账号:
密码:
八度小说网 > 女生小说 > 欢迎来到大江湖时代 > 第四百三十六章 襄城在望

第四百三十六章 襄城在望

  丫环答道:“奴婢也不清楚,听闻好像是有什么大人物来了,事关二小姐,夫人才让二小姐一并去会客。对了,夫人再三叮嘱,让二小姐马上过去。”

  听黄蓉催得急,郭襄忙抹去眼眶里的泪珠儿,跑回房里对着铜镜理了理衣裙和鬓发,便匆匆跟着丫环往会客厅跑去,郭芙好奇心起,也跟在后面。

  两姐妹匆匆来到会客厅时,厅中已分宾主坐落,不但郭靖夫妇在,连一灯大师、耶律齐和朱子柳、郭破虏、大武小武也在,一看这待客规格就知道来人的身份非同小可。

  郭芙正好奇地打量着厅中的几个光头和尚时,郭襄已惊讶道:“心湖大师、方证大师、心眉大师、方生大师,玄澄大师,你们怎么来了?”

  郭靖见状忙道:“芙儿、襄儿,还不给少林派的方丈大师和几位护法大师行礼?”

  郭襄吐吐小舌头,赶紧行礼,郭芙也不得不跟着行礼,心里又惊又奇,来的竟是天下第一大派少林派的方丈和护法?难怪爹娘、一灯大师都得亲自陪着!

  心湖大师等人笑着合什回礼,倒是方生大师起身抚须笑道:“小郭襄,兴云庄一别,你倒是风采更胜往昔。”

  方生大师向来待人宽厚随和,他乃是独孤求败和风清扬的朋友,视楚铮为子侄,称之为“小楚”,对和楚铮关系亲密的郭襄自然也视之为亲近的侄女。

  但他这一声视同侄女般的“小郭襄”称呼,倒是让除了黄蓉外的郭府众人暗自吃惊。

  看样子这方生大师和郭襄很熟悉?

  更吃惊的事在后面,心湖、方证、心眉、玄澄也一起起身,连同方生在内,各自从僧衣中取出礼物,一一塞到郭襄手里,竟全是些稀罕难得的佛门宝物,刻有般若心经的纯金手镯、翡翠观音玉佩、通体无杂质的碧玉如意、金刚黑玄石精雕而成的佛珠,方生大师送的甚至是两尊能自动对打罗汉拳的精巧铜人。

  郭襄愕然道:“几位大师,你们这是……”

  心湖大师微笑道:“我们听楚帅说起,明天是郭二姑娘的十六岁芳辰,我们这些长辈便商量着专门赶来捧个场,顺便准备了些薄礼,以作庆贺。楚帅与我们少林派是至交,你可不许客气推却。”

  郭靖与黄蓉对视一眼,暗道果然如此。

  众人却都大吃一惊,尤其是郭芙,惊得快把眼珠子掉下来了。

  这几个大师在江湖上何等地位,竟特意亲自上门,只为给郭襄送上生辰礼物?

  郭靖忙道:“几位大师,你们已备了重礼,实在不必再送小女这些贵重礼物了。”

  方证合什道:“郭大侠,礼单上的是代表我们南北少林送给郭二姑娘的生辰礼物,而这些是我们作为长辈私下所送之礼,并不冲突。”

  方生却对郭襄笑道:“小郭襄,你不会连长辈的礼物也拒收吧?”

  “那多谢各位大师,那我就却之不恭啦。”郭襄笑吟吟地一一收下,随即想起什么,小脸上泛起一抹红晕,期待道:“大师,刚才听你们提起我小师弟,你们是不是见着他了?他现在在哪?”

  几个老光头相视而笑,方生又笑道:“小楚是通过飞鸽传书告诉我们的。他在哪里我们可不知道。”

  “这样呀……”郭襄正有些失望,忽然又有门房满头大汗地飞奔进来,送上拜帖,这回竟是武当派的派了清虚观观主冲虚道长和大弟子宋远桥前来拜访,同样是从楚帅处听说郭二姑娘的十六岁生辰将至,特地赶来给郭二姑娘庆贺。

  紧接着,各门各派像是约好般,华山派派了大弟子令狐冲,恒山派派了大弟子仪和,还有点苍派、雪山派、峨眉派、海沙帮……也陆续派了有份量的人物到来,此外圣因师太、人厨子、转轮王张一氓、狗肉头陀、韩无垢这类亦正亦邪的高手纷踏而至,送来贺礼。

  一时间郭府门庭若市,客似云来。

  郭靖已来不及出门去迎接了,只得让耶律齐带着郭破虏去大门前候着,来人直接通传引进来会客厅。

  郭府里忙成一团,下人仆役们赶紧送来茶水瓜果点心待客,还得安排客房,忙得不可开交,

  短短半天时间,便有两三百个各门各派的高手、长老甚至是掌门亲至,因郭襄的生辰而来。

  金面佛苗人凤带着闺女苗若兰到了,万兽山庄的史家兄弟到了,西山一窟鬼到了,富贵山庄王动、郭大路、燕七、林太平、红娘子也到了。

  这些熟人朋友一到,郭襄反倒成为最忙的人,她咯咯地开心笑着,神采飞扬,与这些在兴云庄就相熟的朋友们叙旧。

  郭襄正和燕七、红娘子欢乐地说着话儿,外面又传来通报:“梁都少帅军军师虚行之、陈家风、小李探花李寻欢、狄云到!”

  郭襄喜出望外,很快便见少帅军里的虚行之、陈家风在前,李寻欢与蒙着纱巾的林诗音携手在后,狄云抱着女儿空心菜和戚芳跟在两步之外,齐齐而至。

  郭襄与李寻欢最是熟悉,忙与燕七、红娘子告罪一声,快步迎上前喜滋滋道:“李大哥!林姐姐,你们也来了!”

  李寻欢脸色较两个多月前已好了许多,原本有些瘦削的脸庞也恢复了红润,一双深如湖水的眼睛已没了往日的忧郁,他笑着幽默道:

  “小郭襄你的十六岁生辰,我这做大哥的就算是爬,也会爬来给你道贺。”说着由一旁的林诗音送上两人礼物,却是一幅吴道子的真迹,极有李寻欢夫妇特色的生辰礼物。

  郭襄见林诗音挽着李寻欢的手臂,虽然没露出真实相貌,但从精气神也可以看出她生活得极是幸福,两人寸步不离,实在有如神仙眷侣。

  郭襄不由从心里替他们高兴,特别是想到两人能有今天,自己也是出了一份力的,更觉得开心。

  随着狄云夫妇亦与郭襄寒暄、送上贺礼,郭襄已通过楚铮的书信知道狄云的事,拍手笑道:“狄大哥,恭喜你和你师妹有情人终成眷属啦!”

  狄云脸上立时红了,讷讷地不知道说什么,只能反复感激道:“都是钧哥的帮忙,都是钧哥的帮忙。”

  虚行之恭敬道:“郭二小姐,少帅和徐帅距离这里有些远,不过也正在赶来的路上,他们说了,定会在明天您生辰正日赶到。”

  郭襄忙道:“寇大哥和徐大哥都在忙着大事,虚先生快转告他们,让他们不必专门赶来了。”

  虚行之摊手,故作无奈状道:“郭二小姐,您也知道,少帅、徐帅与楚帅情逾兄弟,您十六岁芳辰诞日这样重要的日子,他们怎会缺席?他们还怪楚帅通知晚了,不然他们定会提前几天到,帮忙张罗这次的生辰宴。”

  虚行之说罢才代表少帅军送上了礼单,竟是整整可以装备三千人的刀剑弓箭盔甲和五万石粮食!

  表面上是送给郭襄,可明眼人一看就知道是送给襄城,送给郭靖夫妇的大礼。

  郭襄现在可是知道这些东西的价值和意义,不敢收下,转身送到爹娘手里。

  郭靖黄蓉接过礼单又惊又喜,对于现在缺乏兵器粮草的襄城来说,这份礼物简直就是及时雨、救命稻草。

  郭靖动容道:“虚先生……这……这礼太厚重了,听闻少帅军既要赈灾,又要准备迎战李阀,正是最缺兵器和粮草之时,怎可在这关键时候破费,快快运回去!”

  虚行之笑道:“郭大侠黄帮主,您们是楚帅的师父师母,便是我们少帅和徐帅的父母长辈,这些礼物是少帅徐帅送给郭二小姐的生辰礼物,明天他们还会赶到,与在座的诸位一起替郭二小姐庆生,您们不收下,这不是让少帅徐帅不敢登门嘛?”

  “这……这……可是这礼太重了。”郭靖兀自犹豫,黄蓉暗想这指不定是钧儿的主意呢,便用手肘轻轻撞了撞郭靖,对虚行之道:“那我们夫妇便代小女收下这份生辰礼物了,明天定会好好款待两位侄儿。虚先生快快入座。”

  郭襄见爹娘满脸喜色,一扫连日来的愁容,心中也更觉欢喜。

  她环视满堂的宾客朋友,见到处是含笑友善的目光,只觉得喉头哽咽,眸子里满是水雾。

  她知道这些人都是小师弟通知赶来替自己庆生的,甚至少帅军的这份厚礼说不定也是小师弟的意思。

  小师弟……他真的没忘记与自己的约定。

  哪怕不能亲至,也提前做好了准备,没让自己的十六岁生辰有半分的冷清、受半点的委屈……

  小师弟……他对我是真的好。

  郭芙从最初的震惊到后面的麻木,到最后甚至都呆不下去了,见郭襄众星捧月般被围在中间,那带着泪光的灿烂开心笑容是如此刺眼,更让她脸上火辣辣的,如同被楚铮狠狠地打了一记耳光。

  先前她炫耀的耶律齐替她办的生辰宴,在这一刻变得屁都不如,光是少林派两个方丈齐至,恐怕就是天下最高规格的一次生辰道贺了。

  她找个了理由,正要悻悻然地离开,忽然转眼见到丈夫耶律齐匆匆跑了进来,郭芙留意到自己丈夫一脸的喜色,不由停下了脚步。

  耶律齐上前喜道道:“岳父,杨过兄弟来了,刚才见岳父岳母抽不出时间,我便亲自去码头接的他,来的还有青竹帮的程老帮主及其帮众百人,现在就在府外。”

  杨过?杨过来了有什么好兴奋的。

  郭芙有些不高兴地撇撇嘴,却又见耶律齐在郭靖黄蓉面前展开一张小纸条,郭靖和黄蓉看罢齐齐惊讶站起:“真的?”

  “千真万确,小婿已亲自验过了,整整九箱,足够我们襄城五年之用!”

  说着耶律齐看向郭襄,连郭靖黄蓉也转头望向郭襄。

  郭襄正莫名其妙间,黄蓉朝她招招手,郭襄走过去,黄蓉拉住她的手儿道:“钧儿托好朋友取了九箱金银珠宝,又拜托你杨大哥和青竹帮护送到了襄城,说是给你的十六岁生辰礼物……你随我们去接接吧,是钧儿给你的。”

  说罢又低声道:“这九箱金银珠宝,起码够我们襄城守军五年之用。钧儿这回出手,先是兵器粮草,现在是诺大军饷,哎,钧儿真不懂事,他们少帅军也缺乏钱粮兵器,偏偏要充大头,做这样大手笔之事,真不知道是给你的生辰礼物呢,还是预付给我和你爹的聘礼?”

  黄蓉表面上摇头责备,但嘴角的笑容根本隐藏不住,显然对楚铮的重礼惊喜得不能更惊喜,满意得不能更满意。

  郭襄小脸刷地红到了脖子,她低头没答话,盈眶的泪珠儿却再忍不住了,哗啦啦地滚落下来。

  小师弟送的礼物有多重她不在意,她在意的是,小师弟处处为她着想,处处为两人的未来着想这份深情厚意。

  此刻她心里的感激与感动实在无可复加,只觉得自己忍住相思之苦,独自在襄城苦练武功、学习韬略……种种付出都是值得的。

  如果小师弟在这里,她一定会不管不顾地扑入他的怀中,以宣泄这份心中的激动与喜悦。

  望着娘亲携二妹欢快地迎出门去,郭芙刚才就站在两人旁边,听得分明,九箱金银……够襄城五年军饷之用……她先前说楚楼钧连宝藏都不肯去挖出来,结果转眼间便被反手抽了记响亮的耳光。

  她落魄地站在角落里,仿佛满世界的热闹都与她无关——当然,事实上也与她无关。

  郭芙嘴巴发干,端起茶杯喝了口茶,咦,怎么连茶水都酸酸的,苦苦的?

  ……

  就在郭靖、黄蓉、郭襄与杨过等人见面之时,楚铮正坐着驿站的马车继续向襄城进发。

  越是接近襄城,人烟越是稀少,在被蒙古人占据的汉江以北,十室九空已算是好的了,更多的是断壁残垣,暴尸荒野的百姓遗体……

  楚铮看得心有戚戚焉,摇摇头放下了车帘。

  异族入侵,无论在哪个世界对被入侵的民族来说都是一场大灾难。

  马车继续前行,直到在渡口渡过汉江,到了尚未沦陷的南面,形势才算是好些,总算看到人烟了。

  不久后马车抵达了一处叫“刘家店”的小镇,出乎楚铮的意料,马车忽然停下了来。

  车夫下车问了会,回来告诉楚铮,面前的路已完全损毁严重,唯一前行的石桥也被毁了,马车无法通行。如果要绕路,得多走两个时辰,路也不好走。

  楚铮问清楚这里离襄城不过三四十里路,便干脆下了马车,打发车夫折返。onclick="hu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