账号:
密码:
八度小说网 > 女生小说 > 欢迎来到大江湖时代 > 第三百九十九章 楚帅

第三百九十九章 楚帅

  (本章还在修改完善,请各位读者老爷明早再阅读)

  楚铮快步过去扶起坐在雪地上吓得花容失色的姑娘,将她送回那中年妇人手里。

  年轻姑娘显然吓坏了,跌跌撞撞地扑入中年妇人怀中,哭喊道:“娘……”

  中年妇人脸颊红肿,粗布衣衫上一个脚印清晰可见,她用力抱紧女儿,有些手足无措又感激地望着楚铮:“多谢……多谢……”

  旁边的老汉也挣扎着爬起来,他刚才被踢倒时额头擦破了皮,正汩汩流着血,断腿还扎着绑带,和他身上的衣服一样,已脏得不成样子。

  老汉眼中浊泪横流,嘴唇蠕动,却发不出声音,只是拼命要给下跪磕头致谢。

  楚铮见中年妇人和老汉都是慈眉善目、老实憨厚,一个就是勤劳本分之人。他一下子想起了自己的父母亲,他们也是这样老实巴交、却受尽苦难的庄稼人,刹那间水雾泛起,模糊了他的双眼。

  他咬咬嘴唇,上前两步单膝跪在雪地之上,托住老汉下跪的身子,伸手握住老人干枯的手。

  老人的手已因为冻疮和长年累月的劳作而开裂。

  这是和他父亲一样的手。

  楚铮眼圈发红,颤声道:“大伯,我……我对不起你们,因为我的疏忽,让你们遭了这样不必要的罪……”

  老汉有些茫然,但感受到楚铮话里的真挚与关切,浊泪忍不住滚落,他摇头道:“这……这与少侠你无关的,无关的……”

  旁边的中年汉子跑了过来,焦急道:“城里的兵马来了,少侠你快跑啊,你打伤了这么多人,他们定不会放过你的!”

  楚铮已听到马蹄声和杂乱的脚步声冲到城门边上了,他朝中年汉子点点头:“多谢兄台提醒。”

  他起身对四周的百姓们道:“各位乡亲们,请后退一些,呆会这里可能会有些血腥,恶人的血弄脏你们的衣衫就不好了。”

  众人对他都大生好感,忙道:“少侠,你还是赶紧离开吧,他们人多势众……”

  这时蹄马骤至,两百多名兵士蜂涌而至,将城门推开。

  一员将领纵马冲出城门,他脸色阴沉,扫视众人一圈,厉声喝道:“谁敢在晨曦城闹事?”

  楚铮这时扶着老汉正背对着他,将领没看到他的相貌,只是看到满地都是己方兵士痛苦的惨叫声,顿时大怒。

  沙哑声挣扎爬起,捂住流血的额头哭叫道:“表叔,这里有李贼的细作高手,打伤了我们的人,你要当心!”

  将领又惊又怒,手一挥,喝道:“将这些刁民全都给我拿下!”

  两百多名兵士立时分散开来,刀枪如雪,向着众人冲杀过来。

  何澜儿长鞭一挥,“啪”的鞭响声震全场,吓得众兵士立时收住了脚步。

  少女脸上的妩媚与可爱早已不翼而飞,她冷冷地盯着将领道:“谁也再上前一步冒犯主人,我取他性命!”

  来人正是原三大义军之一的“通天军”大头领庞信,被秦如韵收降后便带着人马来到晨曦城,就任统领一职,依然掌管着“通天军”,负责东门的戒备。

  他一下子认出了何澜儿,顿时心中一惊,这不是秦姑娘身边的小姑娘,好像还是楚帅的剑灵?这小姑娘当初露了一手驱使毒蛇的本领,让冬眠的大群毒蛇生龙活虎地从蛇穴里钻出来,吓得一众义军毛骨悚然,才不敢再有半分轻视秦如韵的心思,也对楚铮留下了敬畏的印象——毕竟拥有传闻中的剑灵的英雄人物,天下间好像也就楚帅一个。

  她说的“主人”……

  庞信正全身冒冷汗,这时楚铮霍然转身,盯着庞信:“庞统领好大的威风!”

  庞信吓得连忙滚鞍下马,跪地下拜,抱拳颤声道:“庞信不知楚帅在此,多有冒犯,还请楚帅恕罪!”

  此言一出,不但沙哑声和一众兵士惊呆了,连老汉一家、中年汉子和周围的百姓们也全都双眼睁大,不敢置信地望着眼前的年轻男子。

  谁也没想到,怒惩这些凶恶兵士的少侠,竟就是晨曦城的城主、他们慕名而来投奔的楚帅!

  那些原本拔刀在手的兵士们不少也认出楚铮来了,赶紧收起兵器跟着跪拜。

  原本楚铮极不习惯这样动不动就跪人的作风,但这时他脸如寒霜,只是冷冷地盯着跪了一地的众将官和兵士们。

  庞信额上豆大的汗珠冒出,心里将自己的表侄骂个半死,他还以为是自己表侄仗着他在后面撑腰,不知天高地厚地得罪了楚铮,忙道:“楚帅,不知道卑职表侄如何冒犯了楚帅,卑职定会严惩于他……”

  楚铮冷哼一声,庞信的话到一半便不敢再说下去,甚至不敢抬头。

  他可是深知楚帅厉害的人,以一人之力击溃李阀联盟的各方高手、大破李阀的精兵、夺取晨曦城,哪一样不是鬼神莫测的手段?

  尤其是他习惯了楚铮的和颜悦色,这时见他神色冷峻,对比之下更是惊惧。

  “您……您真是楚帅?”死一般的寂静中,老汉颤抖的声音响了起来。

  楚铮回身扶起老汉,脸上的神色立时柔和下来,他歉然道:“我正是楚楼钧,今日一事都我的错,是我……对不起你们!”

  望着老汉泪流满脸的苍老脸庞,楚铮忍不住也红了眼圈。

  他知道这“老汉”多半也就四十出头,如果不是长年累月的辛勤劳作,决不会有这样苍老的面容。

  想到他们一家冒着严寒九死一生来到这里,却遭遇到如此不堪的为难与欺压,心中更觉愧疚与愤怒,

  这些老实勤恳的百姓,决不应该受这些苦遭这份罪!

  老汉用力地握住他的手,泣道:“楚帅……你是好人,我相信这一切你一定是不知情的,老汉不敢怪你……只是这些恶兵,实在是欺人太甚哪……”

  沙哑声和粗蛮声兵士听到眼前这年轻男子竟是城主楚帅时就知道大事不妙了,这回闯大祸了,又听老汉向楚帅告状,更是吓得魂飞魄散。

  看到往日里不可一世的庞统领跪在那里不敢抬头,就知道铁定是不敢保他们的了。

  沙哑声强忍着全身的疼痛,起身跪地磕头惊惶道:“楚帅……我们并无恶意,只是按上面的规定执行盘查细作而已,可能方式有些欠妥当……他们没路引没户牒……”

  他话未说完,“啪!”的一声,他人被楚铮一脚踢得飞了出去,重重地撞在城门之上,沉重的城门竟发出“哐”的巨响,微微摇动。

  沙哑声口喷鲜血,全身痉挛地蜷缩在地上,满脸的惊惧与痛苦,再爬不起来。

  楚铮的怒火却彻底爆发了,他双眼泛起血色,身形晃动,眨眼间便出现在城门处,一把将沙哑声揪了起来,恨恨道:“责难百姓,勒索钱财,欺辱民女,这叫盘查细作?扇耳光、用脚踹,叫方式有些欠妥当?这样善良老实的大嫂是细作?这样行动不便的大伯是细作?这样柔弱的姑娘是细作?去你娘的!你们良心都喂狗了!还是你们眼里除了钱财外什么都看不到了?说,谁给你这样的胆子胡作非为欺压百姓?”

  沙哑声被他冰冷的目光盯着,吓得全身寒毛倒竖,胯下传来恶臭,却是吓得大小便失禁了。

  楚铮像摔废物一样将他摔到地上,转身盯着庞信:“庞信,可是你给他们的胆子?”

  庞信吓得脸无人色,他不过是原本一个山贼头子,机缘巧合之下揭竿起义成为义军头目,哪有什么真本事?

  他忙撇清关系:“楚帅,这事卑职确实不知情。近期出现了细作烧了几处民宅的事,童大人要求我们注意盘查进出城池的可疑人士,卑职只是依令让手下的兵士们多加留心而已,绝没允许他们欺压百姓……”

  ……

  “这个是紧急开关,按下后防弹玻璃窗户和大门就会被特钟钢板封上,不过放心,我这里有全自动的空气转换器,自带发电机,墙壁是全精钢打造的,就算有导弹来袭也能撑得住。这里是储藏间,有各种武器,食物和清水也足够支撑两年,还自带水循环系统……”

  ……有没有这么夸张?

  这丫头到底有多缺安全感?几乎把自己的住处打造成战略堡垒。

  不过见她郑重的神色,楚铮没吐槽,直觉告诉他,秦如韵恐怕不是单纯因为缺乏安全感才做这些布置的。

  她应该是在防备着某种突发状况,而且是非常危险的突发状况。

  不会是网络小说里常见的忽然灵气复苏世界末日、而秦如韵事先得知并做好准备的老旧套路吧?

  但转念一想又不可能,秦如韵之前从没想过邀请他来这里住,显然是知道他有“超能力”、可能会被人抓走后才临时决定下来的。

  楚铮再次觉得自己隐藏实力答应来这里住下是多么正确的决定,如果不是秦如韵担心他的安危,恐怕是决不会让他来这里住的——因为这可能会将他卷入到某种她提防着的突发状况中。

  不过显然这突发状况出现的概率极小,起码比她认为楚铮被人发现超能力然后捉走的概率要小得多,不然她也不会做出这样的决定。

  秦如韵的话证实了他的猜测:“不用担心,我作的这些准备基本上是不可能用得上的。你在这里会很安全。我告诉你这些,只是想万一你有超能力的事暴露了,有人要来带走你,你就可以按动开关来自保。”

  楚铮却不管众人惊骇、怀疑的目光,对楚留香道:“香帅,那边两个黑袍女子就交给你和胡兄、阿飞、西门兄了。”

  楚留香感激地点点头,他自然知道这两个黑袍女子正是清风剑派的枯梅大师和高亚男,楚铮将这两个人留给他们,自然有交由他处置的意思。

  他知道,楚铮这是看在他这朋友的情分上,才没动手杀了两人——枯梅大师虽然也是大宗师级别,但无疑较之原随云要稍逊一筹。

  楚铮有信心能在五十招之内杀掉原随云,自然也能杀掉枯梅大师。

  有些担心道:“其余三个……”

  “其余三个我来对付。”

  楚铮语气轻松,在场的人几乎都没见过蝙蝠公子出手,只体验过他那恐惧的威压,这时见他直面楚铮,两人之间空气几近凝固。

  原本想找原随云晦气的群豪无不心头发悚,这蝙蝠公子……竟能和楚帅分庭抗礼?

  神仙打架,他们这些小角色立时机灵地后退。

  原随云叹了口气:“楚楼钧,这个世界黑暗的地方太多,你能处处抱打不平?”

  楚铮沉默片刻,答道:“不能。小李探花曾和我说过,“闭嘴!快交出解药!”胡铁花一巴掌就抽向丁枫。

  丁枫哈哈笑道:“敢打我?不怕金灵芝没命?”

  胡铁花的手掌硬生生地停在了丁枫的脸旁。

  “她中的是神龙教的‘豹胎易筋丸’,解药调配起来有点麻烦,如果能拿到一枚丹药给我研究的话,我可以在三个月内炼制出解药,否则可能要半年左右。”

  “哦,那算了,你先回书里吧。”

  何澜儿消失在黑暗中,自始至终都没发现在过她的存在

  楚铮的:“楚香帅从不杀人,但我杀起人来从不手软。”

  只是冷笑道:“你们最好放了我,然后束手就擒,不然你们的下场会很惨。”

  他用鼻子嗅了嗅,忽然又冷笑道:“”

  “那豹胎易筋丸呢?”

  阿飞冷冷道:“说不定原随云没十成把握不愿出手而已。只要我们到了蝙蝠岛,那就是他们的主场”

  阿飞看了楚铮一眼,心想如果这原随云真猜到了楚大哥的身份,自然没把握借着这在场这些人。

  楚铮再次冲天掠起,但未等他出手,原随云已

  “哐!”巨大的交鸣声响彻半空,竟被他双拳震了开去,落

  但虽然只是

  楚铮心念急转,还在判断这原随云到底是有心还是无意,却见原随云已再次扑向大海蛇,运转将之震出船去。

  对了,若是我没猜错的话,原随云怕早猜出我不是跋锋寒,如果他有什么歹心,接下来的旅途怕不会平静。”

  楚留香脸色凝重了几分:“他的听力确实强得不可思议,但以楚帅你的武功,刻意隐藏实力,他应该也就能听出你轻功了得吧?”

  楚铮摇头:“靠的是来感知,我虽然刻意隐藏了实力,但他起码能通过真气外察觉到我三分之二左右的实力。”

  楚留香沉默了一会,叹口气道:“说句实话,”

  “在这里大家更不用担心在这片黑暗中有人认出你是谁,相互之间也是用假名相称,”onclick="hu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