账号:
密码:
八度小说网 > 男生小说 > 二婚后,我在豪门扮柔弱 > 第84章 我的心思你别猜(4)

第84章 我的心思你别猜(4)

  咫尺间,何碧雅仿佛能呼吸到刘以安鼻息里的气息,他这是?

  何碧雅靠着床头往后缩了缩,退无可退,刘以安跪坐在她的腿上,那双眸子突然一下凑了过来,仿佛有一股电流冲击着何碧雅的眸子,她看着他,“人是会变的。”

  刘以安双手搭在何碧雅的肩膀上,又往前挪了挪,何碧雅转过头去,尽量不看刘以安的眼神。

  刘以安又问了一遍,只是声音忽然变的很轻,温柔又危险。

  “你当我是什么人?”

  刚才他分明是吼着问出这句话的,何碧雅挪开刘以安的手,嬉笑着。

  “别碰我,你以前不是觉得我脏吗?现在来问我当你是什么人,从法律的角度上看我是你的妻子,但是在我心里,我当你是一一”

  身后传来一阵凉意,何碧雅也快有些不认识自己了。

  如果她不先发制人,今天晚上谁也过不去了。

  这些话,她藏在心里很久,也憋了很久,她把许诺说过的每一句话都记着,每一次想起来都觉得自己的身上扎千万根针。

  这些针她拔不掉,就镶嵌在她的皮肤里,空气一安静,只要单独和刘以安在一起,这些针就开始疯狂的生长,连何碧雅自己都不知道要怎么压制。

  “我以前说过你脏?”

  带着一丝疑问,刘以安紧紧的咬着牙关,他果然不记得自己对何碧雅说过这些话,但是她却记这。。

  他在脑海里努力的搜寻着,想着那天在云顶的时候,何碧雅为什么不说,却偏偏现在要提起。

  他确实说过那样恶毒的话,只是为了让何碧雅快点离开自己。

  他怕自己哪天发起疯来会伤害何碧雅。

  那个破旧的小院子,终究不是何碧雅该待的地方。

  “我承认我说过,对不起,何碧雅!”

  这一声对不起说的好轻易。

  何碧雅只觉得双腿有些麻木,心中的气焰却更盛了。

  她勾了勾唇,杏仁眼微微上挑,继续嬉笑起来。

  “我不需要你迟到的对不起,你不是觉得我脏吗?那你现在不也一样,刘以安,不要总觉得自己高高在上,偶尔低头看看泥潭里的人。”

  何碧雅的眼底泛着一丝邪性,刘以安整个人跪了起来,四目相交间,两人目光灼灼。

  何碧雅一阵嗤笑,表情严肃。

  “我也是泥潭里的人。”

  刘以安贴着何碧雅的脖子,在她的耳边低声耳语。

  散落的发丝被一丝丝清风拂过,这感觉号微妙,痒痒的,麻麻的。

  何碧雅侧过头尽量不去看刘以安,刘以安死死的捏着何碧雅的下巴,把她的头转了回来。

  自顾自的看着他,冷笑着,语气里竟显出一丝荒唐。

  “你怎么会是泥潭里的人呢?”

  “天才画家,刘家二少爷。”

  何碧雅重重的加了一句,刘以安看着这样的何碧雅,她是不是疯了?

  “为什么?为什么要这么对我!你有什么目的?”

  刘以安撩拨着何碧雅的头发。

  他本来想从谢安然的嘴里知道更多,可后来他接到一个电话,说谢安然被水云居的人来了,谢安然走的时候,神情紧张,嘴巴紧闭。

  “因为不喜欢你呀!”

  终于坦荡的说出了这句话,何碧雅一阵窃喜。

  看来刘以安疯狂的样子,她心里舒服了很多。

  刘以安把整个头埋在何碧雅的肩膀上,他大口大口感受着她的气息,“你说谎!”

  一阵刺疼刺激着何碧雅,她这才发现刘以安正咬着自己的肩膀。

  “对,我就是喜欢说谎,我嫁入刘家就是为了名利,就这么简单,你对于我来说,不过是一个上位的工具。”

  何碧雅忍着痛,笑出了声,“是不是想打我,你要是打了我,我马上拍照联系方欣宇,你说明天的头条会不会很精彩!”

  她的笑声穿过刘以安的耳畔。

  刘以安跪着抱住何碧雅,那一瞬间,他在想,干脆一起窒息而亡好了。

  何碧雅只觉得胸腔的气息被包裹着,这力道是要把她给碾碎吗?

  何碧雅使劲的推开刘以安,刘以安就是不松手,他的目光落在手上的戒指上,这是五年前的戒指,他一直戴着。

  他松开何碧雅,拉着她的手,在自己的手掌里摩挲,她根本就没有戴婚戒,幽暗的小夜灯照着刘以安的侧脸,刘以安抬起何碧雅的手放在自己的脸上。

  这是他期待已久的温暖,而这支手已经凉透了,何碧雅嗖的一下把手缩了回来,看着刘以安闭着眼睛的模样,她的心底还是不禁的犯起了一丝涟漪,一秒,两秒,三秒,她只能给这一丝涟漪三秒钟。

  “你刚才说的话都不是发自内心的对吗?”

  他居然在问,这淡定的语气让何碧雅又开始不安起来,何碧雅心如止水的点点头。

  眼眶有些湿润,自己流泪了吗?何碧雅抬着手,摸了摸自己的眼角,还真的有一滴眼泪,她不知道自己在哭什么?

  委屈吗?害怕?不安?

  何碧雅目光涣散。

  刘以安贴着何碧雅的眼泪亲了上去。

  何碧雅心底一软,手一时间不知道该放在哪里,垂了下来。

  刘以安在做什么?

  刚才自己说的话不够重吗?他以前不是最讨厌追名逐利的人吗?

  “你不讨厌我吗?”

  何碧雅用手抵住刘以安的胸膛,刘以安摇了摇头。

  “你不是想上位吗?我们生个孩子你就可以上位了。”

  刘以安压了过来,何碧雅整个人的神经都紧绷起来,刘以安那张干净的脸即使跌落到尘埃里,也经不住何碧雅这么近的看。

  他这是什么论?

  何碧雅来不及想那么多,她摇摇头,“我那个来了!”

  刘以安停下手里的动作,放开何碧雅的时候,他浅浅的双眼皮微微跳动了一下,不羁的一笑,真是没胆子。

  刘以安冷静了片刻,起身去阳台吹了吹风,回来的时候,他清醒了很多。

  何碧雅已经沉沉的睡了过去。

  刚才她浑身颤抖,分明那么害怕,现在居然还能睡得着。

  刘以安去浴室里洗了一把脸,无意间看到卫生间的垃圾桶里干干净净,他剑眉一挑,这理由找的还真是一一

  太容易让自己识破了!咫尺间,何碧雅仿佛能呼吸到刘以安鼻息里的气息,他这是?

  何碧雅靠着床头往后缩了缩,退无可退,刘以安跪坐在她的腿上,那双眸子突然一下凑了过来,仿佛有一股电流冲击着何碧雅的眸子,她看着他,“人是会变的。”

  刘以安双手搭在何碧雅的肩膀上,又往前挪了挪,何碧雅转过头去,尽量不看刘以安的眼神。

  刘以安又问了一遍,只是声音忽然变的很轻,温柔又危险。

  “你当我是什么人?”

  刚才他分明是吼着问出这句话的,何碧雅挪开刘以安的手,嬉笑着。

  “别碰我,你以前不是觉得我脏吗?现在来问我当你是什么人,从法律的角度上看我是你的妻子,但是在我心里,我当你是一一”

  身后传来一阵凉意,何碧雅也快有些不认识自己了。

  如果她不先发制人,今天晚上谁也过不去了。

  这些话,她藏在心里很久,也憋了很久,她把许诺说过的每一句话都记着,每一次想起来都觉得自己的身上扎千万根针。

  这些针她拔不掉,就镶嵌在她的皮肤里,空气一安静,只要单独和刘以安在一起,这些针就开始疯狂的生长,连何碧雅自己都不知道要怎么压制。

  “我以前说过你脏?”

  带着一丝疑问,刘以安紧紧的咬着牙关,他果然不记得自己对何碧雅说过这些话,但是她却记这。。

  他在脑海里努力的搜寻着,想着那天在云顶的时候,何碧雅为什么不说,却偏偏现在要提起。

  他确实说过那样恶毒的话,只是为了让何碧雅快点离开自己。

  他怕自己哪天发起疯来会伤害何碧雅。

  那个破旧的小院子,终究不是何碧雅该待的地方。

  “我承认我说过,对不起,何碧雅!”

  这一声对不起说的好轻易。

  何碧雅只觉得双腿有些麻木,心中的气焰却更盛了。

  她勾了勾唇,杏仁眼微微上挑,继续嬉笑起来。

  “我不需要你迟到的对不起,你不是觉得我脏吗?那你现在不也一样,刘以安,不要总觉得自己高高在上,偶尔低头看看泥潭里的人。”

  何碧雅的眼底泛着一丝邪性,刘以安整个人跪了起来,四目相交间,两人目光灼灼。

  何碧雅一阵嗤笑,表情严肃。

  “我也是泥潭里的人。”

  刘以安贴着何碧雅的脖子,在她的耳边低声耳语。

  散落的发丝被一丝丝清风拂过,这感觉号微妙,痒痒的,麻麻的。

  何碧雅侧过头尽量不去看刘以安,刘以安死死的捏着何碧雅的下巴,把她的头转了回来。

  自顾自的看着他,冷笑着,语气里竟显出一丝荒唐。

  “你怎么会是泥潭里的人呢?”

  “天才画家,刘家二少爷。”

  何碧雅重重的加了一句,刘以安看着这样的何碧雅,她是不是疯了?

  “为什么?为什么要这么对我!你有什么目的?”

  刘以安撩拨着何碧雅的头发。

  他本来想从谢安然的嘴里知道更多,可后来他接到一个电话,说谢安然被水云居的人来了,谢安然走的时候,神情紧张,嘴巴紧闭。

  “因为不喜欢你呀!”

  终于坦荡的说出了这句话,何碧雅一阵窃喜。

  看来刘以安疯狂的样子,她心里舒服了很多。

  刘以安把整个头埋在何碧雅的肩膀上,他大口大口感受着她的气息,“你说谎!”

  一阵刺疼刺激着何碧雅,她这才发现刘以安正咬着自己的肩膀。

  “对,我就是喜欢说谎,我嫁入刘家就是为了名利,就这么简单,你对于我来说,不过是一个上位的工具。”

  何碧雅忍着痛,笑出了声,“是不是想打我,你要是打了我,我马上拍照联系方欣宇,你说明天的头条会不会很精彩!”

  她的笑声穿过刘以安的耳畔。

  刘以安跪着抱住何碧雅,那一瞬间,他在想,干脆一起窒息而亡好了。

  何碧雅只觉得胸腔的气息被包裹着,这力道是要把她给碾碎吗?

  何碧雅使劲的推开刘以安,刘以安就是不松手,他的目光落在手上的戒指上,这是五年前的戒指,他一直戴着。

  他松开何碧雅,拉着她的手,在自己的手掌里摩挲,她根本就没有戴婚戒,幽暗的小夜灯照着刘以安的侧脸,刘以安抬起何碧雅的手放在自己的脸上。

  这是他期待已久的温暖,而这支手已经凉透了,何碧雅嗖的一下把手缩了回来,看着刘以安闭着眼睛的模样,她的心底还是不禁的犯起了一丝涟漪,一秒,两秒,三秒,她只能给这一丝涟漪三秒钟。

  “你刚才说的话都不是发自内心的对吗?”

  他居然在问,这淡定的语气让何碧雅又开始不安起来,何碧雅心如止水的点点头。

  眼眶有些湿润,自己流泪了吗?何碧雅抬着手,摸了摸自己的眼角,还真的有一滴眼泪,她不知道自己在哭什么?

  委屈吗?害怕?不安?

  何碧雅目光涣散。

  刘以安贴着何碧雅的眼泪亲了上去。

  何碧雅心底一软,手一时间不知道该放在哪里,垂了下来。

  刘以安在做什么?

  刚才自己说的话不够重吗?他以前不是最讨厌追名逐利的人吗?

  “你不讨厌我吗?”

  何碧雅用手抵住刘以安的胸膛,刘以安摇了摇头。

  “你不是想上位吗?我们生个孩子你就可以上位了。”

  刘以安压了过来,何碧雅整个人的神经都紧绷起来,刘以安那张干净的脸即使跌落到尘埃里,也经不住何碧雅这么近的看。

  他这是什么论?

  何碧雅来不及想那么多,她摇摇头,“我那个来了!”

  刘以安停下手里的动作,放开何碧雅的时候,他浅浅的双眼皮微微跳动了一下,不羁的一笑,真是没胆子。

  刘以安冷静了片刻,起身去阳台吹了吹风,回来的时候,他清醒了很多。

  何碧雅已经沉沉的睡了过去。

  刚才她浑身颤抖,分明那么害怕,现在居然还能睡得着。

  刘以安去浴室里洗了一把脸,无意间看到卫生间的垃圾桶里干干净净,他剑眉一挑,这理由找的还真是一一

  太容易让自己识破了!

  s..book5508627046697.html

  天才本站地址:..。手机版阅址:m..pppp('二婚后,我在豪门扮柔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