账号:
密码:
八度小说网 > 女生小说 > 欢迎来到大江湖时代 > 第三百四十六章 漂洋过海的二人世界(二)

第三百四十六章 漂洋过海的二人世界(二)

  楚铮没上过一天的学,但也知道之所以叫“上学”,是因为有叫学校的机构。

  他不由问道:“你为什么不去学校上课?从小都是这样?”

  想到极可能是“那人”禁止了秦如韵外出,楚铮的语气不由自主便冷了下来。

  “在高中时还有去学校的,只是大一后就没怎么去。”秦如韵本不想多说自己家里的事,但听出他的声音转冷,心中温暖,忍不住轻声道:“我只要不离开这座城市,还是相对自由的,只是……有些原因,不想再去人多的地方罢了。”

  她说得很是无所谓,一派云淡风清。

  相对自由,不愿再去人多的地方……秦如韵没细说,但楚铮知道多半有不足为外人道哉的辛酸。一想到昨晚她泄露的片言只语,更是隐隐生出几分心疼。

  楚铮轻声问道:“你还有没有兄弟姐妹?”

  “怎么,要查户口?”秦如韵笑了。

  “就是想了解一下你,我们怎么也算得上是‘吻颈之交’了吧?”

  “哼,谁和你是‘刎颈之交’……不对,你找死!”秦二小姐猛然醒悟,楚铮这贱兮兮的语气,说的决不会是“刎”,而是“吻”。

  她刚刚褪去了血红色的俏颜上立时又染上了动人的红晕。

  可能是刚好枕在楚铮的肩膀上,咬起来顺口,她居然张开嘴儿,用整齐洁白的贝齿一口咬在了楚铮的脖子上。

  让你说什么“吻颈之交”!

  楚铮马上夸张地服软求饶起来,秦如韵这才卟哧一笑,放开了他:“看你还敢不敢胡说八道。”

  不过在淡淡的装备光芒下,看到他脖子上那小小的牙印,秦如韵的心尖儿不由一颤。

  如果说先前用拳头捶他还有几分玩闹的成分,这次……怎么看怎么像是在打情骂俏了。

  她赶紧把绯红的俏脸转了开去,不再看那牙印,但不知怎的,这牙印明明咬在楚铮的脖子上,却仿佛刻在了她的心里,让她浑身都滚烫起来。

  她自小独立要强,又天资聪颖,学什么都很快,做得也比别人好,但凡较劲从没输给过任何人,也从不认为自己及不上哪个人,加上经历过太多的黑暗,以至于她骨子里有种距人千里的孤傲与提防。

  能入得她眼里的人,屈指可数,男子更是从没有过。

  但自从与楚铮相遇,目睹他轻而易举地接下子弹的一幕,便让她刮目相看,及至邀请他进入这个游戏世界,看着他一步步地崛起,以无敌之姿威凌天下,特别是这些日子来的相处,楚铮的强大、楚铮的重情、楚铮的重义、楚铮的不羁,楚铮的睿智,都给了她极大的震撼,加上不知是否受到郭襄影响而产生的、对他的特殊情愫,使得楚铮的身影在她心底里越来越深刻。

  特别是她那些看似“蛮横”的小撒娇,楚铮都或搞怪或温柔地包容下来后;以及她眼中不可战胜的强大敌人,都在楚铮自信的目光中土崩瓦解后,她对楚铮的依赖与信任也是与日俱增。

  在楚铮面前,她可以想哭就哭想笑就笑,想毒舌就毒舌,不用顾虑太多。从没有一个人,能像楚铮一样,给予她如此的安全感、安心感以及轻松快乐。

  昨晚她心魔爆发出来,但如果对方不是楚铮,她是决不可能这样毫无保留地放下心防地去信任、去依赖,更不可能被他这样一直抱着……

  这些心思,她或者已察觉到,却不愿多想,也不愿去承认,但在落海前那义无返顾的一跃、刚才那无意中的一吻后急剧的心跳与羞恼掩饰下的甜意,以及现在这般越来越亲密的小动作,却在不知不觉间泄露了她心底里的秘密情愫……

  楚铮看不到秦二小姐的表情,但能听得到她那急促的心跳声,脖子里仿佛还残留着那丁香小舌的触感。

  他又生出一种错觉,仿佛是在和郭襄在亲密玩闹,但理智又告诉他,这分别是另一个姑娘。

  他咳了声,把心里的古怪感觉压了下去,又问道:“你还没答我呢,你有没有什么兄弟姐妹之类?”

  听他问起家里人,秦如韵纷乱的心情慢慢平复,开口道:“……姑且算是还有一个同父异母的、被称为‘兄长’的渣滓吧。”

  楚铮听出她声音中的厌恶与恨意,也不再追问了,转移话题道:“上次去过你家里,好像你是一个人住的?”

  秦如韵轻轻地偎依在他怀里,望着外面幽黑的海水,淡淡道:“之前有个姨姥,不过我十二岁那年就去世了,然后就我一个人生活到现在。反正你也说过了,我就是个孤僻的性子,一个人呆着更习惯。”

  十二岁……还是个孩子。

  楚铮更觉得怜惜。

  世上没有任何人生而就是孤僻的,所谓的孤僻,只不过是因为经历过太多的伤心事,把自己的心层层包裹起来,不再愿意相信别人罢了。

  楚铮原本也不是孤僻的性子,对此有着极深的体会。

  秦如韵当然不会愿意一个人呆着,以她出手大方豪爽、心地善良、仗义任侠的性子,又怎会是那种一个人蜷缩在黑暗里、不愿与人交往的孤僻症患者?

  可五岁时她的妈妈就没了,她还亲身经历那骇人听闻的惨事,这对于一个五岁的小女孩来说,是多么残忍与可怕的回忆。

  她的父亲对她绝对算不得上好,看她虽然贵比王侯,却连这座城市都出不了,就可见一斑。

  至于她的哥哥,从那“渣滓”的厌恶称呼来看,便知道决算不上什么好东西。

  她甚至那幢防卫森严的公寓,防备的可能就是她的父亲、她的哥哥……

  估计如果不是有她那个姨姥在,她都未必能长大到十二岁。

  也不知道她后来是怎样一个人在这样的阴影和重压下长大的,而且还能长成这样一个如傲霜梅花般大气、坚强、善良、独立的好姑娘,当真了不起。

  “说真的,你真是萝莉控?”

  楚铮听秦二小姐忽然转移话题,知道她是不愿再提及自己的家庭了,便坦然答道:“不是。”

  “那你为什么会喜欢襄儿和程灵素?那李文秀我没见过,多半也是身材娇小的姑娘吧?”

  “……纯属巧合。我就觉得你这样的身材也很好呀。”

  “呸。不许扯到我身上。本姑娘天生丽质身材出众,用得着你来表扬?你和襄儿进展到哪一步了?”

  “就拉拉手,亲亲嘴儿。”

  “嗯哼?还没推倒?”

  “……秦二小姐,我发现你不但脸皮越来越厚,说话也越来越流氓了,连推倒的话题你也好意思说?你的修养呢?你的优雅呢?你的高贵气质呢?”

  “多谢夸奖,都是楚帅言传身教、让我耳濡目染之下获益良多。”

  “既然如此,我们多交流交流这方面的经验吧。看网上说,现代的年轻女孩特别开放这方面的经验特别丰富。”

  “滚!我连男朋友都没交过,谁和你交流这方面的经验!咦,不对啊,像你这样的人,应该也没交过襄儿之外的女朋友吧?怎么感觉你像是经验丰富的花丛老手?”

  “……你怎知我经验丰富?”

  秦如韵不说话,忽然又转过脸蛋儿,凝视着楚铮的眼睛,然后缓缓凑了过来。

  楚铮的瞳孔里倒映着一张倾国倾城、越来越近的俏颜,上面满是红晕,诱人的红唇微微嘟起,可爱得不行。

  aswl!她不会打算这就样a上来吧?

  正当楚铮想着自己是慢慢迎上去呢还是飞快迎上去更合适时,秦如韵已刷地重新拉开了距离,俏目瞪他哼声道:“你居然连脸都没红一下,还说不是经验丰富?”

  她自己的脸蛋儿确实滚烫得几乎要冒烟了。

  楚铮忍不住嘴角勾起:“那只是我反射弧较长,要不你再试试一次?再凑近一点点,这回我一定会脸红。”

  秦如韵心头急跳,她实在不知道如果自己真再次凑近过去会发生什么事,楚铮的笑容让她有些慌乱起来。

  “滚!不怀好意!我才不会上当呢。”

  两人斗着嘴,心里却都有种甜滋滋的感觉,几乎忘记了身处的凶险,时间也变得不难熬了。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感觉真气护罩里的空气越来越闷、而外面海水的流速也减缓后,楚铮收起了“千斤坠”功法,透明的护体气罩马上开始上浮。

  离海面近了,感觉上面的波涛似乎减弱了许多,楚铮暗松了口气,控制着护体气罩浮上海面。

  “哗啦”,两人终于重新来到了海面之上,楚铮收起护体气罩,靠着顶阶的幻绝轻功抱着秦如韵凌波而立。

  带着寒意的冰爽海风扑面而来,天空中依然有着笼罩着乌云,天空中仍下着小雨,但较之先前遇到的可怕暴风雨来说,简直算得上是风平浪静了。

  “看来是熬过去了。”

  两人都不约而同地深深地吸了口新鲜空气,随即默契地相视而笑,都生出一种同舟共济、劫后余生之感。

  秦如韵望望四周,只见海涛起伏,半点陆地的影子也没见着。

  “我们接下来怎么办?”

  “先避雨喽。”楚铮从储物锦囊掏出一把伞递给秦如韵。

  秦如韵接过打开,挡在两人的头顶上。

  楚铮手上的真气再次布满秦二小姐的全身,大片水蒸气升腾而起,这回将她身上所有的衣服连同秀发都一起烘干了。

  楚铮随即也把自己身上带着浓重湿气的衣服烘干。

  不过站在海上,潮湿冰冷的海风吹过,带来一种粘乎乎得咸腥感觉,颇不舒服。

  楚铮问道:“你有没有带什么能做船的东西?”onclick="hu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