账号:
密码:
八度小说网 > 女生小说 > 欢迎来到大江湖时代 > 第二百一十章 误会了?

第二百一十章 误会了?

  “阁下是谁?想不到世上还有你这样年轻的绝顶高手!”长袍怪人一抹嘴边的鲜血,眼中充满了惊骇。

  “太早杀了你,太便宜你了。”明明实力处于下风,楚铮眼中的嗜杀血色却更浓了,他身影一晃,幻绝施展出来仿如移形换影,刹那间便已出现在半空中,拳头再次狠狠地向着长袍人轰了下来!

  没人能形容这一拳的力量与气势,骇人的杀气下,他的拳头竟给人一种变大了十余倍的错觉,如泰山般重重地轰了下来!

  长袍怪人不得不举掌相迎。

  双方再次硬拼了一记。

  “好强!”长袍怪人脸上的皮肤寸寸断裂,却是戴着的面具被震碎了,露出一个中年俊秀的面庞来,身体也被压得微微下弯,脚下的雪花早已化为粉末,双脚深深地陷入土地,地面之上,无数的裂缝从他双脚向着四周扩散数十米之远!

  “杀!杀!”楚铮双眼中的那抹血光般的赤红越来越浓烈,他人在半空,暴喝着举起头,硬生生地再次轰了下来!

  “你这是找死!”双方再次硬对硬地连对了三次掌,长袍人也被激起了狂傲之气,这年轻人比自己还要小十二三岁,要是连这个年轻人都收拾不了,自己这十几年的功夫岂非白练了?

  他深吸口气,左掌再次相迎,同时空荡荡右袍甩出,有如拖着千斤的泥沙,甩向楚铮的胸腹要害。

  这一招的威力非同小可,楚铮理智几乎近失,但战斗的本能反倒达到了巅峰状态,他右拳继续轰出,左手却使出了五绝神功的守绝招式,同时利用小无相神功运转起金绝护体。

  双方拳对掌,掌对袍,巨响爆鸣声中,劲风四散,长袍怪人的双腿再次陷入泥土地,几乎没过了膝盖。

  但楚铮也被震得倒飞了出去,落在丈许外。

  楚铮人在半空,一个灵活的翻身落地,稳住了身形,嘴角又渗出了鲜血。

  “你武功很强,论起实力我不如你。”楚铮的声音冰寒入骨,他赤红的双眼盯着长袍怪人:“但今天死的一定你!”

  他的话听起来有些可笑,但长袍怪人没笑,他脸色凝重,盯着眼前这个缓缓取出了一把带鞘弯刀的年轻人,年轻人一步一步地走向他,步子不大,便每一步都有如尺子量出来般,竟分毫不差。

  最可怕的是他身上的杀气,长袍怪人从没想过一个人身上能带着这么浓厚的杀气,他仿佛看到一个站在尸山血海中的大杀神,脚边是累累的白骨。

  年轻人的刀未拔出来,但当刀拔出来时,一定会是惊天地、泣鬼神的可怕一刀!

  长袍怪人第一次后悔自己过于托大,没将那把玄铁重剑带在身上,若是玄铁重剑在,他还有五成把握能挡下这一刀,现在就顶多只有两成。

  就在长袍怪人决定不惜付出重伤的代价,也要在对方杀气未达到顶峰时抢先出手之际,一个柔柔的女孩声音传了过来。

  “小……小师弟……”

  下一瞬间,他便看到那年轻人全身剧震,身上那骇人无比的杀气如雾般散去,连握着刀鞘的手都松开了。

  刀落地。

  长袍怪人下意识地松了口气,只觉得手心汗津津的全是冷汗,他回头看向巨雕,见巨雕已站了起来,虽然有些脚步不稳,但看起来没性命之危,绷紧的弦也松了下来。

  另一边,楚铮那淹没在黑暗中的理智被那轻轻的呼唤拉了回来,他眼中的血红色消退,惊喜无比地转过头,便看到被东方白抱在怀中的郭襄睁开眼睛,正担心地望着他。

  少女冻得小脸发白,但那双漂亮的眸子依然明亮如星。

  “师……师姐……”楚铮只觉得喉头哽咽,全身所有的力气都被抽离了,手中握着的刀脱手落地。

  他却连看也没看一眼,甚至忘记了刚才还在进行生死之斗的强敌就在眼前,他一个箭步抢上前过,从东方白手里接过郭襄,见她冻得直哆嗦,心疼得不行,忙捧住她冻得冰冷的小手,将温暖的神照真气传入她的体内,助她驱寒。

  生生不息的神照真气效果显著,片刻后郭襄的脸色已恢复了红润和力气,她抱住楚铮,担心道:“小师弟,你没事吧?刚才你的样子好可怕。”

  楚铮紧紧地抱住她,喃喃道:“你没事就好,没事就好,吓死我了,你这坏丫头。”

  郭襄小脸绯红,但感受到小师弟话里的深厚感情,心里泛起甜滋滋的幸福感,她柔声道:“我没事呢,刚才只是被点了穴道动不了。”

  “谁点了你的穴道?”楚铮说着瞪了眼那长袍怪人。

  “不是他……是……”郭襄看了眼东方白。

  “东方白,怎么回事?”楚铮觉得自己似乎误会了什么,立时揪住东方白问道。

  东方白目光漂移:“我怕她乱动,要是跑起来不小心弄掉在地,你会怪我呀,就顺手点了她的穴道。谁晓得半路杀出这个讨厌的家伙,要我放人!”东方白咬牙切齿的指着那长袍怪人。

  “我见他态度这样嚣张,心里就不高兴了啊,他算是什么角色,敢这样命令我!于是就和他动起手来了。”

  楚铮只觉得气血上涌,结果就是因为你这小丫头的脾气,引起了这场大误会?

  你知不知道我刚才差点就要和人拼命了?

  而且对方还是个不逊于郭靖的超级高手?

  楚铮差点要把东方白揪起来打屁股了,就在这时,那长袍怪人走过来,脸色古怪地问道:“你们三个是认识的?”

  “抱歉,刚好好像误会兄台了,多有得罪!她们两个都是我的亲人,先前有事由这小妹妹带着这姑娘先走一步,我后面追来,结果看到你们两个在交手,一时误会了。”楚铮抱拳歉然道,又看向那只巨雕:“你的宠物没事吧?如果不嫌弃的话,我可以用真气助它疗伤。我修炼的内功对于疗伤有奇效。”

  “它是我的半师半友,并非宠物。”长袍怪人拍拍巨雕,问道:“雕兄,伤得怎样?”

  巨雕恼怒地瞪了眼楚铮,极人性化地摇了摇头,但被楚铮拍中的那只翅膀一直在颤抖,显然伤得不轻,只是巨雕性子倔强,不肯低头。onclick="hu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