账号:
密码:
八度小说网 > 女生小说 > 欢迎来到大江湖时代 > 第二百一十八章 腰挂木剑的神秘中年人(二合一大章)

第二百一十八章 腰挂木剑的神秘中年人(二合一大章)

  “我说了要带你一起去捉灵狐,就得全程都在一起。”楚铮想了想,提议道:“要不,我背着你?”

  以他目前的实力,背起郭襄这样身轻体柔的女孩子毫不费劲,甚至不会影响到施展轻功,更可以腾出两只手来应对各种危机。

  郭襄的小脸上泛起两朵动人的红晕,她垂下眸子,略一迟疑才点了点头,楚铮马上在她面前弯下了身子,等少女乖巧地趴在他的背上,楚铮轻轻地将她背了起来,又用长布条将两人的腰绑在一起固定好,防止飞奔时郭襄抓不稳他掉下来。

  楚铮将灭杀魔王的圣刀和苍炎烈焰剑挂在腰间,对背上的少女道:“好了,我们准备出发了。”

  “嘿,小师弟,你的后背好大好温暖。”郭襄原本有些僵硬的身子放松下来,伸出双臂搂住陆少曦的脖子,然后舒服地把脸蛋贴到他的肩膀上。

  楚铮笑了笑正要说“因为我是男子,而且比你大七八岁呢”,忽然感觉似乎有两团柔软紧紧地压在自己的背上。他先是一怔,马上便意识到是怎么回事了,心中升起一股异样的感觉。

  少女那秀美无伦的小脸离他的脸不过咫尺之间,近得甚至可以感受到她的呼吸,以及那淡淡的、熟悉的、好闻的少女幽香。

  难怪刚才郭襄脸红了好会儿才同意由他背着,这样的姿势确实比以往两人任何一次相处都要亲密无间。

  感受到少女对自己的信赖和依恋,楚铮将心中的旖旎念头压下,轻声道:“师姐,抓好了。”

  郭襄柔柔应了声:“好~”

  楚铮脚上一蹬,立时化为一道流星,向着两只小白狐飞掠而去。

  这里他不用拉着郭襄,可以尽情施展幻绝身法,速度更加快更加灵活,有如燕子点水般在沼泽上疾驰,甚至拖出了长长的残影。

  两只小白狐见他飞奔过来吓了一跳,急忙向着两边散开逃跑。

  楚铮不知道这两只小家伙的生命力如何,不敢放暗器,只能靠着轻功来追赶,同时也要提防着沼泽地里随时可能出现的蛤蟆怪,所以尽管好几次已离小白狐不到半丈,却都被它们闪避开去了,小郭襄怕打扰楚铮,不敢出声,但两只小拳头握得紧紧的,呼吸时而急促时而放缓,脸上的表情有趣至极。

  “哗啦”的水声中,前面蹿出一个黑影,向着楚铮和郭襄撞了过来。

  来了!楚铮精神一振,身形有如灵猴般翻腾而起,人在半空,左手拔剑右手拔刀,下一瞬间,橙红色的刀芒与剑芒同时亮起,有如两道巨大的圆弧掠过夜色,向着蛤蟆精劈去!

  以楚铮这时的功力,隔空挥出的剑气刀气何等凌厉,别说是血肉之躯了,就算是厚厚的花岗岩都能斩断,这蛤蟆怪不过是体型大力量大速度快而已,皮肉仍不及石头坚硬,哪能扛得住?

  刚刚冒出来的蛤蟆怪连惨叫都来不及发出,就被两道剑气和刀气准确斩中身体,断成三截掉落在沼泽中!

  鲜血喷洒而出,血腥味也引来了别的蛤蟆怪,可以明显感受到沼泽下的水底数道有黑影向着这边极速游来。

  楚铮艺高人胆大,试过可以轻易斩杀这些蛤蟆怪后便放下心来,只是在原地飞快地转悠,打算将附近的蛤蟆怪一网打尽,免得再浪费时间来提防它们。

  又是“哗啦!”的一声巨响,另一只蛤蟆怪从水中蹿起,这回却是边跳起边喷出腥臭的毒液!

  楚铮身形如燕子般腾空而起,左剑一圈,形成了一道圆形的剑芒护盾挡下所有的毒液,右刀同时向下一挥,刹那间刀芒掠起,“嚓!”地将那喷着毒液的蛤蟆怪拦腰斩成两截。

  楚铮身轻如燕,脚下在蛤蟆怪的头上一蹬,借势跃起,身形又拔高了丈许,立时发现又有两只蛤蟆怪已游到了他的脚下位置,只等他落下便发动攻击。

  楚铮深吸口气,真气极速注入左剑右刀中,双手的兵器立时发出夺目的橙红光芒,他轻喝着同时向下刺出刀剑,两道巨大的长长刀芒、剑芒有如长枪般向下刺落,直接从两只蛤蟆的头部穿入,下腹穿出,楚铮顺势一拖一扫,刀芒剑芒便将之开膛破肚,余势掠出,甚至将旁边两只蛤蟆怪也斩成两截。

  血腥味更浓了,沼泽里的水声大作,这回出现的却是体型庞大的巨型鳄鱼,体长起码达到了两丈,浑身的鳞甲泛着金光,长长的尖嘴利齿看起骇人至极。

  楚铮也吓了一跳,这破黑龙潭不但有蛤蟆怪,居然连这样的巨型鳄鱼都有?

  但楚铮看到它的头顶连精英级别都没标出来便放下心来,显然这巨型鳄鱼对于别的玩家来说是恐惧的存在,但对于现在的楚铮来说不过尔尔,尚不及他的实力评价,算不得什么任务boss。

  这只巨型鳄鱼蹿出沼泽,张开森森的大嘴和两排尖锐的牙齿,朝着楚铮和郭襄咬来。

  楚铮回头问道:“师姐,想不想吃烤鳄鱼肉?”

  “嗯?”郭襄也看到巨鳄了,正紧张地搂住他的脖子,听他忽然发出问话一时没反应过来。

  楚铮微微一笑,使出高阶幻绝里的最高难度的一招“繁花似星”,身形骤然幻化为一道影子,刹那间便绕着蹿到半空中的巨鳄划出了一道星形的穿梭轨迹。

  下一瞬间,巨鳄长达两丈的庞大身躯轰然崩碎成为数十件肉块,伴随着飞溅的血花纷纷洒洒地落了下来。

  楚铮将刀剑入鞘,双掌探出,逆运北冥神功,掌心立时发出强大的吸力,将当中二三十件肉最多最厚的肉块吸了过来。

  他飞快打开储物锦囊,双手刷刷刷地伸出又收回,不过两个呼吸间,便将吸过来的鳄鱼肉全收入囊中。

  直到这时,他才轻盈地落回到沼泽上。

  郭襄睁大了眼睛,如看神迹。

  尽管她知道自己小师弟很厉害了,但亲眼望到他轻而易举便斩杀了可怕的巨鳄,还将肉块收入囊中,还是震惊得张大了小嘴。

  “小师弟……你……你……太厉害了吧?我爹爹怕都做不到。”

  少女的声音带着崇拜,楚铮甚至可能脑补出她那双明亮的眸子在闪着小星星。

  带着清香的呼吸就在面旁,背上传来的柔软温热,再加上少女毫不掩饰的崇拜爱慕之情,楚铮心神居然微微一荡,他赶紧把这心思转移开,说道:“我现在的武功较之师父,顶多也就在伯仲之间,听闻师父除了降龙十八掌威力无穷外,还精通九阴真经里的精妙武功,他想杀这巨鳄,不会比我多费半分力。”

  他听了一会,四周的潭底下已无动静,估计余下的蛤蟆怪和巨鳄要么在更远的地方,要么就是全被自己清剿了。

  而那两只小白狐已惊慌地钻回到潭心的茅草堆中,似乎那里才有它们最大的依靠。

  楚铮不敢大意,那些杂乱的茅草堆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居然能浮在沼泽之上,让他颇为戒备。

  他展开身法,很快就靠近潭心,却意外地发现脚下一实,居然踩在实地上了。

  楚铮一想就明白了,这片大沼泽地原本就是一处大湖泊,而这潭心就是湖心岛,只是湖水干涸形成了这个大泥潭而已。

  湖心岛有厚实的土地,堆着大大小小的茅草堆就不足为奇了。

  不过不知道里面有没有什么异常,楚铮便继续背着郭襄,缓步走前。

  郭襄伸出小脑袋四处张望,“咦”了声:“这里似乎是按奇门阵法来布置的,乙木在东,丙火在南,戊土居中……嗯,不算什么了不起的阵法,也就能迷惑于些不懂的人。”

  楚铮对于这些却是完全不懂,不由惊讶道:“师姐,你还会五行阴阳八卦阵法?”

  “嘿嘿,我爱看外公的杂书,只学到两三成的水平,比娘亲和外公都差得远哩。小师弟,要我帮忙指路吗?”

  郭襄对自己终于能发挥些作用了极是高兴,楚铮哈哈笑道:“当然要了,不然我就是那些被迷惑的不懂之人。”

  郭襄听他说得有趣,不由格的一笑,左手臂搂住他的脖子,腾出右手来给他指点进路。

  楚铮根据她的指引,左绕右绕,不一会就穿过了几十处茅草堆,来到了一间茅舍旁。

  两只小白狐从茅舍中探出头来,又刷地消失在里面。

  “小师弟,里面看来有人居住呀。”郭襄在楚铮耳边低声说,她已发现这里是实地了,却没想下来。

  先前那一幕大战蛤蟆怪和巨鳄的经历太刺激了,她几乎是亲身体验了一把,这时小脸还残留着兴奋的红晕。特别是发现自己在小师弟背上并不会对其身手造成什么影响后,更是不舍得离开,但依然撒娇般趴在他的背上。

  “是啊,我去打个招呼。”楚铮上前两步,抱拳朗声道:“在下楚楼钧,深夜冒昧拜访,还请主人家出来一会。”

  柴门推开,一个衣衫褴褛的阴森老婆婆走了出来,她满头白发,脸上没二两肉,骨瘦如柴,怀中抱着两只小白狐,恶狠狠地瞪着两人:“这里就住关我这老太婆,你们深夜叨扰,闹得黑龙潭鸡犬不宁,到底要做什么?”

  这时夜色迷蒙,忽然钻出这么一个阴森恐怖的老太婆确实有些渗人,楚铮感觉背上的少女身子绷紧,显然有些害怕,便安慰地拍拍她的小手,对老婆婆道:“在下的一个朋友身受重伤,需要九尾灵狐的血来做药引,还请老前辈伸于援手,楚楼钧不胜感激。当然,若是老前辈有什么为难之事,晚辈也乐意效劳。”

  他见这老太婆的脚子轻盈,是会武之人,但武功并不算太高明,顶多与胡斐半斤八两,武学评价在450分左右,不由有些意外。

  原以为这个五星任务的大boss会多厉害,想不到居然是这样一个养着小白狐的老婆婆。

  既然没什么难度,楚铮不介意态度好些,以条件来换取小白狐,避免强夺强买欺人太甚。

  老太婆冷哼一声:“你朋友受伤关我什么屁事?我也不要你做什么事,你赶紧走,不然可别怪老婆子不客气!”

  对方恶劣的态度让楚铮微微皱眉,不过想到自己深夜来要人家养了多年的灵狐,确实也有些过分,便继续温声劝道:“前辈,人命关天,在下可以答应尽管不伤及两只小白狐的性命,只取些血便送还回来,可否?另外我这里有瓶‘九转金熊蛇胆丸’,能强身健体,对老人家的身体甚有好处,也算是难得之物,我愿以药送给老前辈。”

  临别前苏星河给了他不少逍遥派的好丹药用于防身,这就是其中之一,放在武林里能起码能卖到二十锭金子,楚铮以此为借用小白狐的报酬,算是很有诚意了。

  老太婆却半点不领情,不耐烦地怒道:“谁稀罕你的丹药,赶紧滚!”她一掌拍出,阴寒的掌风呼啸而至,郭襄的小脸就趴在楚铮的肩膀上,也感觉到那刺骨的寒意,竟比外面的北风还要冷上三分,不由哆嗦了一下。

  楚铮却连闪也懒得闪,只是加速运转金绝护体,全身上下散发出淡淡的金色光芒,将郭襄也裹了进去。

  那阴寒掌风遇着这淡淡金芒,就像风吹在岩石上,半点效果都没。

  见楚铮依然气定神闲,那老太婆又惊又怒,厉喝一声再次出掌,这回却是双掌齐出,阴寒的掌风明显增加了两倍有余,但楚铮只是随便一挥手,便将这掌风打得四散。

  老太婆脸色剧变,她知道自己这双掌齐出,就算是尺许厚的大理石都能拍得粉碎,这年轻人竟浑不当一回事,武功之高简直匪夷所思。

  楚铮皱眉道:“老前辈既然蛮不讲理,在下就得罪了。”他身形一晃,有如飞魂幻影地从老太婆身边掠过,直接便拎着两只小白狐后颈的皮毛夺了过来。

  老太婆根本连反应都来不及,她尖叫着扑过来道:“你……你快把小白狐还给我!不然我要你死无葬身之地!”

  楚铮见这人胡搞蛮缠、下手又凶狠残暴,也懒得多说,脚步踏着奇妙的步法,轻易便闪开了扑过来的老太婆,顺手抛下那瓶“九转金熊蛇胆丸”在门前,留下一句:“迟些定会将两只小白狐活生生的归还给你。”便背着郭襄迅速离开。

  那老太婆眼见拦不住他,忽然一咬牙,从怀中掏出一枚烟花发射上天。

  楚铮听到头顶传来的烟花响声,不由皱了皱眉,难道这老太婆还有同伴?

  他立时加快了步伐,反正灵狐已到手,赶紧闪人,能不再动手就不动手。

  但还没走出潭心岛,便骤然止步。

  因为有个身着白色长袍的中年人竟有如幽灵般出现、负手拦在了他的身前。

  楚铮脸色一下子凝重起来,他双手同时按在腰间的刀剑之上,盯着眼前的中年人。

  中年人看着四十岁许,黑色的头发自然披散地垂肩,颔下留着短须,相貌说不上多英俊,但双眼极为深邃,仿佛包蕴着天地万物宇宙星辰,让人不由出生一种远比他渺小的错觉来。

  他腰间系着一把剑。

  木剑。

  如果说阿飞的剑像玩具剑,他这把木剑甚至不能称之为玩具剑。

  这不过是一截小小的树枝,随便削去了枝叶,只余下枝干,剑柄处极简单地扎了两圈布带。

  无锋无锷。

  但楚铮望着这把木剑,神色却无比凝重。

  眼前的中年人不过静静的立在那里,但在楚铮眼里,他就是一把剑,一把无坚不摧、能斩开一切的利剑!

  那老太婆追了出来,对那披发中年人叫道:“姓独孤的,你的条件我可以答应你,不过你要杀了这两个夺我灵狐的恶贼!”说着恶狠狠地一指楚铮和郭襄。onclick="hu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