账号:
密码:
八度小说网 > 女生小说 > 欢迎来到大江湖时代 > 第四百六十二章 婠婠的联盟提议

第四百六十二章 婠婠的联盟提议

  原本以楚铮的轻功速度,应该是第一个抵达激斗现场的人,不过他担心郭襄会出什么意外,还是等郭襄穿好衣服出门,再和她一起朝着先前传出打斗声响之处赶去。

  楚铮和郭襄到达庄外时,打斗声早已停歇。

  西门柔、阿飞、王动、林太平、红娘子已赶到这里了,其余几个护卫也先后而至,至于郭大路,因为在昨晚的酒席上醉得不省人事,由燕七留在房中照顾他,两人都没来。

  众人正向卫岩询问细节,卫岩一见楚铮,上前行礼后愧然道:

  “属下无能,留不住那人,目前赵风已前去追踪。”

  卫岩说着略一迟疑,又续道:“对方手下留情了。”

  他平时不爱说话,除了必要的话外极少多言。现在补充这么一句,显然是觉得很有必要。

  楚铮见他身上的衣衫有几处手掌形状的破损,露出其扎实的肌肉,“嗯”了声,上前伸手按在卫岩的肩膀之上。

  长生神照真气传入其中,楚铮立时便判断出卫岩的伤势并不严重,甚至可以说只是轻伤。

  显然出手这人的掌劲相当了得,几掌都拍在卫岩的穴位之上,能将卫岩的衣衫震碎,却没重伤卫岩,甚至只是极短暂地封闭其穴位、使卫岩无法再追踪他而已。

  要知道卫岩的实力接近七百分的武学评价,在江湖上已是罕见的超级高手,居然在短短数招之间被敌人连续拍中几处要害穴位,那来犯之人的武功之高,决不在阿飞、西门柔之下。

  众人显然也看出来了,所以都脸色凝重起来。

  楚铮掏出九花玉露丸倒了一枚给卫岩:“还好你伤得不重。服下这枚伤药,休息半天便可完全恢复。”

  卫岩感激接过,抬头便服下,抱拳道:“谢楚帅。”

  见西门柔、王动等人都看着这边,楚铮便道:“卫岩,你继续说遇敌的细节。”

  “是。”

  原来卫岩与赵风各自隐藏在阴影处值守,还在入山庄的必经之路用细线做了示警的小陷阱,刚才有人偷偷想潜入富贵山庄,触发了这个小陷阱,卫岩马上跳出喝问,那人一言不发,与卫岩闪电般交手七八招,将卫岩的穴位暂时封闭,此时赵风赶到,那人立时便抽身而退,赵风见卫岩无恙后紧随其后追出,然后便是楚铮等人到来……

  “有没有看清那人的身形相貌?”

  卫岩摇头道:“惭愧,对方出手太快,我只看出她应该是个白衣女子,其余什么都没看到。”

  这时赵风也从山间树林中折返回来。

  “禀告楚帅,来犯之人来无影去无踪,属下追踪不到其去向。”

  赵风武功虽不及卫岩,但轻功决不下于七百五十分的超级高手,几乎可以与修炼了葵花宝典的郭襄相媲美,而且又擅长隐藏潜伏、追踪刺探,连他都追丢了,那只能证明这个白衣女子不但身手极为高明,在反追踪方面也是个行家。

  楚铮用“心眼3.0”将方圆百丈扫了一圈,心里已有谱了,他不动声色道:“大家都去睡吧,这人对卫岩没下狠手,应该没什么的敌意,可能只是刚好路过的武林高人生出误会而已。”

  这应该是最合理的解释,起码没伤着卫岩和后面追踪的赵风,证明了对方没敌意。

  在楚铮的劝说下,众人陆续散去,返回庄内安歇。

  楚铮转头见阿飞立在黑暗之中,若有所思。

  楚铮知道阿飞有着野狼般敏锐的直觉,怕是察觉到什么异样了,便给他使了个眼色:“阿飞,你和西门兄也一并回去吧。”

  阿飞一怔,随即点头道:“好。”他不再多问,与西门柔折返富贵山庄。

  楚铮陪着郭襄回到房中,郭襄疑惑道:“富贵山庄地处偏僻,怎会有女子深夜路过?小师弟你说奇怪不奇怪?”

  “江湖上奇人怪事极多,师姐有兴趣我带你四处追踪追踪那人?”楚铮故意道。

  果然郭襄心疼道:“算了算了,小师弟你昨天才和蒙古大军激斗过,今晚还是先好好休息吧。”

  “嗯,师姐也早点休息。”楚铮安慰她几句,等她睡下才折返自己的房间。

  很快富贵山庄又恢复了平静。

  不过轮值换上的魏知白和冯途都打醒了精神,紧张地戒备着,却忽然看到楚铮飘然走了出来。

  楚铮对他们做了个“噤声”的动作,低声道:“我有事离开一会。”

  两人不敢多问,齐齐行礼道:“是。”

  楚铮身形一晃,便没入到夜色之中。

  富贵山庄后面是一片极大的树林,以前楚铮住在富贵山庄时常在这里打猎,对这里的地形颇为熟悉。

  他来到林中空地站定,淡然道:“阴癸派的婠婠大小姐,不知道找我何事?”

  白色衣裙赤着雪足的婠婠有如一缕轻烟,又似一道幽魂,从树上飘然落下,立在刚刚开始消融冰雪、露出些许绿色的泥地之上。

  在带着料峭春寒的夜色吹拂下,她一袭如雪的白色长裙轻舞飞扬,尽显她苗条曼妙修长的曲线体态,美如山间妖魅的俏颜之上是幽幽怨色,美眸中更是透着让人下意识心疼的凄迷。

  她落到楚铮身前丈许,幽幽道:“楚帅,人家没事就不能找你么?自兴云庄一别,已快有三个月没见了,你难道就一点都没想起过人家?”

  楚铮淡淡道:“听说你曾在川州暗算过子陵?还曾与他抢夺《不死印卷》的秘笈,你还敢出现在我面前,难道就不怕我杀了你?”

  婠婠没回答他的话,只是用美目深深地凝视着他,坦然道:“我与徐子陵是正邪道统之争,他要杀我,我也想杀他,这难道有什么问题?”

  楚铮手中不知何时已多了一把小小的飞刀,他轻抚着刀身,声音有如手中的飞刀般冰冷:

  “有没有问题我不想探究,我只知道你曾想杀我最好的朋友和兄弟,这就足够我取你的性命了。不过看在你今晚手下留情没重伤我的护卫,我可以给你一点时间,让你说明来意。如果你的话给不了我满意的答案,我不介意将你永远留下来。”

  婠婠看着他手里的飞刀,美目中透出复杂难明的神色,似是幽怨,似是难过,又似是释然,她轻叹口气,秀眉轻蹙道:

  “想当初我与你相遇时,我还有几分把握杀掉你;后来兴云庄再会,我只勉强有把握能从你手里逃生;现在第三次见面,我就根本打不过你了。楚帅,怕就算用一日千里也不足以形容你武功提升的速度。”

  楚铮哂然道:“如果这就是你想说的话,那你就算是错过了最好的活命机会。”

  婠婠只觉得一股森然的杀机紧紧地锁定了自己,任她上天入地、穿山遁海,都绝难逃得过楚铮接下来的出手,不由脸色惊变,但转眼间又恢复了常态,她一脸委屈道:

  “人家只是想和你多说说话儿而已。傍晚时我无意中看到阿飞和西门柔并骑而行,就猜你可能和他们在一起,就暗中追踪过来,本来想晚上找你说说话,不料你的护卫相当了得,设的小陷阱相当巧妙,人家一时不察都着了道儿……”

  楚铮打断道:“以你的本事,能着什么道儿?你不过是想打草惊蛇,确定一下我这‘蛇’在不在草里而已。”

  “……是。果然什么都瞒不过你。好吧,反正人家说的话是真是假,都瞒不过你,那你应该知道我是没恶意的。人家这次来,只是想来看看,那个打败了蒙古四个大宗师、又杀得数万蒙古大军人心惶惶的大英雄而已。”婠婠幽幽道。

  楚铮此时已完全锁定了她的一举一动,虽然因为她修炼的天魔大法而无法透过她身上萦绕着有如星夜般神秘的气息,看破她的心思想法,但确实能确定这妖女对自己并无半分的敌意。

  楚铮摇头道:“我有点想不明白,在兴云庄如此,今晚也是如此,阴癸派的圣女大人难道真这么闲,能随便浪费时间来见我这个无关紧要的人物?”

  “无关紧要?”婠婠咯咯一笑,声音轻柔道:“楚帅呀,不提你如今的身份名望,光是你本身,在人家心里可是举足轻重。”

  她的美眸幽深看着楚铮,娇声道:“你可知道,你是这世上第一个,也是唯一一个能令人家动心的男人。一个女孩子想见见心上人,这不是很理所当然的吗?怎会是浪费时间?”

  说着她晶莹如玉的俏颜之上居然泛起了两朵娇艳动人的红晕,微带娇嗔道:

  “本来人家和你约了到长安相会的,可惜你迟迟没来到长安,还出海去了,让人家在长安等了好久。你就没半点内疚?见到人家还要喊打喊杀的。”

  楚铮有些无语。

  因为他听得出,这婠婠说的这些话极可能是真心话,哪怕里面有一两分是为了让他手下留情不杀她的动机在,但这妖女很欣赏他甚至喜欢他的事,不会是假的。

  对于魔门妖女,楚铮在以往的隐武世界他也深入接触过不少,深知她们哪怕对一个男人动情,在为了利益而要下狠手杀之时也决不会眨下眼。

  这就是魔门中人奇特的行径,他们敢爱敢恨,爱得极端也恨得极端,骨子里却是最典型的自私自利,为了关键的利益,可以放弃掉所谓的“爱人”。

  楚铮与婠婠接触不多,不知道这妖女和以往他接触过的魔门妖女是不是一样,但楚铮很清楚眼前这个娇媚动人的魔门少女,是一个冷酷残忍、杀人于谈笑间的妖女。

  更何况从寇仲、徐子陵那里得知,修习天魔大法的女子决不可与心爱的男子发生关系,否则将永远不能达到天魔大法的最高境界。

  除非她肯为了自己放弃魔门圣女的身份,放弃追求天魔心法的最高境界,但这有可能么?

  所以楚铮只是微微皱眉,便心如止水,哂道:“多谢婠婠大小姐的错爱,楚楼钧愧不敢受。你应该知道我是决不会对你有什么想法的。”

  婠婠定定地看了他好一会,忽然甜甜一笑:“这才人家喜欢的楚楼钧,如果被人家一哄便晕头转向,那有什么意思?你越是这样,人家越是喜欢你。”

  见楚铮皱眉不悦,婠婠却笑得更开心了:

  “你可知道是什么吸引人家,令我对你动心么?你这样明明凶狠残暴冷酷尤甚于魔门中人,却又有一种很特别的正义感,你会世人的不幸而悲悯、对友情对爱情更是真诚相报,我甚至还能从你身上感受到一种郁郁寡欢的孤独与寂寞。”

  “这样黑暗、光明、孤独种种特质融合在一起,使得你的气质尤其吸引人。我不信天下间有哪个女子能抗拒得了。”

  她眸子深如星空,一字一句道:“总有一天,我会让你喜欢我的。”

  楚铮依然面无表情地抚摸着手里的小刀:

  “如果你想让我不要杀你,我承认你办到了。不过我不杀你,不代表会放你走。如果我的情报没错,你们阴癸派应该在和李阀的太子李建成合作吧?把你生擒了,似乎能换来不少好处。我问你一个问题。按理来说,你们和慈航静斋势不两立,怎会同时支持李阀?”

  婠婠一怔,随即咯咯地笑了起来:“楚楼钧,你真是太有趣了。好吧,人家让你生擒活捉,你要不要把人家送到你那小师姐那里,让她看守我呀?”

  楚铮皱眉:“别嬉皮笑脸,说正事呢,回答我的问题。”

  “好吧。那就说正事。”婠婠俏生生立定,仰首看着楚铮那俊逸不凡的侧脸,柔声道:

  “你应该知道我们阴癸派和慈航静斋是针锋相对的死对头吧?就像和我师妃暄是生死劲敌一样,我们两派在千年来一直进行着不死不休的斗争,这实际上是道统之争。”

  “以慈航静斋为代表的佛门道统,长期占据了世间的名份,所以被称为‘正道’,而我们因为一直失败,从没被朝廷承认过,所以被称为‘邪道’。”

  “其实一切不过是成王败寇,哪来这么多正邪之分?佛门讲究绝情绝欲,放下一切遁入空门,我们讲究笑怒随心,爱恨分明,无所谓对错,只是道统不同罢了。”

  “现在慈航静斋说是选择了李阀,不如说是选择了李世民。李阀原本就是最有机会一统汉人江山的势力。李世民并非太子,但才能出众,压得太子李建成喘不过气来,所以我师父便选择了太子李建成作为支持的对象,只要等李阀一统汉人天下后,李建成坐上帝位,立我阴癸派为国派,便是胜了那慈航静斋。”

  听到这里楚铮才有种恍然之感。

  难怪魔门也会支持李阀,根源在此。

  “不过呀,人家觉得,现在少帅军的势头也不错,正和师父商量,打算放弃那李建成,改为与你们深入合作,助你们夺取天下,条件就是立我阴癸派为国派,并让我们在杨公宝库中取走一物。今晚我来,除了见见你外,也是作为魔门使者,和你正式商议联盟之事。”

  这次是她第二次提出联盟提议,而且提出了明确的要求和条件,确实比在兴云庄时有诚意得多。

  也给她深夜来寻楚铮定下了最正当的理由。

  onclick="hu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