账号:
密码:
八度小说网 > 女生小说 > 欢迎来到大江湖时代 > 第三百七十七章 迷雾中的蝙蝠岛

第三百七十七章 迷雾中的蝙蝠岛

  (上一章有不少改动,加了男主和秦如韵的对话及未来约定,另外部分内容移到了这一章来。敬请知悉。)

  幸而在船头聚集的几乎全是武林高手,下意识便闪身后退,楚留香轻功极佳,他借着闪避身法在半空中灵活回旋,不等大海蛇重新抬头,双掌已同时拍出,强横的掌力竟将沉重的蛇头拍得飞出了船身。

  哗啦!

  巨大的水柱冒起,水花如雨点般落下,大海蛇顺势重新钻回到海里,竟看不出有受太重伤势的模样。

  要知道无论是楚铮还是楚留香,掌力之浑厚都以轻易开山碎石(楚铮只用了六成力),但拍在大海蛇的鳞甲之上,有如拍在钢铁上般,反被震得双臂微微发麻。

  “大家当心,这怪物不好对付!”楚留香脸色无比凝重地提醒道。

  胡铁花飞快出手,一把将金灵芝推向船舱方向,叫道:“你到船舱里呆着,抓紧了!”

  下一刻,大海蛇再次从海上蹿出,血盆大口向着船上的众人扑来。

  几大高手同时跃起,英万里的鹰爪,胡铁花的铁拳,阿飞的剑、楚留香的双掌、西门柔的长鞭几乎是同时出手,击向大海蛇袭来的硕大头颅。

  五大宗师级高手的联手出击,威势何等凌厉,哪怕是大宗师亲至都得小心应付,那大海蛇虽然凶猛,但也只是肉身防御超高、力量强横而已,论起综合战斗力终究比不上逍遥侯、百损道人等武学大宗师。

  只听到金铁交鸣之声震动空气,五道凌厉攻击同时落在大海蛇脑袋的金色鳞甲之上,坚硬胜铁的金色鳞甲都被击弯掉落,腥红的蛇血飞溅,大海蛇发出痛苦的嘶鸣,上半身再次被击得向后仰跌出去,重重地摔回到海面上,激起大片白色的浪花!

  楚铮早在第一击之后便抱着秦如韵,有如灵活的燕子般在半空中一个翻身,落到了大船的桅杆之上,却没再出手对付大海蛇,只是沉静地看着不知何时已飘然出现在船头上的原随云。

  刚才原随云抚琴的琴声暗含内力,传遍四周,这大海蛇是不是他引来的?

  楚铮无法判断,但他向来谨慎,决不会放松对这个敌友难辨家伙的警惕。

  伴随着哗啦的水声,愤怒的大海蛇发动第三次进攻。

  但这回它似乎知道船头上的人不好惹,不再直接扑咬过来,绕着大船转了两圈后,忽然重新钻回海中,借势从海里甩出长长的蛇尾,狠狠地砸向大船的中部!

  这家伙显然有灵性有智慧!

  楚铮和秦如韵站在桅杆之上,看得清清楚楚,那长达十丈许的蛇尾甩过来,简直有如无坚不摧的巨大铁鞭,若是被砸中,这艘大船哪怕不立时断为两截,也会严重受毁。

  楚铮眉头微皱,正打算全力出手,立在船头的原随云忽然朝他这边微微一笑,似乎在示意他放心。

  下一瞬间,原随云便疾掠而出,白衫飘动,他眨眼间便已到了甩动的蛇身旁边,动作快得不可思议,然后双手如挥琵琶,竟以四两拨千斤的借力打力功夫,于千钧一发之际将大海蛇强横无比的甩尾攻势卸了开去,避过了整条船被拦腰砸坏的危机。

  他这下出手之快之柔之准,让人叹为观止,实在难以相信施展如此精妙手法的居然会是一个双目失明之人。

  不过大海蛇的体重力量与蛇身长度摆在那里,哪怕被卸转了一个大弯,仍有一截蛇身砸在船的尾部,只砸得船尾木屑纷飞,船舵破损。

  诺大的船身也被压得下沉,船头骤然上翘,站在船头的众人全都被抛到了半空。

  大海蛇看准时机,哗啦地蹿出水面,张开血盆大口向着半空中的众人咬去。

  这下突袭更加凶险,起码武功相对较弱的英万里是绝难逃过一劫了。

  楚铮微微弯膝,正要扑过去相救,却看到原随云身如飞鸟,轻盈迅捷地掠到大海蛇的蛇头边上,再次以精妙的卸力功法将它的攻势转了个方向,大海蛇张着大嘴,扑嗵地蹿入海中,估计被灌了一大口的海水。

  趁着这个机会,楚留香一把拉住轻功相对较差的英万里,掠到桅杆之上,胡铁花、阿飞、西门柔、张三也跟着攀上了桅杆。

  众人惊魂甫定,原随云高声道:“大家先去登岛!我来缠住这大蛇断后!”

  衣袂拂动,他轻盈地落向海面,那大海蛇刚要冒头便被他看似轻巧却重逾千钧的一脚蹿回到海水里。

  这时大船其实离蝙蝠岛已不到一里距离了,虽然船尾和船舵坏了,但方向没错,在风帆的作用下,大船依然向着蝙蝠岛加速驶去。

  那边原随云却与大海蛇战在了一起,众人站在桅杆之上,见原随云与大海蛇搏斗的身影越来越小,心里都不知道是什么滋味。

  胡铁花最容易被感动,他激动地对张三叫道:“张三,你还说原随云是别有用心,如果这样舍身相救还算是别有用心,那我宁愿天下人都对我别有用心!”

  他热血上头,就要跳下海里去相助原随云。

  一直冷眼旁观的楚铮伸手拉住他,胡铁花用力挣了几下,却骇然发现楚铮的手臂纹丝不动,他连催了几次劲都没能挣开。

  旁边的楚留香出声道:“小胡,你轻功虽然不错,但想像原公子这样踏波而行怕还是做不到。他的武功在你我之上,我们去反而添乱。”

  如果说世上有一个人能劝住胡铁花,那一定就是楚留香。

  胡铁花果然不再挣扎了。

  张三却依然尖酸道:“谁晓得他是不是在自导自演这一场好戏?”

  胡铁花一怔,但又忍不住怒道:“这样做对他有什么好处?如果他要对付我们,刚才就应该让那怪物把船弄沉,到了水里我们就算不淹死,武功也大打折扣,说不定还会被那怪物吃掉!就算我们能合力杀了那怪物,原随云只要伺机出手,想杀光我们有何难度?”

  英万里插口道:“楚香帅在水里比在船上还要难对付得多,何况还有跋少侠在,原随云觉得没把握能借这次怪物袭击之机杀掉我们,便干脆卖我们一个人情。以他的武功,对付这怪物看似有危险,实际上那怪物根本伤害不了他。”

  胡铁花不由看了看楚铮,刚才他数次用力都挣不脱楚铮的手掌,便知道这年轻人的实力深不可测,甚至可能远胜于他和楚留香。

  若说原随云会忌惮在场的谁,那一定就是这个跋少侠。

  胡铁花也不是蠢笨之人,只是他凡事义字当头,宁可别人对不起人了,也不肯对不起别人——这样的人世上很少,甚至会让很多人觉得他傻,但谁也不可否认,与这样的人交朋友,你可以放下一百个心,只要他将你当成朋友,那就可以为你两肋插刀。

  楚留香没参与这些针对原随云的猜测。任何事情只要他没想明白,就决不会轻易下结论作判断。

  因为他知道一个人若是结论下得太早,就难免会犯错,但人生不是每次犯错都有弥补的机会,有时一次的犯错,就可能会造成极大的不幸。

  楚铮同样没出声。

  他看不透这原随云。

  他从没见过如此特别的人,他全身就像笼罩在雾中,以楚铮敏锐的洞察力,也没他从身上感受到一丝丝的敌意。

  同样的,也没感受到一丝丝的善意。

  显然他修炼的一种很古怪的内功,能将他的情绪心情完全掩藏起来,甚至达到古井无波的境界,让人无从窥探、无从揣测其心思。先前楚留香说原随云可怕,多半也是因为察觉到他身上的这份特质。

  不过楚铮还是看出一些异常。首先就是以原随云的实力,应该能对那大海蛇造成很大的伤害,但原随云自始至终几乎都采用柔劲卸力,从没下过重手。

  这更增加了大海蛇就是他召来的可能性。

  而且更让楚铮警觉的是,哪怕在与大海蛇交手之时,原随云身上都没露出破绽,如果说他没在提防着楚铮,怕连三岁小孩子都不相信——当然,这可以用人在江湖、对不熟悉的人多加提防来解释,不过对于习惯了凡事做好最坏准备的楚铮来说,这个看不透的原随云已被划到了重点关注的名单中。

  就在这时,忽然间轰隆一声,船身剧震,众人差点被甩下桅杆,很快就听到有水手大呼小叫起来,似乎是船底触礁,破了个大洞,海水灌入,船身开始缓缓下沉。

  众人相顾失色,楚铮却冷静至极,这里离蝙蝠岛不远了,他踏波过去毫无难度。

  这时他四下观察,马上就发现蝙蝠岛四周处处是有如尖牙般的大小礁石,犹如天然的屏障,根本就没船只靠近的空间。

  但楚铮分明记得那被俘虏的魏姓把总说过,蝙蝠岛是有可以停靠船只之处,他曾多次往来接送人员。

  莫非是刚好不巧,这艘大船顺流漂到了这个最危险、最不适合船只靠近的地段?

  就在这时,远处岛边的礁石之上倏然出现了数十条黑色的人影,向着这边走来。

  他们的步子很快,仿佛脚下踩着的不是险峻湿滑的礁石,而是平地般。

  这些人身材都不高,看着像是女子,只是人人全身上下都罩在宽大的黑色长袍之下,脸上也戴着黑色头套,甚至连眼睛也没露出来,不知道这些人是怎样看路的。

  走在最前面的一个黑衣人在离大船约十丈左右的礁石之上站住,高声问道:“来人可是关中‘无争山庄’原随云少庄主的座船?”

  听声音似乎是个年轻女子。

  这边众人面面相觑,楚留香抱拳道:“正是,只是原公子在后面的海面之上遇到了些麻烦。”

  那女子扫了眼远处的海面,掏出一个哨子吹出极尖锐的响声,转眼间那片海域便恢复了平静,随后原随云踏波而至,伴随着海风飘然出现在船头之上。

  他身上的白衣已湿了大半,但脸上的神色依然还是那样平静而温和,仿佛刚才根本就没经历过与未知怪物的生死大战,这份气度与沉静让人不得不叹服。

  那女子打量原随云几眼,便行礼道:“这位想必就是原公子,奴婢奉岛主之命,前来接驾,因为有些意外,不小心让海龙惊扰了原公子,还请原公子恕罪。”

  原随云咦了声道:“那大海……海龙是贵岛所养?”

  “是的。它是敝岛的护岛神兽,原本原公子的座船应该有我们的人做记号,不知何故还受到攻击,这是敝岛的失误,待查清后,定会给原公子一个交待。”

  原随云摆摆手示意不会计较,又问道:“这里就是蝙蝠岛了?”

  “是的。蝙蝠岛欢迎诸位光临。”

  果然这里就是那神秘诡异的蝙蝠岛,众人都紧张起来,谁也不知道接下来会遇到什么样的危险。

  楚铮忽然问道:“如果没有邀请函,你们也欢迎?”

  “岛主说了,来者是客,只要能上岛的都是客人。”女子说罢飞身便跳上了船头。众人看得暗暗惊讶,好俊的轻功!不知道这女子在蝙蝠岛中地位如何,如她这般的高手又有多少?

  胡铁花、张三、英万里等人更是脸色凝重,如果蝙蝠岛上有百十个这样级别的高手,他们这些人怕就很难活着出来了。

  这时船头上的女子朝同伴招招手,后面的同伴马上给她抛来一条黑色长索,她直接将一头系紧在船头,然后在长索上扯了扯。

  这应该是某种暗号,因为很快长索便横空而起,笔直地伸向远处的蝙蝠岛,没入到黑色的山石之中。

  此时已是中午,但岛上萦绕着一层雾气,使人看不清那长索的尽头到底有什么。

  那女子指着长索,朝原随云和楚留香等人道:“风高浪急,为避免令诸位客人沾湿衣衫,奴婢已将进岛的桥梁已架好,请各位沿桥登岛。”

  原随云一怔:“桥梁?”

  “就是这条长索。”

  “贵岛的规矩,难道还要轻功极佳之人才能登岛?”

  那女子笑了笑:“当然不是,若是没信心上这梁桥的,我们另有安排。不过能独自踩着这绳索到达本岛洞天福地,才是本岛的贵宾,可以享受到高级别的优待。那里有世上最好的美女、最好的美酒,最好的珍宝,定会让各位觉得不虚此行。”

  胡铁花已跳下桅杆,到船舱里扶了金灵芝出来。金灵芝脸色很苍白,不知道是因为刚才大海蛇来袭受到了惊吓,还是因为看到眼前这些黑衣人。

  胡铁花指着绳索问金灵芝:“上次你来也是这样的规矩?”

  金灵芝用力咬住嘴唇,难掩脸上的惧意,点点头。仿佛她原本所有的来这岛上的理由和勇气,都在靠近这蝙蝠岛后消失殆尽。

  “上次你怎么过去的?”以金灵芝的轻功,显然很难独自踩着这长索抵达蝙蝠岛上。

  “另外有人送我过去。”

  那女子仿佛没看到金灵芝,只是朝原随云道:“原公子,请。”

  原随云回身朝众人抱抱拳:“诸位保重,在下先行一步。”他身形飘飘,很快踩着长索远去,消失在长索彼端的迷雾中。

  “我们怎么办?”胡铁花转头问楚留香。onclick="hu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