账号:
密码:
八度小说网 > 女生小说 > 欢迎来到大江湖时代 > 第二百九十九章 要命的铜钱

第二百九十九章 要命的铜钱

  四个黄衫人上了二楼,只是环视了一圈在场的数十人,然后便分立两旁,似乎在等什么人。

  很快众人就等到了答案。

  只见一个独耳独眼的中年人缓步走了上来,他同样一身杏黄色的长衫,但与先前四个黄衫人不一样的是,他的长衫上镶着金色边。

  这人不但相貌丑,眼中更是凶光闪动。

  一看到这独眼中年人出现,二楼里的空气仿佛凝固了,许多人脸如死灰,连大气都不敢透。

  独眼人同样看了眼众人,目光落在那青面瘦长汉子身上,皱了皱眉,随即负手立在旁边。

  脚步声又再次响起,这回来的是个须发俱白的老者,最诡异的是他的脸和手上的皮肤都是绿的,让人看到就渗得慌,他同样也穿着镶金边的杏黄长衫。

  青面瘦长汉子哼了声,依然在自酙自饮:“只派你们来?金钱帮难道以为我比较好欺负?”

  绿面白发的黄衫客像是聋子般,独眼人却只是冷笑一声,依然不说话。

  不一会,街道那边忽然传来一阵“笃,笃,笃……”的铁杖落地声,每一声都清晰地落在众人心头,竟让人心头仿佛也沉重了几分。

  最让人惊骇的是,第一声响起时,似乎还在百余丈外,当第二声响起时,已接近了不少,第五声响起时,已是在楼梯口,显然轻功之高足以让人咋舌。

  然后众人就看到一个满脸刀疤、披头散发的黄衫老者出现在眼前。

  这老者倒三角眼,扫地眉,左腿已齐根而断,靠着铁拐走路,但一双眼睛锐利如刀,让人不寒而栗。

  黄衫老者一样是镶金边的黄衫,但黄衫已脏得不成样子了,唯一不同的是,上面镶着两道金边!

  青面瘦长汉子看到独臂老者时,脸色终于变了变,酒杯缓缓放下,冷声道:“嘿,原来还有金刚铁拐来押阵,这才像样!”

  独腿人冷冷盯着他,二楼里的空气沉重得几乎要凝固起来。

  秦如韵悄声道:“这应该是金钱帮里的三大堂主,最后上来的这人武功最高,在兵器谱中排名第八,叫诸葛刚,绰号‘横扫千军’,那根金刚铁拐重六十三斤,极是厉害。白发绿面的是‘毒螳螂’唐独,背上那对‘螳螂刀’有剧毒,在兵器谱上排第四十一;那独眼人叫燕双飞,能一口气发出四十九柄飞枪,百步穿杨,在兵器谱上排第四十六。”

  楚铮夹了块糕点,咬了口觉得有些甜,又放下了,问道:“这些人在金钱帮地位应该挺高,怎会都来这里了?这里有逍遥侯的重要人物?”他的目光落到窗边的瘦长汉子身上。

  秦如韵留意到他的目光,摇头道:“那人叫西门柔,绰号‘鞭神’,在软兵器上的造诣堪称一绝,在兵器谱上排名第七,还在伊哭之上。他独来独往惯了,为人倒也算刚正仗义。应该不是逍遥侯的人,金钱帮那三个堂主一起到来,为的怕是对付他。”

  楚铮点点头,把手中夹着的糕点递给她,问道:“你要不要?”

  秦如韵没好气道:“你咬过的好意思给我?居然要我吃你的口水,你还要不要脸?”

  “有点甜,我不爱吃,这不是想着别浪费粮食嘛?”

  秦如韵看了他好一会,叹道:“大敌当前,你还有心思考虑这个?真不知道你的神经是粗还是细!”

  “真不要?”

  “滚!”

  不要就要不,凶什么凶,真是的,楚铮把咬了口的糕点收到储物锦囊中,打算给东方白投喂,反正那小丫头经常抢他吃到一半的食物,从不计较这些细节,那才是真吃货。

  两人坐在最不起眼的角落里,在楼梯口极难看到这位置,所以这番小斗嘴又是通过心有灵犀说的,倒没引起几个黄衫人的注意,只有那辫子少女用眼角余光看到了楚铮夹糕点的动作,那双会说话的眸子里泛起了笑意。

  楚铮和秦如韵还有心思斗嘴,那边的其余江湖客却是人人面如死灰,连大气都不敢透。

  因为独腿老者诸葛刚与瘦长汉子西门柔在对峙,但其余几个黄衫人已各自拿出一串铜钱,在每个人的头上都放上了一枚。

  铜钱轻飘飘的,但哪怕长相最凶恶的绿林豪杰,这时也惨白着脸挺直身子,任由黄衫人将铜钱放到头上,屁都不敢放个。

  那个绿面白发的唐独冷声道:“我们是什么人,想必你们也猜到了。至于你们为什么而来这江城,我们也很清楚。我们一向很讲道理,能不伤人就不会伤人。”

  他的声音尖细而刺耳,听起来极不舒服,但在场的人无论头顶上还有没有被放到铜钱,都挺直了腰认真听着,那场面倒有几分像现代社会里有上级来检查听课的小学生课堂。

  “呆会你们一个个地走,离开江城,只要你们配合,我们自然会保证各位的安全,决不会有人敢伤害你们分毫。”

  “当然,若是各位走了岔路没离开江城,或者是头上的铜钱落了下来,那就是坏了我们的规矩。坏了我们的规矩,下场你们也懂的。”

  这时大部分人的头顶已多了枚铜钱,众人既不敢不应答话,又不敢点头,只能轻轻地用鼻子“嗯”了声,但人人都脸有难色。

  这里离城门起码有两三里路,虽说现在没下着雪,但风也不小,想顶着这么小小一枚铜钱走到城门,还得保证它不掉下来,那得万分的小心,还得运气不错才行。

  “开始吧。”唐独也不管众人,自顾自一挥手,离楼梯口最近的一桌江湖客战战兢兢地站起来,挺直身子,轻手轻脚地走下楼去,那动作之小心谨慎,恐怕比顶着圣旨还要夸张。

  就在这时,“当”的一声,有枚铜钱落在地上,滚到楼梯上,一路滚了下去,消失在楼梯的拐角处。

  一对年轻夫妻脸色大变,惊恐地呆在原地。

  二楼里有暖炉,加上有热酒,这对年轻夫妻喝了酒后把裘衣外套脱了,这时要离开,丈夫怕妻子在外面冻着出意外弄掉铜钱,所以很小心地拿起外套想给妻子披上,但刚好有个黄衫人从他身边走过,碰了他的手臂一下,丈夫原本就提心吊胆,这一碰吓了他一大跳,全身剧震,头顶上的铜钱立时掉了下来。

  唐独阴森森的目光扫了过来,吓得这对年轻的夫妇一动都不敢动。onclick="hu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