账号:
密码:
八度小说网 > 女生小说 > 欢迎来到大江湖时代 > 第二百零二章 朋友

第二百零二章 朋友

  李寻欢眼中闪过忌惮之色:“最可怕的是,五毒童子的毒功已达化境,性子又执拗无比,他若是要下决心杀一个人,那除非那个人被他毒死了,又或者是他死了,不然谁也无法阻止他。”

  “这样啊……”楚铮想了想,拿起阿飞那碗毒酒,仰头喝下,然后舔了舔嘴唇,在众人惊骇的目光下笑道:“要不,这个五毒童子什么的,让给我?”

  ……

  楚铮等人终究没能在那客店住下去,那几个苗疆极乐峒的门人虽然死了,身上却跑出了大批细小的虫子。

  以楚铮和李寻欢之能也没法子尽数除掉,为了避免伤害到镇上的人,只能一把火将整家客店烧了。

  这回动静有点大了,留守在小镇里的小旗官带着数十个兵士闻风而至,楚铮不得已出面应付了一番。

  那小旗官听闻眼前之人是少帅军三大巨头之一的楚帅,还遇到了刺客,吓得脸无人色,若是楚帅真在他的地盘上出了事,那谁能挡得住寇仲和徐子陵及麾下近万精锐的怒火?

  小旗官不但拍胸口保证替重建客店、还苦苦哀求请楚铮等人回营中暂住一晚,好让他全镇通缉查找刺客。

  楚铮见小郭襄脸带倦容,只得答应下来,但不让小旗官再向上禀告,免得更多将领来打扰他们。

  李寻欢和阿飞早回到了马车里,楚铮过来邀请他们时,李寻欢笑着摇头道:“我就不去了,我这人懒散孤独惯了,一去人多的地方就睡不着,现在雪也停了,我准备继续赶路。楼钧兄弟,若是我们以后有机会相见,希望我们还是好朋友。”

  他拍拍楚铮的肩膀,笑道:“因为,我实在不愿有你这样敌人,那会真正连觉都睡不踏实。来,我们最后喝一杯。劝君更尽一杯酒,与尔同销万古愁!”

  他递了一杯酒过来,自己先仰头一饮而尽,随即却又弯下腰去,不停地咳嗽起来。

  楚铮握着酒杯,静静地看着他,直到李寻欢重新直起腰,他才缓缓放下酒杯,问道:“接下来李大哥是不是也要阿飞离开呢?”

  李寻欢叹道:“不错,天下无不散之筵席,兴之所至则相交,尽兴之时则别离,岂不快哉?”

  楚铮忽然笑了:“李大哥,你如果是怕连累我,那倒不必了,我的仇人不会比你的少。阿飞,你倒是可以先走,毕竟现在还没人知道你的名字……想查也费劲。这就是没名气的好处啊……以后你就懂了。”

  “知道了。”阿飞望了两人一眼,起身下了马车,然后转身大步离去。

  没道别,因为他就在十余丈外停下了脚步,倚在一棵树下,闭目养神。寒风如刀,雪花飘落,他身上还是那件单薄的衣衫,他的人却像一把出鞘的刀,插在冰雪上的刀,孤独,却杀意逼人。

  无论谁要找李寻欢的麻烦,都必须先从他面前走过。

  李寻欢的眼睛湿润了,他轻叹道:“你们都是前途远大的年轻人,何必与我这落拓浪子混在一起?我这人好像已和倒霉、麻烦、危险、不幸的事交成了好朋友,谁和我走得近,都会沾上这些……”

  楚铮抚额,苦笑道:“李大哥,若我说我身上的倒霉、麻烦、危险、不幸的事比你还多,你会不会离我远远的?”

  李寻欢一怔,然后笑道:“你是我的朋友。”

  短短六个字就够了。这就是他的态度。

  楚铮忽然心中温暖,这种感觉就像与富贵山庄的那几个家伙结识相交时何其相似。他们与自己从没说过什么同富贵共患难的话,但若是他们知道自己有麻烦,一定会第一时间赶来相助。

  这就是朋友。

  这也是李寻欢和富贵山庄王动、郭大路、燕七、林太平身上最吸引人、最让人难以忘怀之处。

  与这样重情重义的人相处久了,楚铮甚至觉得自己都被感染上了傻气。

  他挥挥手,示意那小旗官带人退到百丈外,小旗官大惑不解,但不敢违抗,只得行礼后带人退开。

  楚铮微笑道:“李大哥,不介意我喧宾夺主一次吧?”

  李寻欢叹道:“你又何必呢?”

  楚铮轻轻一笑,对着远处道:“出来吧,要是我数到三你们还不出来,那就让数十把强弓来请你们出来。”

  远处一棵大树枯枝上的积雪,忽然纷洒而下,然后一个颧骨高耸,面色淡色,目光锐利的独臂老人轻跃下来,大步走向这边。

  同一时间,旁边的另一棵树上也跳下干枯瘦小的老者,这人瘦得只剩下皮包骨,仿佛能被风吹跑,事实上他也像是被风吹动般,随着飘向这边。

  他脚下的积雪居然连半个脚印都没!

  踏雪无痕!

  显然这人的轻功已达化境!

  阿飞就在离他们不到十丈的树下,他手按剑柄,冷冷地盯着这两个人。这少年仿佛有着野兽般敏锐的五感和直觉,居然也能和楚铮、李寻欢这样的老江湖一样,察觉到埋伏在树上的两个强者。

  两人扫了眼阿飞,便径直走近李寻欢和楚铮。

  独臂老人哈哈笑道:“没想到小李探花居然和大名鼎鼎的楚帅是好朋友,真是令人意外。”

  李寻欢也笑了笑:“在下刚到这里不过半天时间,‘金狮镖局’的查总镖头和‘神行无影’虞二先生就来探望我,这份面子也实在让我意外。”

  干瘦老者脸上带着阴恻恻的笑容:“小李探花在关外多年,如今重出江湖,我们这些老废物怎敢不来拜会拜会?”

  他的一条脚居然是跛的!能使出踏雪无痕的轻功,却是个跛子,说出去实在让人难以置信。

  楚铮上前淡淡道:“如果你们想聚旧,也可以在白天挑个好时间再来,大半夜的找上门来,让我师姐连觉都睡不安稳,不嫌过份了么?”

  查猛抱拳道:“打扰楚帅,实在失礼,不过事涉敝镖局的生死存亡,查某不得不冒昧前来找找李探花,还请楚帅恕罪。”

  他言下之意极是清楚,这事只针对李寻欢,与你楚楼钧无关。

  李寻欢手里不知何时已多了一把小刀,他轻轻抚摸着刀身,问道:“查总镖头可是要来与诸葛雷报复?”

  查猛干笑道:“岂敢,诸葛雷咎由自取,怨不得别人。查某来,是想请李探花将那包袱还回来。”

  “包袱?”李寻欢这才想起这事,问道:“包袱不是被你们镖局的人自己取回去了?”

  虞二拐子冷冷道:“有你小李探花在,谁能拿得走那个包袱?”

  查猛从怀中掏出几锭金元宝,道:“这包袱对于李探花而言毫无作用,但对于我镖局来说,是重逾性命的信誉。若是李探花能交还给我们,这些金子,就算是请李探花喝酒的。”

  李寻欢叹口气道:“我如果说包袱真不在我手里,你们是不信了?”onclick="hu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