账号:
密码:
八度小说网 > 女生小说 > 欢迎来到大江湖时代 > 第四百一十七章 虎符、腰牌

第四百一十七章 虎符、腰牌

  楚铮指着箱子愕然道:“走?这些箱子不要啦?”

  “留得青山在哪怕没柴烧呀?他们是官兵咱们是盗匪,一旦被他们包围起来就糟糕了。”

  楚铮摊摊手,满不在乎:“哦,这样啊,那我更没必要走了,我又不是你们青竹帮的人,本少爷可是正儿八经的良民。”

  见拉不动楚铮,阿九急得直跺脚,只得对程青竹道:“师父,你带人先退,我和少爷在这里。”

  程青竹还在迟疑,阿九催促他道:“师父快走,官兵手里指不定有你的画像,但他们绝没我画像的!”她指的是海捕文书。

  程青竹身为青竹帮这大盗团伙的头目,经常作案,自然被官府画了画像四处悬赏通缉。

  程青竹朝楚铮抱拳道:“还请少侠多加照顾小徒。”又向阿九使了个古怪的眼色,才带着剩下的人匆匆退去。

  楚铮奇道:“阿九,你怎么不跟着走?”

  “我走了万一官兵为难你,你又说不清楚怎么办?”阿九瞟了他一眼,又对那些蹲下的车夫们道:“这位是楚少爷,是你们的雇主,记住了吗?呆会谁说漏了嘴,哼哼。”说着举起手中楚铮的玄霜宝剑,做个凶萌凶萌的表情,还露出两个小虎牙以增加威慑力。

  这次楚铮真切地看在眼里了,差点笑喷出来,喂小丫头,你这么可爱的表情确定能吓住人?

  楚铮原以为郭襄已够天真可爱了,这小阿九竟也是同一档次的萌物。如果要用现代的话来说,那就是“简直萌翻了”。

  幸好车夫们早被群盗们吓坏了,闻言根本不敢抬头,只是不住点头。

  楚铮强忍住笑,上前提了提铁箱,极为沉重,估计一个就超过三百斤了,根本放不进储物锦囊中,没法子,只能等呆会忽悠走了官兵再搬走。

  他身上有虚行之准备的几份路引和腰牌令牌,当初他计划去长安与先行探路的寇仲、徐子陵会合时,就让虚行之帮忙好沿途可能用到的各种身份证明和腰牌,名字也各不一样,全是以各种手段得来的真货,不出意外的话还是有相当把握把官兵忽悠走的。

  这些官兵来得倒是时候,省得自己花心思把鲁州群盗赶跑了,不过以防万一,楚铮还是偷偷召唤出何澜儿,呵嘱她跟着鲁州群盗,如果鲁州群盗想返回来夺箱子,就想法子用毒蛇阵拦截他们。

  何澜儿隐身状态下不能离开他十丈范围,但这难不倒楚铮,他让何澜儿藏到远处八九丈的林中,才解除了隐身模式,何澜儿马上执行命令去了,全程丝毫没惊动阿九。

  就这么一会的时间,大批杂乱的脚步声与蹄声传来,只见数百个官兵蜂拥而至,旗帜上“明”字极为鲜明。

  正是朱明皇朝的官兵。

  楚铮只看了两眼便直摇头,这些人倒是盔甲齐整,但行没行样,队列松松垮垮,不少人的长枪都是倒拖着的。较之先前见过的李阀精兵,差了不只两个档次。

  难怪朱明皇朝会被闯王李自成这样的义军屡次打败,遇着后金……哦,现在应该叫满清了,也是败多胜少。

  唯一值得称道的是朱明皇朝对外族还算硬气,与满清交战多年,屡败屡战,“不和亲,不赔款,不议和,不割地,不纳贡”,如果不是被满清耗了大半精力,以流民起家的闯王李自成也不可能发展壮大到可以威胁其统治的地步。

  这时明兵已冲到近前,为首的将官勒住战马,看盔甲应该是个把总(千户与百户之间的七品武职),他满脸胡子,神色骄横,手提着长刀,打量了众人和那堆起来的大箱子几眼,目光最后落在阿九身上,顿时双眼发光,露出毫不掩饰的觊觎之色。

  楚铮一看把总的表情就知道要糟。

  难怪说红颜祸水,古人诚不我欺也。别看阿九年幼了些还算是萝莉,但架不住她秀丽绝俗清若幽兰的俏颜,再加上一脸的清纯天真,正是中年老男人的最爱,这把总见到她不动色心才怪。

  果然,那把总根本没半句废话,立时厉声喝道:“来人,将这些贼人全都拿下!”

  把总身后跟着的数十个兵士一听到命令,立时就要上前捉人。

  楚铮刚上前一步,阿九已抢先迎了上去,板起小脸拦阻道:“慢着!这里可没贼人,全是奉公守法的平民百姓。”

  楚铮见她似乎胸有成竹,丝毫不见慌张,立时便想到这少女极可能出身高门大阀,指不定真有法子对付这些明兵,便不再出面,由着阿九打发这些官兵。

  把总色迷迷地上下打量着阿九那娇艳可爱的脸蛋儿和秀气的身段儿,涎着脸道:“胡说,我收到消息,说这里有大批贼人聚集分赃,这些箱子里装着的一定就是赃物!你们不是贼人又是什么?”

  “我们确实只是普通百姓,没错,刚才这里遭贼了,但你们这些官兵一来,他们就吓跑了。”

  “胡说八道,贼人来了还不把你们连同财物全劫走?你们定是留下来看守赃物的贼人!”把总贪恋阿九的美色,又想把那些一看就装了不少财物的沉重箱子据为己有,哪会再废话,立时喝那些兵士道:“还站着做什么?除了这个小妞留下盘问外,其余人全是悍匪,马上杀了!”

  阿九俏脸一沉,从怀中掏出一个银色的牌子高高举起:“虎符在此,我看谁敢乱动!”

  只见她小巧白皙的手儿中举着一面巴掌大的银牌,上面雕刻着半个栩栩如生的虎头,还有个大大的“令”字,四周的花纹繁复精致。

  那把总顿时变了脸色,喝止住要上前捉人的兵士们,自己翻身下马,惊疑不定地上下打量阿九,颤声道:“这是……兵部的虎符?”

  兵部的虎符?

  朱明皇朝调兵用的虎符?

  楚铮心中一凛,这小丫头难道是朱明皇朝兵部里的重要人物?还是她的家人有在兵部中任要职?

  可就算是她爹在兵部任要职,也绝不敢把这能调兵的虎符交给一个小女孩吧?虽然只有半块虎符没法子真的调动兵马,但半块虎符也是虎符,一旦被敌人夺了后果依然不堪设想……

  把总显然也和楚铮一样的想法,不过他见阿九举止间隐有一股颐指气使的华贵气派,倒不敢再放肆了,客气问道:“小姐,不知道这虎符您是从哪得来的?”

  阿九冷冷道:“这个不用你管,你现在就带兵退走,不得伤害这里的平民!”

  把总见她不肯细说,又看看四周,见楚铮衣衫破烂,那些车夫神色惊惶,暗道这虎符按理来说只有兵部尚书手里才有,难道是兵部尚书的家眷出行?不对啊,如果真是官家小姐,不可能没马车和服侍丫鬟吧?甚至连半个护卫也没见到。

  再说这小姐虽然气质不凡,可这服饰打扮分明更像是平民姑娘,看不出有多富贵……

  他更加生疑,道:“这半块虎符关系重大,小姐孤身在外极不安全,我们正护送漕银返回金陵,小姐不妨与我们同去。”

  阿九摇头道:“我另有要事在身,你们走吧,不要管我。”

  把总见她一再推却,顿时沉下脸,语气有些不善了:“小姐,虎符关系重大,我既然见着了,总得好好验验真假!来人,将这小姐请到一边,再将这些人全擒下严加盘问!那边的箱子想法子弄下来,拆开看看都是什么!”

  阿九还是第一次用这虎符,没想到居然有反效果,不由又惊又怒,暗恨这次偷偷溜出来时身边没带任何护卫,除了这虎符外更无任何证明身份的东西,一时间哪怕说出身份也没什么作用了,反倒带来更多的麻烦……

  她正焦急彷徨间,楚铮上前两步,一把将她护在身后,又抬手啪地给了把总一记耳光,喝道:“大胆!锦衣卫右千户所百户林郁在此,奉命护送尚书府小姐来办理机密要事,你们这是要阻挠我们办事?”

  说着从储物锦囊中掏出一个腰牌亮出来,杀气腾腾地瞪着那把总。

  那把总被他这一巴掌打懵了,正要发怒,可听到锦衣卫三个字立时全身一缩。

  锦衣卫号称天子亲军,权力极大,在朱明皇朝臭名远扬,官员将领谁对之不是又敬又怕?特别是楚铮先声夺人的一巴掌,更是尽显锦衣卫的嚣张跋扈。

  把总勉强稳住心神,细看那腰牌,确确实实是锦衣卫的腰牌,上面的姓名与编号还有纹理都能验证无误,再加上刚才那小姐出示的虎符……冷汗立时湿透了他的衣甲。

  恐怕真是锦衣卫和兵部在这里办什么秘密任务,比如招降山贼之类。

  “末将见过百户大人。”把总是正七品的武官,百户不过是从七品,但锦衣卫在外办事,谁敢不给几分脸面?

  楚铮端起官架子,傲然道:“你叫什么名字?官居何职?”

  “末将乃马总督部属,鲁州漕运粮饷押运总兵水鉴麾下把总杜天良。”

  “杜天良,名字我记下了,赶紧滚!今日之事若是泄露出去,坏了我的大事,我定会禀明上峰,抄灭你全家!”

  “末将不敢!末将这就滚!”把总杜天良半句屁话都不敢多说,赶紧带着人马后撤。

  等他们走远了,阿九惊喜地打量着楚铮:“少爷,你真是锦衣卫的百户?你真名叫林郁?”

  咦,她似乎对锦衣卫没什么厌恶和抗拒?

  楚铮眨眨眼:“那你呢,你不会真是什么兵部尚书的千金大小姐吧?嗯对了,现在兵部尚书叫什么来着……”

  阿九笑道:“陈新甲。”

  “哦,对,叫陈新甲。”楚铮瞟了少女一眼,见她神态又恢复了天真烂漫,却对自己刚才的问话避而不答,暗想,这丫头怕不是陈新甲的女儿,哪有女儿这样毫不避讳地直呼爹爹名字的。

  不过她能如此轻易就叫出陈新甲的名字,多半也是朱明皇朝里的官宦女眷。

  当然,楚铮与她萍水相逢,既然人家小姑娘不乐意说出来,他也没追问的意思。

  “喂,少爷,你还没回答我的问话哪。”阿九却极好奇地从他手里拿过锦衣卫的腰牌细看起来:“这好像是真的锦衣卫腰牌。”

  “本来就是真的。”楚铮自然不会对她说实话,故作神秘道:“偷偷告诉你,这是我在路上捡到的,可以用来一路上到各处官府里白吃白住,你可别对别人说。”

  其实这令牌是少帅军的探子袭杀了某个落单的锦衣卫后夺来的。

  “捡来的?可你刚才装得真的很像。”阿九嘴角微微上扬:“少爷,你这逗趣的模样不会也是装出来的吧?”

  “当然不是装的,我这‘善心仁义、玉面小郎君’楚二公子的名号,你去楚家庄打听打听……”

  “是是。”阿九眨巴眨巴明亮的眼睛,楚铮也不知这古灵精怪的丫头信了几分。不过信了几分也无所谓了,反正萍水相逢也不会相处太久。

  阿九却又追问:“所以你到底叫林郁还是楚铮呀,少爷。”

  “楚铮。”

  “嘻嘻,楚铮。”

  “怎么了?”

  “没什么呀。”阿九看他态度就知道他不太可能是锦衣卫,就算是锦衣卫,也不可能是出来寻找自己、暗中保护自己的。这样自然也证明刚才他保护自己并不是因为自己的身份。

  不知怎的,小阿九的心情忽然欢快起来。

  瞥见少女双眼弯成明月、露出两个小酒窝、可爱娇俏的动人笑容,楚铮像察觉到危险般下意识地移开了视线。

  难怪那袁承志看到阿九就迅速一见钟情移情别恋,可别说,这丫头笑起来还真好看,都快比得上郭襄了。

  不过楚铮的心思立时又转回到这十个箱子上了。

  目前只有一辆车上还单独放着铁箱子,楚铮过去,用力一扭便把铁锁扭断,打开一看,眼前立时一片珠光宝气。

  铁箱里竟全是珍珠、翡翠、宝玉之类,件件都是极罕见的珍物,以楚铮的心性都不禁啊了声。

  阿九也过来看了看,随手拿起一块宝玉,心中惊讶,这玉质地真好,现在宫里怕都没这么好的玉了。

  楚铮伸手到里面探探了,发现下半箱填满了冰冷的硬物,掏出一块看看,竟是纯金所制的金砖。

  两人对视一眼,都看出对方眼里的惊讶。

  虽然早猜到这箱子里应该是装了不少金银,但谁也没想到会是如此夸张的珍物金砖!

  光这一箱子珠宝金砖,用价值连城都形容都嫌低了。

  楚铮合上箱盖,又跳上那叠起来的箱子上,将九个箱子一一抛回到大车之上。onclick="hu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