账号:
密码:
八度小说网 > 女生小说 > 欢迎来到大江湖时代 > 第一百一十八章 令狐大师兄

第一百一十八章 令狐大师兄

  “不知道,也不想多管闲事。”楚铮看出那岳不群实力不逊于萧咪咪,这样的超级高手轻易就能听到自己两人的对话,便制止了小鱼儿继续说下去。

  小鱼儿无聊地撇撇嘴,眼望庙顶发呆。楚铮猜他可能又在领悟五绝神功的内容,也不打扰他,只是半闭着双眼养神。

  谁知就在这时,他头顶的瓦片忽然被风掀走,大片的雨水洒下来,楚铮急忙起身跳开,但仍被淋湿了半边身。

  小鱼儿哈哈笑了起来,幸灾乐祸道:“楚老弟,你最近真是命里犯水,这回我确信了!”

  明明他就和楚铮坐在一起,偏偏屁事都没。那雨水借着风势,仿佛专盯着楚铮来浇般,斜斜地洒下来,硬是把楚铮连头带衣服淋湿了一半。

  楚铮简直要骂街了,这就是特么的40点福缘?不给自己半点好处就算了,还处处专门针对我?

  就在他跳着脚狼狈地抹着脸上的雨水时,旁边忽然递来了一条毛巾。

  楚铮以为是小鱼儿良心发现,哼了声一把扯过就在脸上乱抹,却意外闻到这毛巾香香的,绝不可能是小鱼儿那脏家伙的。

  他转头望去,才发现是个年约十七八岁的华山女弟子递来的,她手里还拎着米,似乎刚好路过送米去做饭。

  这少女斯斯文文,秀秀气气,见楚铮望过来,顿时羞红了脸,低头道:“那个……这毛巾……你……你用吧。”说罢像逃一样跑回到女弟子中。

  那几个女弟子立时将她围了起来,笑眯眯地说了几句什么,那秀气少女脸红耳赤,低声摇头分辩着什么,却引来了其余女弟子们更大的起哄。不过可能是掌门也在这里,女弟子们没敢放肆,小声笑闹了一会儿便生火做饭。

  小鱼儿笑嘻嘻地凑近楚铮:“楚老弟,我看你不是命里犯水,是犯桃花吧?”

  楚铮当然不信自己会命犯桃花。若他现在保持着现实里的相貌,那倒可能引来一些花痴少女的芳心可可,但现在他这游戏角色被特意捏得平平无奇毫不起眼的路人脸,旁边还有小鱼儿这个带着特别魅力的美少年在,得多眼瞎的姑娘才会瞧上他。

  不过见小鱼儿这讨打的模样,楚铮便气不打一处来,掏出个梨塞到他嘴里:“吃你的梨。”

  小鱼儿半点也不生气,一口咬住梨子,边吃边笑道:“楚老弟,别说老哥我没提醒过你,女孩子可是麻烦精,特别当她对你好的时候,就是想要害你,她们想通过这样手段将你系在身边,她对你越温柔,你就越危险,一不小心,你这一生就会被束缚住,再没自由了。”

  楚铮瞥着他:“经验之谈?”

  小鱼儿像是想起了什么,神色有些不自然,但很快又恢复没心没肺的笑容:“嘿,我小鱼儿是天下第一聪明人,哪用得着什么经验,光凭想也能想出来。”

  楚铮懒得听他吹嘘,伸手在他身前寸许凌空点了点,然后在另一处穴位又凌空点了点。

  小鱼儿原本并不知道他要做什么,但随着楚铮手指位置的不断变化,他的眼睛亮了起来,得楚铮又重复了一遍后,他马上便闭嘴陷入了沉思。

  楚铮指点的是初阶心绝里的重要关窍,有秘笈是一回事,但内功修炼最重指点,如果有人能指出其中关键的穴位关窍,无疑会极大地加快修炼速度。

  见这个聒噪的家伙终于闭嘴了,楚铮收回手指,打算重新找个干爽的位置歇息。

  “楚少侠,要不你坐过来我这里?我这里还有地儿。”

  不远处一个华山弟子起身朝楚铮招手道。

  楚铮循声望去,只见这华山弟子二十五六岁,长方脸蛋,剑眉薄唇,脸色有些苍白,斜斜倚在殿角里钟架上,朝他招着手。

  楚铮见那位置与别的华山派弟子隔得有些远,想了想便坐了过去。

  “未请教兄台高姓大名。”

  “华山派大弟子,令狐冲。”

  “原来是华山派的令狐少侠,失敬。”楚铮客套两句,心里倒有些奇怪,这堂堂华山大师兄,怎会有些离群索居的感觉?特别是见他衣着随意,头发蓬松,手里还拿着个酒葫芦,有股消沉的暮气,与其他朝气蓬勃的华山弟子相对更是份外的格格不入。

  “楚少侠叫我令狐冲便可。”令狐冲自嘲地笑了笑:“我算什么少侠。”

  楚铮阅历丰富,一眼便瞧出这令狐冲是那种放荡不羁、不拘泥于世俗的性子。

  岳不群那样严肃儒雅的师父,怎有会这样另类的大弟子?

  “那令狐兄也别叫我楚少侠了,叫楚楼钧便可。华山派这次是要到江湖上历练?”

  既然坐到一起,便闲聊几句。

  “嗯。”令狐冲点点头:“顺便送林师弟……到他外公家里走走。”说着神色有些黯然。

  楚铮顺着他的目光,看到一个眉目俊朗的年轻男子,正和一个俏丽的少女娓娓而谈,两人不时对视而笑,情意绵绵。

  再回头看看令狐冲的神色,楚铮哪还会不明白,多半是这令狐大师兄喜欢那个俏丽的少女,偏偏那少女与这什么林师弟情投意合。

  单恋啊……楚铮毫无波澜地收回目光,仿佛什么也没察觉到,见令狐冲举起酒葫芦要喝闷酒,却半滴也倒不出来,便摸出一坛酒递了过去:“我这里有坛竹叶青,不知道令狐兄喝不喝得惯?”

  “多谢楚兄弟。”令狐冲接过仰头喝了大口,脸上现出不正常的红晕,叹道:“好酒!”

  楚铮见他举着酒坛的手因用力而微微发抖,似是半点内力都没,更觉奇怪。不过两人不熟,楚铮又不想多管闲事,便没提这事,转而谈论起酒来。

  一提起酒令狐冲便起了兴致,精神大振滔滔不绝地说了起来。

  楚铮见多识广,随口附和几句,便引得令狐冲更是高兴,频频与他对饮。

  自从身体变得百毒不侵、永不会喝醉后,楚铮就放下了喝酒误事的担忧,储物锦囊里便多了很多酒,路过城镇只要有酒他都会买些来品尝,见令狐冲喝得兴起,便将好酒一坛坛地摆出来让他逐一品尝。

  小鱼儿闻到酒香半点也不客气骨溜溜地跑了过来,令狐冲也不和他客套,邀他共饮,喝着喝着又沉默下来,自是想起了无辜身亡的六师弟陆大有。

  “大师兄,做好饭了。”一个柔柔细细的声音打断了三人的喝酒。

  只见先前递毛巾给楚铮的秀气少女低头走了过来,身后还有两个掩嘴笑着的女弟子。

  “知道了。”令狐冲挥挥手。

  一个女弟子轻轻推了推秀气少女,秀气少女脸上又红了,低声道:“那个……楚……楚少侠,你们也过来一起吃吧,有……有准备你们的份……”说罢头也不敢抬,红着脸转身便逃也似的跑了。

  那两个女弟子咯咯笑着追在她后面。onclick="hu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