要去擒住那女童。当时我已想着必死无疑了,灵鹫宫中高手如云,谁晓得这女童会不会是童姥的亲传弟子,武功高深莫测?”

  “没想到这女童完全不会武功,竟被我一手成擒。我大喜之下赶紧点了她的哑穴,提起她就赶回找安洞主几人。我们也不敢停留了,解开蒙眼黑巾,找个布袋将那女童装起,就趁着混乱匆匆下山逃跑。”

  说着乌老大扬声道:“带那女童来!”

  很快有人提着个布袋过来,乌老大接过解开,里面果然是个女童,年纪不过七八岁,比苗若兰还小点儿,皮肤白净,双眼大大,相貌倒极是漂亮可爱。

  但这时女童眼中全是恐惧,见到众人便又呜呜地捂脸哭了出来。

  乌老大尴尬道:“我们原本想盘问这个女童,多了解些灵鹫宫的内幕情况,不料这个女童却是个哑巴,又不识字,我们百般恐吓,还饿过她三天三夜,却也没法子从她这里问出半点有用的情报……”

  郭襄见这女童哭得可怜,心中不忍:“你们不会对她用刑了吧?”

  乌老大忙道:“没有没有,我们见这女童细皮肉嫩,不像是做粗活的,怀疑是那灵鹫宫里哪个实权人物的女儿,还打算最后用来谈判,没敢伤着她,顶多就是乘她不备在她后面大叫,吓她一吓,看她是否会惊呼。不过她应该真是哑巴,不管我们怎么试都没说出个一个字。”

  楚铮再次对这乌老大另眼相看,这家伙倒是有勇有谋。

  这个女童确实长得白晳漂亮,看身上的衣着,还有她那双细嫩白净的小手,几乎可以媲美苗若兰——苗若兰是有个疼她疼到骨子里的爹爹,十指都不用沾阳春水,从小被当成富家小姐来养——这个女童恐怕也差不了多少,平时没做过任何粗活,身份定然比较特殊。

  再听那女童哭起来呀呀呀的,不成任何音符,的确是哑巴才会发出来的声音。

  乌老大偷偷看了眼楚铮的神色,转头对郭襄道:“这位姑娘,我们都是糙汉子,不会照顾孩子,这女童就麻烦您来照顾了,可否?”

  郭襄下意识地瞧向楚铮,等他来下决定。

  楚铮清楚乌老大的心思,这女童是他们最后的底牌了,接过这女童便算是答应替他们出头了。

  见郭襄目光中隐隐透出的希冀,楚铮微笑点头:“师姐,这个小姑娘就留下来吧,正好和若兰做个伴。”

  郭襄立时露出笑脸:“谢谢小师弟!”

  楚铮朝那女童招招手:“你过来。”

  女童抽抽泣泣、脸带恐惧地走到楚铮面前。

  楚铮伸手搭在她的肩膀上,真气透入,眼中立时闪过一丝异色。

  女童还在呀呀呀地哭得可怜,楚铮不动声色地收回手,将她交到郭襄手里:“师姐,这小女孩就交给你来照顾了。”

  郭襄欢快地应了声,小师弟检查过没问题那就表示这小女孩确实没问题了,她忙拉过小女孩温声安慰起来。

  楚铮这才转头对脸露喜色的乌老大和端木岛主道:“以后你们两个跟着我。”

  两人大喜,忙应声道:“是,楚帅。”

  “你们身上的生死符最迟什么时候发作?”

  “回楚帅,现在是快五月了,一般每年九月左右发作。”

  “还有四个月……”楚铮略一沉吟,对桑土公、黎夫人等一众人等道:

  “到灵鹫宫寻生死符的解药用不着这么多人,人多反而露了行踪。各洞洞主、各岛岛主每个只留下两到三个高手,分批到那缥缈峰附近等我,我一个月左右自会到来。至于余下的人各自返程,静候消息。”

  黎夫人忐忑不安道:“楚帅,那灵鹫宫人多势众,高手如云……”

  乌老大忙打断道:“楚帅心里有数,何况他这样做,多半是不想我们的手下无辜送死。”与楚铮的目光一撞,他立时讪讪不敢再出声。

  “正如乌老大所说,剩下武功最好的就行,其余都回去。一个灵鹫宫而已,又不是龙潭虎穴。”

  “是!”众岛主洞主想到楚帅的盖世武功,都放下大半的心来,又见他虽然态度不算亲切,但较之天山童姥来说已是宽厚无比了,更别说还主动让本领低微者撤退,减少伤亡,这份仁义就值得替他卖命了!

  想到如日中升的少帅军,想到楚帅在江湖上的良好名声,众人心中都升起对未来的期盼来。

  只要解了生死符,从此就是海阔天空!哪怕跟着楚帅办事,也是有盼头的!

  一众妖人恭恭敬敬地向着楚铮叩头后才逐渐散去。

  楚铮的目光最后落到不平道人和芙蓉仙子崔绿华身上。

  两人只觉得这年轻人的目光洞若观火,自己心中的小心思仿佛全被看得一清二楚,不由脸色刷地变白,额上渗出冷汗。

  “有野心不是坏事,但有野心又把别人当傻子,那就是自寻死路了。”

  楚铮的话让两人身子一颤,齐齐跪倒在地,不平道人颤声道:“贫道愿向天起誓,以后听从楚帅差遣,决无二心,否则天打雷劈,不容于世!请楚帅饶命!”

  芙蓉仙子崔绿华脸上也看不出半点的清高孤傲了,她脸色惨白跟着重复了一遍不平道人的话,然后伏在地上不敢抬头。

  剑神卓不凡是他们三人中武功最高的了,也抵不过眼前这楚帅的两招,他们更是没任何胜算。

  楚铮摸摸下巴,饶有兴趣地问道:“你们的反应倒是有趣,卓不凡不是你们好朋友?你们不想替他报仇?”

  崔绿华忙道:“我们三人只是同行,卓不凡武功最高,常对我们两个呼呼喝喝,视为手下,我们对他不满久矣。”

  楚铮想到之前卓不凡见崔绿华要出丑也没伸手相扶,倒信了几分。

  “你们以后就和乌老大他们在一起办事。”

  “是,谢楚帅不杀之恩!”两人如获大赦,忙再三道谢。

  乌老大低眉顺眼道:“楚帅,您称呼小人做‘小乌’便可。”

  楚铮倒有些乐了,这乌老大有勇有谋、还会做人,做个小小的洞主还真是浪费了人才。

  ……

  楚铮问过乌老大,附近二十里没任何人烟,这也是三十六洞七十六岛的人马在此聚会的原因。

  所以一行人最终也只能露宿在郊野。

  不过何澜儿在车队四周洒了些药粉后,所有的蚊子苍蝇、蛇虫鼠蚁都不敢靠近,众人又都是身怀武功之人,住着帐篷倒也习惯。

  苗若兰要粘在楚铮身边睡,于是和楚铮一起住帐篷,而郭襄、哑巴女童则是住在相对舒适的马车里。

  月上中天,除了在车队外围守夜的几个契丹高手和魏知白、乌老大外,其余人都已进入梦乡,四周一片安静,只有远处的虫鸣声不断响起。

  马车里,原本已哭累熟睡的哑巴女童悄然睁开了眼睛,她有些干渴地舔了舔嘴唇,又四处张望了一下,见郭襄嘴角带着甜笑,毫无防备地睡在软榻上。

  女童盯着她粉颈上那白嫩细腻的肌肤看了好一会,好几次张了张嘴,露出森森的白牙想咬下去,但最终都强行忍住了。

  她轻手轻脚地从郭襄旁边下来,贴近马车车厢听了会,确定外面没人,才悄悄地推开车门,溜了下去。

  她明明半点内力也没,但身子娇小,动作极为轻灵,落地居然没发出什么声响。onclick="hu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