账号:
密码:
八度小说网 > 男生小说 > 小大夫 > 第九章
  黄蓉这一走,完全出乎了黄彩云的预料,一连半个月她竟连黄家的门边都没沾过。

  虽然只是待在医院哪都没去,但这半个月,对于她,对于郭家来说,都像是经历了一场巨大的浩劫。

  为何这么说?因为她刚回到医院的当天,郭郭就因抽搐被送进了抢救室,也因此郭郭假孕的事情败露,原来,她和韩浩月计划着以怀孕唯由来胁迫郭立业同意二人的婚事,但不曾想孩子都搬出来了,老爷子仍旧无动于衷。

  但,这不是主要的,重要的是,在一系列的排查后,郭郭不幸被诊断为恶性脑瘤。郭立业因此一下子苍老了许多,郭靖也难以接受,他和黄蓉忙前忙后,几乎找遍了相关科室的医生,而韩浩月则一直不离不弃地照顾在郭郭病床前。

  然而,就在大夫准备给郭郭安排手术时间时,事情出现了转机,在郭靖的细心追查下,发现郭郭被误诊了!她不是得了恶性脑瘤,而是在和韩浩月爬野山时,感染了寄生虫!

  就这样,郭郭劫后重生了,并且因祸得福。因为郭立业在这次的事件中对韩浩月大有改观,他亲眼见证了在生死关头,韩浩月对郭郭的不离不弃,哪怕韩浩月各方面都不如他意,但光凭这一点,他就已经土崩瓦解了。他表示,往后不再干预,算是认了韩浩月这个女婿。

  而黄彩云,在跟黄蓉的冷战中,也算有了让步。用她对黄蓉的原话来说:“我答应你把孩子生下来。再怎么说,她也有我们家的血缘。生下来,我给你养。孩子不管男女,跟着我们姓黄。时代也宽容了,没关系,我支持你做一个未婚妈妈。至于你和郭靖,早点分手吧。”

  听到黄蓉复述的郭靖气急败坏了:“太狠了啊你姐姐。宁可让你当单亲妈妈也不许咱俩结婚。孩子生下来你当妈妈,那我呢?我算什么?邻居啊?隔壁老王吗?”

  “急也没用。小火炖汤慢慢熬吧。”黄蓉倒是气定神闲。

  “不能熬啊,你看吧,从大学毕业到我去非洲,从我回来再到今天,多长时间,弹指一挥间呀,跟做梦似的。这种事情得抓紧啊。得想办法。”

  “这事快不了了孩子他爹,听我一句话,做好持久战的准备吧。”

  “那得多久?”郭靖有些沮丧。

  “医学院的知识你都白学了。这几天我姐更年期加生理期,内分泌还有点不调,空气又闷天又热,她的涵养再高也压不住心火。你非要一句句顶着问,你就不能缓缓等几天?”

  郭靖眼前一亮。

  “从下礼拜起就是降雨季,凉风一吹,早晚连空调都能停了,我姐夫给媳妇熬的消暑汤也正好到了一个疗程,等生理期一结束,这股无名心火再哗地一灭——珍惜你现在孕妇课堂的工作吧,你离回病房值夜班的时间,也可以开始倒计时了。”

  郭靖这才想起自己的调岗时间也快到了,猛地一拍大腿,啧啧赞叹:“什么叫贤内助呀,厉害厉害!”

  黄蓉莞尔一笑:“时间就像一块抹布,只要有耐心,它能抚平所有的东西。你说的。”

  时间能不能抚平不知道,但郭家老爷子在郭郭和韩浩月的事落定之后,坐不住了,郭郭一出院,他便决定,为了儿子的幸福,主动登门向黄彩云道歉,为此,他今天特意打扮了一番,穿上了衬衫打起了领带。

  赶到医院的时候,黄彩云恰巧在开会,郭立业闲着无聊,便在门诊大厅里溜达了起来。

  门诊大厅一溜挂号窗口的上方,有一个巨大的液晶显示屏,上面密密麻麻写着各科专家的名字和挂号情况。位列第一排的是就妇科专家,特需号,黄彩云,那一栏里,显示着当前挂号数:已满,剩余挂号数:0。

  郭立业从液晶显示屏下面走过,溜溜达达地走到了等候区,一个小伙子眼尖,主动起身给他让座:“大爷您坐这儿。”

  郭立业坐下,揉揉腰:“别说还真有点酸了。谢谢你啊小伙子。你看病啊?”

  小伙子点点头:“我陪媳妇来的。等她呢。”

  “媳妇,妇科产科啊?

  “妇科。门诊。”

  “那巧了。遇着麻烦找我来。我不看病,我来找我亲家,看见墙上那名字了吗,第一排,专家黄彩云,我儿子也是妇产科的,以后就接班人了。”

  听者有意,人群里有一个穿戴讲究,衣着不菲的中年男人听见了郭立业的话,转过来,客气地说了一句:“家有良医,真好。”

  郭立业脸上有光,被中年男子这么一说,甭提多高兴了。

  见郭立业笑容可掬,中年男子悄摸着地坐到了郭立业旁边,希望他能帮着给挂个号,见郭立业有些犹豫,他簇着郭立业来到了等候区的一角,递给了郭立业八百元钱。

  “这不太妥吧?”郭立业眉头一蹙。

  中年男把八百块钱钞票塞进郭立业的手里:“大哥帮帮忙,我们外地人,一天一宿的硬座进北京,吃也贵住也贵,不容易。一个号六百,多出来的就当我给您买两匣子点心了。”

  郭立业看着手里的钱,想了想,说:“哦外地来的?勿以善小而不为,这个忙我得帮帮呀。”

  ***

  妇产科例会开完,大家乌央乌央地往外走。

  郭靖从人群中撺掇出来,紧紧地跟着黄彩云:“主任,您看,我是不是就不用在人流门诊呆着了?我的调岗时间到了。”

  “到了吗?这么快?”

  “说时迟那时快,这都好几十天了。”郭靖点头如捣蒜。俩人边走边说,郭靖一路跟进了主任办公室。

  “例会上您也说,病房的人手太少,我就想着是不是回来替您分分忧。”

  黄彩云一直低头翻着一些病历:“孕妇课堂最近怎么样?”

  “再不能好了。轮转过去的同事讲得都精彩,孕妇们听完了都不肯走,问这问那,再不用以前那么强迫着才来,下了课也没人走,都延时好几回了。”

  “我在问你。你讲得怎么样?”

  “我是那几次延时里头,时间最久的。大家太热情,我就建了一个孕妇学校微信群,自由加入,免费分享,俩小时就满额了。您要是觉得靠谱,回头我再多建几个。”

  黄彩云听到这里才抬起头来:“干得不错。”

  郭靖期待地望着她。

  黄彩云继续说:“天将降大任于斯人也,必先劳其筋骨。既然孕妇们那么喜欢你,那就多呆一阵子吧。东边日出西边雨,在哪发芽,你都算科里的一朵红花。”

  郭靖愣了:“主任我……”

  黄彩云看看腕表:“还有十分钟我就得进门诊了,给我留点时间看看积压的病历,可以吗郭大夫?谢谢。”

  这话再容不得半句反问了,郭靖只好悻悻地转身出去,小心地把门关上。

  过了也就一会儿,敲门声响起。黄彩云下意识地以为是郭靖,隔着门说:“孕妇学校也是学校,人流门诊也是门诊,攒经验对你有好处,不用再说了。”

  这话撂了出去,敲门声却依旧还在继续,黄彩云不高兴了,她提高嗓门,喊了声:“进来!”

  门开了,进来的是郭立业,他满脸堆笑地看着黄彩云,唤了声:“黄大姐。”

  “你?”黄彩云有些没想到。

  郭立业走到她面前,深深地鞠了一躬,异常诚恳:“今天来没有虚话,您说什么,我答应什么。不想郭靖骚扰黄蓉,我看紧他。孩子生在谁家随哪个姓,全听您的。您愿意听我就多说几句,不爱听我这就出去。一切听您的。之前都是我的不对,正式向您道歉。对不起。”

  听他这么说着,黄彩云一脸惊讶。

  在她惊讶的目光中,郭立业已经落了座,但身子前倾,屁股的一半都搭在了椅子外面,他和黄彩云面对面,躬身而恳切:“想过给您打电话,又怕您忙,看病出诊,手术查房,不知道什么时候才方便,没敢打。想过上门道歉,又怕您一见着我就生气,挨几句骂我没事,这么热的天要是把您气着,去,真的不如不去。也想过让郭靖传话,也想请黄蓉代我转达,都不妥,都不好。”

  时间的冲刷,郭立业的诚恳,让黄彩云的火气渐渐平息。

  郭立业继续说:“之前来过两回,您都忙,一次在手术上,一次去了下乡义诊,也等来着,没等着。咱俩差不太大,什么岁数能干什么活儿,这点我清楚。您的身体比我再好,就这么累也吃不消。刚才我问过护士,您一天的门诊最多要看上百个病人,这么辛苦这么忙,还在我家院里的大太阳底下晒了两个钟头,我还是个人吗?”

  “你也不用这么说。不至于。”黄彩云礼貌地开了口。

  “我这人胆小,不敢见您,是怕把黄蓉和郭靖的事给黄了。我没什么文化有啥说啥,俩孩子都是同学,虽然不够门当户对,算我们高攀一回,可我就是觉着他俩在一起高兴,脾气性格也互补,这就比什么都强。大妹子,我单身了半辈子,他妈没死的时候我们天天吵,说句不该说的话,她没了我反倒落个清净。我的意思是茫茫人海,找个能搭对的人过日子不容易。当然这事又扯远了,道歉,还是说道歉的事。”

  黄彩云看了看表,见快到上门诊的时间了,客客气气地说:“郭先生,是这样,我得马上去门诊了,时间到了。你上次的做法我确实有意见,但事情都过去了,我也不计较了好吧。你先回去吧。”

  郭立业赶紧站起来:“那您这算是原谅我了?”

  黄彩云顿了顿,然后说:“以后啊,有什么你就直说,有问题要面对问题,我们去解决就好了对不对,不要逃避。”

  “不逃避不逃避,听您的,以后咱们就有话直说。”郭立业顿了顿,犹豫了一下,还是说了,“我还有个事情想请您帮个忙。”

  “你说。”

  “我有个亲戚,老家来的,好几宿的火车,一直挂不上您的号……”

  黄彩云很痛快,拿起笔,在一张白纸上写了“请加号”三个字,签好自己的名字,递给他:“去加号吧。”

  “刀子嘴豆腐心,我就知道你是个好人!”郭立业很感动,笑容满面地说着。道完谢,他出了办公室,目不斜视地一路前行。而先前那个穿戴讲究的中年男子不远不近地跟在他身后,随着他一起走进了卫生间。

  郭立业从兜里掏出黄彩云给他加的号,递到中年男人手里。

  “好人有好报,谢谢大哥。”中年男人小心地把号揣好。

  郭立业千叮咛万嘱咐:“记得说是我家亲戚啊,可别漏了!”

  给完号,郭立业直奔人流门诊找郭靖,一到门诊,他就目瞪口呆地看着郭靖把一个年轻的九五后小姑娘送出门去。这个小姑娘不是别人,正是曾鲤曾经一夜情的那个,小姑娘陪朋友来看病,朋友去诊室了,她闲的无聊,来这里找郭靖聊了几句。

  “见着我们主任了?”送完小姑娘,郭靖回来,问道。

  “刚才那小姑娘,什么情况?”郭立业一本正经地瞅着他。

  “你看你什么表情,想哪去了。复诊的病人。”

  “一个病人你跟人家嬉皮笑脸的?我可告诉你,最好别有什么想法,有想法你也别叫黄蓉看见,你忘了她怎么跟她前夫离婚的了?”

  郭靖做了个禁声的手势:“小点声吧,没事也让你说成有事了。您到底见没见着黄蓉她姐?”

  郭立业白了他一眼:“见不着我能下来吗,就算是遇着地震疏散,我也得先堵着她。顺利。比我想的还顺利。”

  “她原谅您了?”郭靖有些惊讶。

  “非要留我中午在这儿吃饭,看着吧,用不了一星期你就能上门提亲了。我说良辰吉日是不是得早点看看了?”郭立业这吹牛逼的毛病可是一点都不含糊。

  “您越这么自信我怎么越含糊啊,效果有这么好,速度有这么快吗?”

  “当我今天没来。”郭立业没好气地起身就走。

  “别别别,我这不是被幸福砸晕了嘛。关键是早晨她还对我爱答不理呢。”

  “你也说了是早晨,早晨,现在是什么时候?早晨我还没来呢。还有,既然这事已经定下了,我刚才说的话你可得记住,跟黄蓉处你就好好处,别勾三搭四,老郭家可不许你歪门邪道。”

  郭靖有些好笑地频频点头:“哎呀放心吧我属藕的,出淤泥不染,濯清涟不妖。亲爹就别给当儿子的造谣了。”

  正说着,郭靖的电话响了,打这通电话来的是老于。电话接了没几秒钟,郭靖的眉头就皱了起来,他转头看向郭立业,然后挂了电话。郭立业被他看他有些不明所以,满腹狐疑。

  “爸,您是不是卖了黄主任的号?”郭靖一脸郑重地问。

  “是啊。”郭立业显然还不知道发生了什么。

  得到这样一个答案,郭靖只觉得脑袋嗡的一声就要炸了,他连忙往产科专家门诊赶去,郭立业意识到事情不妙,赶忙跟着儿子一起快步赶过去。

  “您怎么能干这事呢?咱家差那几千块钱吗?你不救人也别在我背后开枪呀!”郭靖这下是真急了,他压着声音,“您知道您卖给的是谁吗?是票贩子!有病患说拿了三千块买的您的这个号,以为能看上病,谁知道要排到下午,正在门诊大闹呢!”

  “我就拿了八百啊,怎么转手变三千了呢,骗人呢吗这不是!”郭立业颇为愤怒。

  “那就是一号贩子您还没明白吗?”

  “他说他不是啊,他说自己有钱不爱排队,说外地人坐一宿火车不容易……”

  噔噔噔噔,郭靖顾不上管他,顾不上坐电梯,直接自己往楼上跑去。儿子都跑远了,郭立业最后的话尾巴才说出来:“还是硬座儿……”

  郭靖前脚刚走,郭立业就愤怒地四下寻找那个号贩子,终于,让他在门诊大厅找到了,人群中,郭立业鹤立鸡群,他死死地抱着号贩子,像个相扑一样。

  围观的人群表情各异,旁边有人不怀好意地边拉边劝,不管号贩子怎么拼命挣扎,郭立业都死死地揪着不肯放手,直到保安带着两个警察分开人群进来。

  郭立业揪得更紧了:“就是他!号贩子,坐一宿火车来医院骗人贩号,你们快管管吧!”

  而此时的产科专家门诊门关着,屋内的气氛凝重得令人窒息。

  赶到的郭靖无比难堪,他急切地解释着:“钱我已经退了,我知道我爸找过您,可我不知道这个事,老于打电话的时候我才明白是怎么回事,我刚才问过我爸了,这是个误会主任。当然我知道这事其实也不是误会,怎么说呢……”

  黄彩云看都不看他,脸色前所未有的难看。

  郭靖继续说:“您和我爸还不是很熟悉,时间长了您就知道,他其实没有恶意,他就是有时候太善良,容易让人利用……”

  啪!黄彩云把笔摔了。

  一直站在一边的老于赶紧把郭靖往外推:“错了就错了,说什么说。出去出去,等主任消了气再进来!”

  门一开一关,郭靖被老于推了出去,老于转身回来,对着黄彩云说:“投诉撤回了,钱也给回去了,患者的情绪也平息差不多了,这事我来处理。您别生气,喜伤心怒伤肝,对自己不好。”

  黄彩云一不发,她在调整着情绪。

  老于给她的杯子里添好水,放到她面前:“这事好像跟郭靖确实没什么关系……”

  “外面还有几个病人?”黄彩云开口打断了他。

  “上午的号都看差不多了。一个临时有事改了下午,剩了一个去超声科拿检查报告,一会儿就回来。”

  “我去个厕所。病人要是回来,让她稍等。”说完,黄彩云起身就要出门。

  老于眼疾手快,过去把门打开:“您去吧我盯着。”

  门诊大厅里,人山人海,尤其是医保报销结算处的窗口,每一个都排着长长的队伍。

  从卫生间走出来的黄彩云,正准备回门诊,路过这里时,无意间听见了一个略显耳熟的声音在和另一个姑娘吵架。她定睛看去,一眼就看见了郭郭。很显然,她认出了郭郭,她转身走了过来,打算看看怎么回事。

  原来,今天来结算住院费用的郭郭,见前面的一个年轻姑娘对外地老乡出不逊,看不过去,和姑娘吵吵了起来。

  年轻姑娘本身自己的声音就很高,对着郭郭嚷着:“声儿别高,高了没素质。别跟我吵吵啊,我跟你们这些闲的没事在这儿抠这点钱的人没话说。”

  这话说得有点过,辐射也太广,人群里顿时有些哗然。

  郭郭也不含糊,上下打量着年轻姑娘说:“你不抠你有钱,手表带都磨成那样了还戴着,拿个vl的假包那你在这儿干啥呢?视金钱为粪土您倒是别报销啊?”

  “我这是给朋友来办的、你以为我看得上这么点钢镚儿啊!还得跟一帮农民在泥巴里混着。”

  “那不管。你是不是城里人都得排队。我哥我嫂子都在这医院上班,产科的郭靖急诊的黄蓉,我一样要在这儿排队,这是规矩。家里没人教你我教你。你着急你去私立医院,你有钱你别报销啊。装什么有钱人呢?”

  年轻姑娘气得脸都白了,不少人劝这个拉那个,俩人也被分开了。

  郭郭一脸胜利者的满意,无意中往旁边一看,黄彩云正看着她,四目相对,郭郭一下子愣住了。

  郭郭想躲已经来不及了,她赶紧过去打招呼:“姐。”

  黄彩云一不发,别有深意地望着她。

  “姐,我那什么,和不良风气做斗争,是吧,仗义直,路见不平呢嘛。”郭郭结结巴巴地主动解释。

  “郭靖,是你哥?你是他妹妹?”

  郭郭木木地眨了眨眼睛,黄彩云意味深长凝视着她,郭郭看着别处,不敢直视她,硬着头皮感受着她的目光。

  黄彩云走后,郭郭赶忙给郭靖去了个电话。正在伏案抄写检查的郭靖听了不到几秒钟,一下子从桌子里抬起头来,再次傻眼了。

  黄彩云怒不可遏地直奔急诊科值班室,一进值班室,她冲着黄蓉就发泄道:“骗子!一窝的骗子!以后嫁了这家人,再生一窝小骗子!”

  黄蓉见姐姐正在气头上,赶紧把门关上。

  “为所欲为,他们家这是犯罪,诈骗罪啊!不能再沾这家人了,否则传帮带,基因论,带有遗传讯息的dna片段叫基因,你和这家人一组合,老黄家奋斗了几代人的优秀基因,断了,完了,全灭了。”黄彩云火冒三丈地在地上走来走去。

  黄蓉根本就插不上话。

  “不能再这么下去了。必须得有所为!”黄彩云忧心忡忡,说着话,就开始脱白大褂。

  “姐你去哪?你要干嘛?”

  “救你。”黄彩云边说边往门口走去。

  “你要去找他们吗?”黄蓉想拦不敢拦。

  “找他们?这辈子我也不想再见到那家人!”黄彩云冷哼一声,她走到门口拉开门,而后像是忽然想到了什么,回头盯着黄蓉:“还有你,串通郭靖的妹妹合伙骗我。从犯!”

  “咣——”门被黄彩云摔上了,黄蓉被声响震得一哆嗦。

  出了急诊科,黄彩云风一样地走进电梯,直接摁下了大楼顶层的数字,直奔院长办公室。得知院长还在开会,黄彩云索性坐在办公室的沙发上静等着,闭目养神。

  院长办公室的环境不同于任何一个普通的办公室,大而静。

  不一会儿,门外有脚步声传来,黄彩云回头一看,院长从门外走了进来:“你坐你坐,不好意思啊,这个会有点久。血压最近怎么样?我怎么听说上次体检你没参加呀?”

  全天下的院长都是这副样子,精力充沛,永远有说不完的话,也不管对方回不回答,只管自己一通问一通说,手也不停,麻利地沏茶倒水递过去:“咱们这个年龄都得注意了,不能大意,上海二院的老许,那时候咱们那一届他最壮吧,一天打三场篮,还要去隔壁农大游两千米,前天的消息,瘫了。”

  黄彩云一直听着,没说话。等他的这段时间,黄彩云已经调整了自己的情绪,这会儿已经心绪已经稳定了下来。

  院长觉得黄彩云的反应有些偏慢,他又重复了一次:“老许,瘫了。”

  “他们医院的脑梗塞治疗是特色学科,不会耽误病情。至于预后,坏死的程度那么高,就得看他的造化了。”黄彩云显得很平静。

  “哦你都知道啦……”院长察观色,“你找我,有事啊?”

  “有个小事。想麻烦你签个字。”

  “什么?”

  黄彩云云淡风轻地说:“辞职。”

  ***

  入夜,郭家客厅里的灯大亮着,餐桌上,一人一碗打卤面,气氛寂静而压抑。父女三人围坐在餐桌前,郭立业和郭郭在默默地埋头苦吃。

  而郭靖则在接着电话:“下乡支边,一走半年?这是每个科都有指标啊,还是全院就派我一个人去?我能问一下这是谁的意思吗?办公室?院领导?具体哪个领导,能说吗?”

  他的语气一直很平静:“哦哦明白了。既然不是命令是建议,这样,辛苦帮我转达给甭管是哪个领导吧,不去。开除我也不去。不是不当雷锋,是雷锋自己岗位的事情还没干好,再见。”

  电话挂了,他像个没事人一样,拿起桌上剥了一半的蒜,剥了几个,给父亲和妹妹碗里各自扔了一个,又给自己的面条浇上醋,拌好了,这才呼噜呼噜地大口开吃起来。

  待他吃了几口,郭立业憋不住了:“要撵你去哪?”

  “不去哪。”

  “那以后会怎么样?”

  “不怎么样。”

  “不怎么样是什么样?”

  “人流门诊呆到退休呗。”

  郭郭看着郭立业,捣了捣他:“我哥的信誉度现在已经成负数了。你就别烦他了。”

  “那能赖我吗?大热天出门,上天入地我图什么,还不是为了他。是不是?”郭立业嘴硬。

  郭靖有滋有味地吃了一口面条,说:“吃饭。”

  和郭家相比,黄家的晚饭就显得异常丰盛了,牛羊肉片,豆腐海鲜,各色蔬菜,满满一桌。吴汉唐有意要调节气氛,吃得是电火锅,汤锅架着,水咕嘟咕嘟滚着,电视开着,吴汉唐招呼着,热闹。

  黄蓉吃得不亦乐乎,嗯嗯啊啊地应着吴汉唐夹来的菜:“吃呀姐,你怎么不动筷子?”

  黄彩云坐在一边面无表情,没有回答她的话。

  黄蓉献殷勤地从火锅里挑了一根长长的粉条,给黄彩云碗里夹,这根粉条太长,黄蓉不得不站起来挑好,对准了碗,垂进去:“吃呀。你爱吃粉儿,趁热。”

  黄彩云伸手一挡,粉条啪地抽到了桌子上,热油和芝麻酱溅了黄蓉一手。

  黄蓉见她这副做派,索性把筷子放下,说:“不吃了。说吧。”

  吴汉唐见状,赶忙递过来一张纸巾,她接过纸巾,擦了擦手,对着姐夫说:“您别紧张,吃您的姐夫。话说不出来,我姐这顿饭咽不下去。”

  “我是这口气咽不下去。黄蓉,那家人怎么骗我我都不生气,但到现在你像什么都没发生过一样,自欺欺人,这才是我最伤心的。”

  “咱们都是理科生,不是文科生,难免用词有些不当。自欺欺人这话我觉得不太准确,当然您接下来要是还打算说什么迷途知返悬崖勒马,那我也就不多说了。姐你说你的也别不吃饭,给,木耳海带都熟了,还有土豆片,要是再不捞可就化了。”黄蓉一直平心静气地说着话。

  “这件事你就打算一直回避下去?”相对黄蓉的好好语,黄彩云就显得不那么平易近人了,她冷眼相对着。

  “我连耳朵都洗了,这不是打不还手骂不还口地听着呢吗,不回避,正面面对。您啊就是绷得太紧了,您放松点,不管什么事咱慢慢说行不行?姐夫帮我递一下芝麻酱。”

  吴汉唐应声将芝麻酱递了过来。

  黄彩云看看黄蓉:“你觉得自己没做错。所以你根本不把今天的话题当回事。”

  黄蓉摆摆手:“好了好了,都是我不对,惹您生气。刚才那粉条掉了不算,我再给您捞一根儿。啧啧,这芝麻酱都凝固了黄主任,您说您的我都听着呢,那也得吃一口呀。您看我姐夫都憋不住要劝你啦……”

  黄彩云终于忍不了了:“黄蓉!”

  “我怎么了?”

  “你说你怎么了?”

  “我不知道。我夹根粉条我做错了吗?”

  “从小你就这样,转移话题,顾左右而他,你以为自己很聪明吗?”

  黄蓉放下了手中的筷子,转头望着她,气氛一下子降到了冰点。吴汉唐把火锅关了,盖子盖好,他像个炊事员,等着战争平息之后再起炉灶。

  “我没资格给自己判断智商。在你眼里,我就是全门诊楼最愚蠢的笨蛋,别说我了,您那高贵的眼睛里瞧得起过谁?”

  黄蓉的这句话彻底惹急了黄彩云,她的嗓门一下子变高了:“你这是什么态度!”

  “我应该是什么态度?我得怎么说才不是顾左右而他,我该说什么才能让您满意、让您觉得我没有转移话题?我怎么了?我不想吵架我想好好把这顿饭吃完我错了吗?我姐夫费半天劲弄这么一桌子就是怕你不高兴、怕你发作怕你血压爬上去,我们俩处心积虑,句句小心,不接你的话好好哄你这怎么就不行了?”

  黄彩云脸色发白地看着她。

  “郭靖他爸干的事确实二,这怪得了他吗?这算什么,父债子还吗?假设您不高兴出去把别人房子点了,警察就该到家把我戴上手铐抓走吗?有这道理吗?冤有头债有主,您干吗总跟他过不去啊?我知道结婚不是两个人,是两个家庭的事,那您觉得站在郭靖的角度上,您用辞职去逼院长把他调走,这就是君子的干的事吗?”

  吴汉唐在默默地调着芝麻酱,不插话。

  这时候黄蓉的手机响了,姐妹俩对峙的正在气头上,吴汉唐赶紧拿过来,一看,是个不认识的手机号,怕耽误事,他接了起来,听了几句之后对里面说:“现在不方便,一会儿再打吧。”

  正说着,黄彩云站了起来,吴汉唐赶紧把手机放下,过去安抚她坐下,不曾想自己忘了把电话挂了,手机就那么一直躺在桌上,听着黄蓉的话。

  而这通电话是郭郭打的,她把电话递给郭靖,俩人都听见里面黄蓉和姐姐对峙的激动声音。

  郭靖瞪大了眼睛,听着里面的黄蓉继续说:“妈没得早,从小到大我都得听你的,你说什么就是什么。我只要辩解一句就是造反,我敢违抗就是大逆不道,我要是敢撒个谎,这就是品德败坏了,我都大学了谈个恋爱接个吻还是不守妇道。什么都听你的你还是不满意,我都让你养成寄生虫了你当然不会满意,我自己都对自己不满意!你老跟我说别人家的妹妹怎么都就那么听话那么乖,你怎么不看看别人家的姐姐呢?”

  黄彩云的脸色越来越难看。

  “大学的时候您就不理解我为什么偏偏喜欢郭靖。他爸怕他学坏,除了饭钱多一毛都没了,为了给我买生日礼物,他自己不吃饭,省着,食堂师傅问他怎么吃这么少,他说他糖尿病,怎么这么小?他说遗传的。这话传出去他妹妹好几年找不着对象,差点和他绝交了。我知道他这么做很缺心眼,你也可以说他年轻幼稚不懂事,上学的时候难免傻缺,这么做不难,难的是郭靖到了现在对我还能这样。这都什么时代了,陌生交友约炮一夜情都遍地都是,不容易啊。依着你,我去找个事业有成的大人物,一年出差三百天,我连他躺在谁的床上都不知道。郭靖这么知根知底从小长到大的你不要,叫我到哪去找一个比他还对我好的?”

  “说完了吗?”黄彩云怒目切齿。

  “我本来不想说这些。今天其实我连替郭靖向你道歉的草稿都打好了。一千多字声泪俱下,我可以张嘴就说,可现在我不想说了。我不想这么虚伪,累,不是不让吃饭吗,不吃了。我的态度就这样,说开也好,反正早晚得有这么一回,就当长了个囊肿,疼点没关系,早点发现早点割,还能早点好。我去值班了。别给我打电话,别找我。”说完,她起身直接往门外走去,走了两步,她又折回来,拿起自己放在桌上的手机,头也不回地走了。

  目视着黄蓉啪的一下关门而出,吴汉唐忧心忡忡地看着黄彩云。火锅灭了,电视关了,黄蓉也走了,之前所有的声响都没有了。

  郭靖挂了电话,和郭郭面面相觑。

  而那边,黄彩云看了看吴汉唐,他不知道她要说什么,有些不安地等着。

  许久,黄彩云才轻轻地说:“上主食吧。”

  吃完饭,黄彩云把自己关在卧室里,看着母亲的黑白照片。照片上的黄母是一个教授气质的利落女性,正在相框里微笑地看着自己的大女儿。

  独自面对亡母的黄彩云卸下了平日的威严,她显得有些疲惫,轻轻地对着照片说:“管不了啦。饭也不吃就走啦。您当年怎么管的我,我现在就怎么管的她。不听,不管用啦。您别光教我怎么看病,你这小闺女该怎么管,也教教我吧。”

  说着,她有些哽咽了,原来,再坚硬的黄彩云也有柔软的时候。

  急诊中心医生值班室的门开着。回到了这里的黄蓉,背对着门,像是已经迅速地从之前的情绪中挣脱出来,冷静而理智地伏案写着病历,笔尖唰唰,字写得既工整又流利。

  写着写着,她突然不动了。顷刻间,她的肩头开始一抖一抖的颤动,她哭了。

  而郭靖,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站在门口,深深地望着她。

  “还好吗?”

  这一声唤,似是催垮了黄蓉的最后一根神经,她转过身,看见郭靖,想也没想,一下子就扑进了他怀里,泪流满面。

  这样子的黄蓉让郭靖动容了。他紧紧抱着她,等她哭完,安抚好,他做了一个令她有些无法接受的决定,黄蓉想要阻止,但郭靖还是走了出去。

  安静的医院走道里,她就那么眼睁睁地看着郭靖头也不回地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