账号:
密码:
八度小说网 > 女生小说 > 欢迎来到大江湖时代 > 第六百六十五章 接二连三的示威

第六百六十五章 接二连三的示威

  “要去一起去。”郭大路爬起来比楚铮还快。

  涉及朋友的事他往往比谁都要积极。

  郭大路一起身,燕七自然站到了他的旁边,林太平也站了起来,连原本懒洋洋连手指都不愿动一下的王动,不知何时已站到了四人的。

  王动看着楚铮,往常平静无波的脸上现出一丝笑意:“无论这些不速之客是冲着谁来的,既然守住了下山的路,那就是冲着我们富贵山庄来的。”

  王动的声音依然不紧不慢,没什么张力,但他的话往往就是结论,代表了富贵山庄的结论。

  楚铮深知这些家伙的为人,根本就不是自己能劝阻的,便点头道:“那一起去吧。”

  见五人要走,阿飞、西门柔也不多问,走过来跟在五人旁边,而郭襄三人也看到了这边的动静,跟着过来。

  卫岩等几个护卫更是分为两后两拨,散在楚铮的身前身后丈许以作护卫。

  其实不用等走到山脚,众人只走到半山腰,便看到了山脚的情景。

  果然看到数十座诺大的行军帐篷分布在山脚下。

  起码有五百个精壮大汉就在帐篷外面架着篝火烤着羊。

  烤的是全羊,大汉手里的尖刀也很为锋利,一边转着羊身,一边用尖刀在羊肉上割出一道道口子,再浇上调好的酱料,很快便有香味飘出来,甚至连半山腰这里也能闻到。

  看起来很像是有钱人的奴仆成群结队地出游的情景,如果不是这些帐篷刚好将所有下山的路全都挡住了的话。

  当然,若是轻功好不想走这山路、而是选择陡峭难行的山脊也能下山,不过更远处,还有大批三五成群,背负着弓箭的大汉守在外围。

  这些大汉双眼锐利如鹰,只穿着短袖单衣,露出两条壮硕修长的手臂,一看这样的手臂,就能猜到这些人苦练箭术没有十年怕也有八年了。

  无论是谁想离开这座山,都决逃不过这些大汉的眼睛,更难逃得过他们手中的强弓硬箭。

  看到眼前这布局,连最喜欢说笑的郭大路都收起了嘻嘻哈哈的神色。

  燕七叹了一声道:“看来这次我们又有大麻烦了。”

  红娘子脸上也难掩忧色:“而且这麻烦看着还不算小。”

  郭大路却很快又重新笑了出来:“以前我们也曾惹过不少麻烦,但从没试过有这样近千人来找我们麻烦,看来我们的待遇也升级了不是?”

  众人都被他逗乐了,原本严肃的空气立时轻松了许多。

  这就是郭大路的风格,你永远都别想在他身上看到害怕或者绝望的情绪,再恶劣的情况,他都能苦中作乐,让朋友笑上一笑。

  郭大路又朝楚铮眨眨眼:“楚楼钧,我保证这次不是冲你来的,甚至他们都不知道你在这里。”

  “哦?”

  燕七夫唱妇随道:“数万蒙古大军都拦不住你,这些区区千余人有什么用?”

  楚铮是进入富贵山庄后才解下人皮面具的,沿途也一直坐在马车里,除非是一开始就盯着他,否则哪怕像婠婠那样认出了阿飞和西门柔、也无法就确定他在富贵山庄里。

  楚铮笑笑道:“就像王老大所说,不管是冲着谁来的,只要是冲着咱们富贵山庄来的,就相当于是冲着我的。”

  郭大路乐了,哈哈笑道:“要不我们这回狐假虎威一趟,我跑下去大喊一声‘楚楼钧在此,不怕死就来惹咱们’?”

  众人再次笑了起来,气氛更显轻快,连神色最为忧虑的红娘子也明显放下心来。

  至于郭襄、阿飞、西门柔更是从一开始到现在都没表现出半分的忧虑来。

  他们都和楚铮一起亲身经历过许多惊险的事了,对于他们来说,只要有楚铮在,就算天大的困难都会变成了小事。

  王动忽然出声了:“小郭,你不用下去喊了。”

  郭大路确实不用下去了,因为已有人走上来了。

  第一个从山路走上来的是个又高又瘦的绿衫老者。

  很少会有人穿这种颜色的衣衫,因为这颜色绿得有点恶心甚至渗人,连他那瘦得皮包骨的脸都被映得有点碧绿。

  他的眼眶凹了下去,原本应该有眼珠地方空荡荡,就像两个窟窿,让人看着有点毛骨悚然。

  这人竟是瞎子!

  不到众人不惊讶,因为刚才这个瞎子从山路走上来时,并没有柱着拐杖,而是负手而行,就像在悠闲地踱步,这使得他的行动与常人完全无异,甚至还绕过了地上的一个水坑。

  恐怕只有见识过蝙蝠公子的楚铮、阿飞、西门柔三人有些见惯不怪了。

  眼看着瞎眼老者越走越近,离众人已不到五丈了。

  最前面的是卫岩、冯途和赵风三个护卫,卫岩不爱说话,冯途老成持重,只有赵风不到三十岁,性格还有点跳脱,他主动上前拦住道:“阁下止步!”

  那瞎眼的老者好像根本没听到,依然缓步走近。

  赵风微微皱眉,他有些怀疑这老头是不是又瞎又聋了,眼看那老者再走前四五步,就撞到他身上了,赵风试探着伸手要去轻轻推开老者,忽然听到楚铮沉声道:“赵风,退回来!”

  赵风对楚铮的命令近乎盲目遵从,一听之下想也不想就一个后跃,迅速后退。

  瞎眼老者对赵风的一前一后仿佛完全没察觉。

  “卫岩、冯途,你们也回来!”

  楚铮又是一声令下,卫岩和冯途立时与赵风一起退到了众人身边。

  “啪!”黑色的长鞭有如灵蛇,又似闪电,眨眼间便重重地打在山道之上。

  地上立时现出一条深深的鞭痕,入地近尺。

  西门柔不知何时已走到了最前面,手中的长鞭刷地收了回来。

  众人暗暗咂舌,“鞭神”之名果真名不虚传!

  楚铮也微微点头。

  要知道这山道除了薄薄的泥层外就是坚固的岩石,但这一鞭下去竟没出来碎石乱飞的场面,显然西门柔的鞭法又有了新的提升。

  西门柔一言不发,冷冷地盯着那瞎眼老者,只要那老者敢走过这条鞭痕,就定会遭到重重鞭影拦截。

  那个瞎眼老者这回终于在鞭痕前停下了脚步,但他依然一句话也没说,转身又慢慢地折返了回去。

  绷紧的森森杀机这才消散。

  郭大路松了口气,问道:“这老头子到底是真聋还是假聋?”

  燕七道:“无论他是真聋还是假聋,起码他对于杀气的感应比你还要强得多。”

  郭大路笑道:“西门老兄的杀气又不是对着我,我感觉不到也正常。”

  王动的脸色却很凝重,忽然出声道:“如果不是西门老兄出手,此时我们怕已倒下大半了。”

  郭大路奇道:“为什么?那人的轻功虽然看起挺高明,但终究是瞎子,我看光赵风兄弟一个就能打败他,甚至不用西门兄出手。”

  王动没再说话,只是盯着山道两边,神情严峻。

  郭大路顺着他的目光看去,脸色也跟着变了。

  现在已是初春,这处山路又是南面,冰雪几乎消融殆尽,早有不少嫩绿的青草钻出地面,点缀起生命的颜色。

  但以那条鞭痕为界,刚才那瞎眼老者走过的所有山道两旁原本还翠绿可爱的小草,竟全都发黄枯萎了!

  而靠近他们这边的山道两旁,依然是绿草茵茵。

  一条鞭痕,仿佛隔开了生死两重天!

  郭大路倒抽了口凉气:“不会吧?是刚才那瞎眼老者下的毒?”

  赵风、卫岩、冯途也变了脸色,如果不是楚铮令他们后退,此时他们怕也和那些青草一样,变成死寂!

  王动冷着脸盯着那老者消失的方向道:“不是他,还能是谁?”

  郭大路仍有些不敢相信道:“这人什么时候下的毒?我好像完全没看到他出手。”

  燕七沉吟道:“江湖上有这么一号使毒的高手么?光是走过的路,就能将附近的花草毒死?”

  红娘子想了想道:“这人下毒的手段比无孔不入赤练蛇还要厉害得多,下毒于无形之中,令我想起了苗疆极乐峒的极乐童子,但他的身形相貌明显不符,何况极乐童子已在兴云庄被小楚杀了。”

  楚铮却大步走了上去,在空气中吸了口气,然后伸手拔出一株被毒黄的小草。

  众人齐齐怔住了,郭襄紧张道:“小师弟!”

  楚铮微微一笑:“无妨,这些毒不倒我。”

  刚才他呼吸了几口,发现空气中并没有毒质,但摸到那发黄的小草时,体内的朱蛤血脉立时便有了反应,将他手上沾染的毒质化为了纯净真气。

  楚铮蹲下来,又呼吸了一下,这回终于闻到空气中有淡淡的腥味,朱蛤血脉更是加速融解毒素。

  “看来这人是在走路时,从裤腿里放出来的毒粉,再借助走路的动作,震到山道的两边。”

  楚铮略一沉吟:“有点奇怪,他为什么不直接在空气中释放毒粉?目前这样做,更像是借两边的青草来向我们示威,而没有向我们下毒之意。”

  众人没想到他居然轻易便判断出来人的下毒方式,一时全都瞪大眼睛说不出话来。

  郭大路喃喃道:“楚楼钧,你难道对下毒也有研究?你还有什么是不会的?”

  楚铮瞟了郭襄一眼,轻咳了声道:“我也算是毒手药王门下,多少学过一些用毒的手段。”

  他退后几步,回到鞭痕这边的安全无毒区域,才轻声唤道:“澜儿。”

  白光中,一身苗家服饰的秀丽少女现身出来:“主人,澜儿在。”

  “你认识这些毒不?”

  何澜儿是五毒教前教主,也算是苗疆一脉的用毒大高手,不过她擅长的是毒虫和蛊毒而已。

  何澜儿小心地在手上涂了层膏药,又掏出一张特制的、有淡淡果实香味的面巾蒙住口鼻,才接过楚铮手里的小草,轻轻地嗅了嗅。

  “主人,这应该是蜀州唐门的毒,叫三步断魂烟,很是厉害。”

  唐门?江湖上极有名气的用毒世家?

  唐门的人为什么要来到富贵山庄,向他们示威?

  未等他们商议,山道那边又传来脚步声。

  这回的脚步声很沉,很稳,然后众人便看到了一个又矮又胖的中年人施施然地走上山来。

  他的衣服颜色同样很怪,是大红色,红得刺眼,红得让人不舒服。

  他的眼虽然只有芝麻般小,在胖脸肥肉的挤压下只剩下一条线,但里面透出慑人的神光,显然没瞎。

  奇怪的是,他和瞎眼老者一样,仿佛根本看不到众人,走到鞭痕处便施施然地折返,只是地上多了两行脚印。

  人走路留下脚印并没什么好奇怪的,但众人看到他的脚印都露出了异色。

  因为别人的脚印都是往下凹陷的,他的脚印却是向上凸起的!

  郭大路喃喃道:“我听说过踏雪无痕、御风而行,但我实在想不到,世上有什么武功,能练到走出来的脚印是这样凸起来的……”

  非但他没听过,在场中的人几乎都没听过。

  这显然又是一次示威!因为人对未知的事物都会生出恐惧心态来。

  楚铮想了想,向前走了十几步。

  开始时还能看出脚印,三四步后脚印消失,第八步起脚印微微凸起,到第十二步,脚印便凸起了近寸,明显比那红衫胖子凸起两分的脚印还要厉害得多。

  楚铮嘴角勾起,道:“有点意思,这人应该修炼过摄物掌,而且练到了巅峰境界,连穿着靴子的脚掌都能摄物。”

  见所有人都像看怪物一样瞪大眼睛看着自己,楚铮怔了怔:“怎么了?”

  燕七叹了口气:“有你在,不知为什么我觉得对面那些故弄玄虚的人有点可笑。”

  众人都深以为然地点点头。

  楚铮笑笑:“正好闲来无事,咱们继续瞧瞧他们还能玩出什么花样。”

  他随手一挥,他踩在地上的凹凸脚印立时被震得消失,然后退回众人当中。

  望着楚铮并不算高大,却份外有安全感的身影,众人的神色不自觉便放松下来,人人抱臂看着远处山道走上来的第三个人。

  准确来说,第三个人并不是走上来的,他是飘上来的。

  清风吹过,他就像踩着清风,轻飘飘地落到了鞭痕之前。

  光是这一手轻功便足以惊世骇俗了。

  更让众人凛然的是此人身上的剑气。

  他看着四十岁左右,一身白衣如雪,白得耀眼,连脸也像有一层莹光。

  他手里没剑,但身上剑气之强,不但郭襄腰间的长剑,连阿飞腰间简陋的铁剑都像生出感应般微微颤动起来。

  和前面两人一样,白衣人也没说话,只是静静地站在鞭痕之外,先是扫了眼郭襄,然后扫了眼阿飞,目光最后落在了楚铮身上。

  onclick="hu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