账号:
密码:
八度小说网 > 女生小说 > 欢迎来到大江湖时代 > 第四百五十四章 井中八法与九字真言

第四百五十四章 井中八法与九字真言

  楚铮好奇问道:“那宋玉致见你千里迢迢去看她,有没有感动到哭?”

  寇仲苦闷地喝了口酒,颓然道:“别提了,那些高门大阀的贵女心思太难猜,她非但没感动,甚至连好脸色也没给我,还说立下重誓绝不嫁给我,哎!不过我知道她对我是情意的,不然就不会一直拦着我不让我见她爹‘天刀’宋缺了。”

  说着他又眉飞色舞起来:“你们没见过肯定想不到,那宋缺的‘天刀’到底厉害到何种地步,他娘的,我差点被他打得自信全无。”

  宋缺是南国宋阀的阀主,这南国虽然地处江南,却是国中之国,宋阀在此地盘踞数百年,连沈法兴也只是名义上统治南国,实际的土皇帝还是宋家。

  宋缺本身更是被称为“天刀”、“天下第一用刀的大宗师”,武功之高绝不在毕玄之下。

  楚铮关注过江南的局势,自然知道这些情报,见寇仲如此兴奋,不由笑道:“我看你非但没失去自信,还收获良多?”

  寇仲得意起来:“那是,我从宋缺身上偷学到不少刀法诀窍,实力大增。最近来襄城的路上,将我所有的用刀经验融会贯通,创出了一套名为‘井中八法’的刀法!”

  “而且宋缺见我通过了他的考验,就代表宋阀与我们少帅军达成了协议,宋阀虽不会直接出兵帮助我们,但会从后援各方面支持我们少帅军,还答应若我们能驱逐异族,一统天下,就将宋玉致许配给我!不过要我许诺给她一个王妃之位,哈!”

  寇仲说着感慨地一拍楚铮的肩膀:“说来还是要感谢楚兄。宋缺做出这样的决定,还有相当大一部分原因是在于楚兄。”

  楚铮奇道:“怎么还与我有关?”

  “当时楚兄在晨曦岛大败万余李阀水师的消息已传到了宋阀这边,才最终促使宋缺同意与我们少帅军结盟。同时宋缺也对你的刀法极感兴趣,让你有空去南国一趟,他要当面领教一二。”

  楚铮哭笑不得:“你这不是为难我吗?他是你未来岳父,我和他打,好意思还手嘛?”

  “所以我替你回绝他了,只答应宋缺,由我代他向你讨教几招。不过嘛……”寇仲放下酒坛,手按刀柄,对徐子陵道:“楚兄打败过毕玄,实力多半已不在我那未来岳父之下,我怕是打不过的,陵少,咱们先玩上两手如何?我要用我的新刀法打得你的什么‘九字真言’屁滚尿流,再胁大胜之威挑战楚兄!”

  徐子陵没好气地起身道:“仲少你的话说得太满了,谁打得谁屁滚尿流还不好说呢!”

  楚铮跟着起身,微笑道:“要切磋就去院子里才能尽兴,你们放心拼尽全力,我有法子让别人察觉不到你们的切磋。”

  寇仲和徐子陵大觉好奇,跟着楚铮来到小院子的空地里。

  楚铮身形一晃,便已站到了大树的粗枝之上,然后闭上双眼,张开双手,如抱明月。

  下一瞬间,寇仲和徐子陵同时生出了一股奇妙的感觉,天地仿佛黑暗了下来,但很快又恢复了明亮,只是天地间多了一层迷雾。

  不对,不是整个天地,而是这个小院,仿佛被迷雾包围了起来。

  但明明他们能清晰地看到太阳当空,四周的景物与平时绝无二致,半点迷雾掩挡的迹象都没。

  而且楚铮明明是闭着眼,他们却感觉有股实质性的视线落在两人身上。

  “天魔大法?不对,不是天魔大法!”徐子陵对周围的气机和环境感应比寇仲还要敏锐得多,他惊骇道:“是精神力场,整个小院都被包围在精神力场中了!”

  寇仲也明白过来,不敢置信地望向楚铮:“楚兄,你这是用精神力将整个小院都与外界隔离封闭起来了?”

  楚铮缓缓睁开眼,笑道:“好眼光!哈,这是我从毕玄的‘炎阳奇功’里偷学来的法门,他的‘炎阳奇功’发动时,能令我出生如置身于炎热干涸沙漠的幻象,更将我与四周直接隔绝起来,让我颇受启发。”

  “昨晚我打坐时闲来无事,就琢磨了一番,想出了这个叫‘天似穹庐’的功法,大概能模拟出‘炎阳奇功’的几分效果吧。在‘天似穹庐’的覆盖范围下,你们打得天翻地覆都不会被外人发现,不过目前我的功法也就能覆盖这个小院,你们可别打过界了。”

  寇仲和徐子陵对视一眼,同时倒抽了口凉气。

  以前他们曾和“阴后”祝玉妍有过交战,祝玉妍的天魔大法已够厉害了,能让他们生出如同置身狂风暴雨的核心、耳边全是风啸雷鸣,而偏偏四周实际上是宁静如昔。

  现在楚铮的这下“天似穹庐”的功法有着异曲同工之效,甚至更进一步,竟能无声无息便使他们置身于精神力场之间。

  这下举重若轻,甚至还在祝玉妍的天魔大法之上。要知道一拳轰出风雷之声不难,但想悄无声息地轰出,还能保持着同样的拳劲,那才更厉害!

  如果他们知道,楚铮昨晚在挂机时花了半夜时间创出这个让他们震惊不已的“天似穹庐”功法,纯属只是为了夜里到郭襄的闺房里卿卿我我时不被外人打扰,不知道会作何感想。

  寇仲苦笑着对徐子陵道:“陵少,为什么我现在半点想挑战楚兄的勇气都没了呢?你赶紧让我狠揍一顿,让我恢复些许信心吧。”

  徐子陵听他胡言乱语,哂笑道:“你没勇气更好,乖乖先被我收拾一翻吧!”

  他暗施“不动根本印”,动摇的心神立时稳固起来,双眼精芒闪动,一股坚凝无比的气势以他的身体为核心,扩散出去。

  楚铮和寇仲同时生出感应,不由暗暗点头。

  徐子陵绰立在小院中,神色平静如水,竟有几分高僧的宝相庄严,又有说不出的风流潇酒气质,震慑人心。

  “厉害!”寇仲拔刀出鞘,左手握鞘右手握着“井中月”宝刀,霸气内敛,有如透云险峰,深不可测之中隐含锋芒。

  “陵少,接我第一招‘不攻’!”他手中的井中月微抖间,凛冽的刀气遥遥罩住徐子陵,似攻非攻,似守非守,而徐子陵的任何动作,都被他带着螺旋的气机压制,有如蚕丝缠身,再不进攻便会陷入困境。

  “有点门道!”徐子陵轻喝一声,当先出手,他双手由内狮子印转为外狮子印,整个人腾身而起,化为一团掌影,铺天盖地向着寇仲扑去。

  寇仲的井中月同时化为漫天刀光,与徐子陵的掌影战在一起,倏然间寇仲喝道:“接我第二招‘击奇’!”

  声落人动,他人刀如一,漫天刀影尽数合一,刀劲有如长虹掠出,从不可思议的角落反挑而出,劈向徐子陵,迅猛凌厉,让人惊叹。

  “临!”徐子陵双手拇指双合,结了个“宝瓶印”,于千钧一发之际轰在刀气最盛处,强横的气势相交,双方同时退后一步。

  “再来!第三招‘用谋’!”寇仲刀光虚实不定,变幻莫测,奇招迭出,徐子陵则以“九字真言”手印一一招架反击。

  楚铮负手而立,见两人越战越勇,凶招险招层出不穷,如果不是知道两人亲如兄弟,几乎会以为两人在作生死之斗。

  以楚铮这时的眼力自然能看清整个战局的真相,两人其实都只使了七八成力,出手留有余地。

  寇仲的“井中八法”确实值得称道,刀气生生不息,八式刀招各有奇妙之处,实在称得上是最顶尖的刀法,起码楚铮在隐武世界学过数百种刀法,几乎没哪种能说胜过这“井中八法”。

  徐子陵的“九字真言”手印同样妙用无穷,不同的手印变幻间,真气运用变化多端,整个人的精气神与攻守俱融为一体,几乎无懈可击,有时拳头合拢,便能将庞大凌厉的拳劲化为巨石般凌空发出去,威力大得惊人。

  眼看双手打了近一刻钟仍难分胜负,楚铮看得兴起,飘然落场,招手道:“有趣,无论是‘井中八法’还是‘九字真言’手印都让我手痒了,来来来,一起上,看我打得你们落花流水!”

  寇仲哈哈大笑,豪情万丈:“楚兄吹牛皮的功夫见长了,此时我的刀势越来越顺,就算是宋缺在这里,我都有信心接上一百招!”

  徐子陵双眼微眯,深藏着内敛的精神,手捏“不动根本印”,哂笑道:“楚兄如此托大,那小弟可不会留手了!被打哭了可别怪我和仲少联手打一个。”

  三人言语无忌地斗嘴起来,但越是不客气,越能体现出三人之间的深厚至极、毫无顾忌的友情。

  楚铮纵声笑道:“少废话,你们不动手,我可以先出招了!”他左手化刀,劈向寇仲,右手剑指,刺向徐子陵。

  三人转眼间便战成一团。

  很快寇仲和徐子陵就发觉,任凭自己如何联手出招,都无法占到上风,暗暗惊叹楚铮武功高强的同时,也愈发放开来打了,于是越打越是爽快,而且他们都能察觉到楚铮的出手极有启发性,每每都是攻向他们招式中不甚完善之处。

  寇仲激动道:“陵少,我准备拼尽全力了,相信今天的对战对我们的益处之大,怕会超出你我的想象!当初与宋缺交手我都没这么爽快过!”

  徐子陵深有同感,也只有楚铮这样天下间最顶尖的武学大宗师,能让他和寇仲毫无保留地尽情施展平生所学来试招喂招,而且不用担心伤着楚铮,更不用担心被楚铮出狠手杀伤。最为难得的是,楚铮每下出手都极有深意,使他们能发现自己武学体系中尚不完善的败笔误着,并引导他们思考如何完善。

  这样不断接近极限、不断突破的机会何等难得!

  恐怕放眼天下,也找不到第二个这样能完全信赖、又有如此深厚武学修为的切磋对手了。

  这一战对于楚铮来说也大有裨益,寇仲和徐子陵简直是武学奇才,出手时奇思妙想不绝,令楚铮也大受启发。

  三人打了将近半个时辰,才喘着粗气罢战。

  不但寇仲、徐子陵真气耗尽,连楚铮的真气也消耗了大半,如果不是长生神照真气能生生不息,勉强保持着三分之一的真气残留,北冥真气和心绝真气耗尽的楚铮怕连“天似穹庐”都撑不住了。

  三人回到房中,相视哈哈大笑,又同时瘫倒在地板之上。

  寇仲抹了把汗,叹道:“痛快,如果能天天和楚兄对战,不出十天,我就有信心迈入大宗师之境!哎,我那‘井中八法’原以为颇为成熟了,现在才发现还有太多需要完善之处。”

  徐子陵手捏日轮印,一边调整呼吸一边由衷道:“我也有同感,经此一战,我也发现了‘九字真言’手印能有更多的精妙运用。楚兄这‘天下第一高手’的名头,今天我是真的心服口服了。”

  楚铮却没好气道:“你们两个这是在变相表扬自己吧?刚才是哪两个家伙差点把我爬不起来的?哎哟,子陵你这小子看起来温文尔雅,下起黑手来比仲少还要狠,我伤得最重的这下就是你打的。你们有没有点照顾伤员的良心?我前天才和毕玄血战过一场!”

  他夸张的玩笑逗得寇、徐二人放声大笑起来,同时心中也涌起兄弟之间亲密无间的温馨感觉。经此一战,不但三人的武学修为大有进展,连友情也深了几分,变得比亲兄弟还亲,毫无隔阂。

  中午时分,郭靖黄蓉带来郭襄来找他们时,看到院子里一片狼籍,三人的样子也有些狼狈,但精神极佳,还在热烈讨论着武学方面的见解。

  一见郭靖黄蓉,三人忙起身行礼。

  跟在黄蓉后面的郭襄朝楚铮眨眨眼,露出顽皮又高兴的神色,自然是为能见到小师弟而高兴。

  郭靖这次过来主要是代表襄城军民,亲自确认早上黄蓉和少帅军约定过的事项,还带来了酒菜款待三人。

  因为三人都是隐藏身份,无法大排筵席,只是由黄蓉亲自下厨,炒了几碟小菜,以待子侄的形式对三人的到来表示欢迎,作陪之人也只有知情的小郭襄,但这样的氛围更显得亲近。

  接下来的几天,楚铮、寇仲、徐子陵依然易容化名行事,只要有时间都跟在郭靖或者黄蓉身边,学习兵器韬略、行军布阵、后援保障诸事,直让旁人感叹这三个新来的小子真是走了狗运,居然能得到郭靖黄蓉如此青睐,将来怕会受到重用。

  郭襄自然也跟着一起学习,她反倒是兴致最高的一个,从不缺席,由于不但能天天跟在楚铮身边,而爹娘的态度明显也没反对她和小师弟在一起的意思,使得少女俏丽的小脸上几乎时时都挂着可爱而快乐的笑容。onclick="hu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