账号:
密码:
八度小说网 > 男生小说 > 小大夫 > 第四章
  翌日清晨,住院部大楼里,几个护士一起轮番做着床铺清洁,郭靖已经给郭郭打好了饭,见暖瓶空了,又拎着暖瓶去开水房打水。

  郭郭盘腿坐在病床上,吸里呼噜地吃着郭靖给她带来的粥,狼吞虎咽的样子像是已经有半年没有吃过饭。

  郭靖打好水推门进来,把手里的暖瓶放到一边,问她:“韩浩月还没来?”

  郭郭像是自动忽略了“韩浩月”这几个字,把脸上的粥碗拿下来,直接问郭靖:“有干的吗?饿。”

  “流食,半流食,非流食。你得走完这个过程,韩浩月呢?怎么不来?”

  郭郭舔了舔嘴巴:“我又不是他我怎么知道他不来?黄蓉呢?联系上没有?”

  “把手机打没电了也不接,算了。”郭靖耸耸肩。

  “真算了?”

  “那可不算了还怎么弄?她比你还轴,我跪地下去磕头也没用啊。”

  郭郭不以为然:“女人是什么,你还是不懂。她要心里真没你,那天也不会答应结婚了。嘴上越刁心里越软,你晒她两天,保准哭着来找你了。”

  郭靖没吭声,但他把这句话听到心里去了。

  黄蓉今天轮休,难得休息,这会儿正一个人窝在沙发里,看着电影,一边看,一边被电影情节感动,肝肠寸断地哭着,脸上的泪水止不住地流下来。

  哭够了也哭累了,她抽泣着拿过昨天晚上姐姐递给她的外卖单子,拿过手机,按着上面的攻略步骤打电话,刚拨了几个号,电话忽然响了,她愣了一下接起来:“肖锐?”

  电话另一头的肖锐,正戴着蓝牙耳机开着车:“有空吗?”

  “干嘛?”黄蓉红着眼睛问道。

  “郊区开了一家馆子,野生鱼苗,现捕现烤,有兴趣吗?”

  “又聚呀?还有谁?”

  “就我,就你。”

  听他这么说,黄蓉直截了当地问了一句:“你这是在追我吗?”

  肖锐愣了一下,他没想到黄蓉会这么直接,顿了顿才说:“你要是不讨厌,我确实想试试我有没有这个运气。”

  黄蓉想也没想就噼里啪啦地说:“受伤了,重伤,痊愈之前谁都不考虑,富二代也不好使,更别说同事同行同学了。先这样啊,我还得叫饭呢挂了。”

  啪,她把电话挂了。肖锐听着电话里嘟嘟嘟的声音,半天都没缓过神儿来。半晌后,他露出了一副意犹未尽的神情,他觉得,黄蓉这个人有意思得很。

  挂了电话,黄蓉点好了外卖,又去卫生间敷了一张面膜,扎起头发,索性在家拉弓开箭做起了瑜伽,等外卖。

  不一会儿,“叮咚”一声,门铃响了,黄蓉习惯性地问了一句:“谁呀?”

  “外卖。”

  黄蓉走过去,开门。熟料,门刚一打开,外卖员便一下子冲了进来,速度快得让黄蓉来不及反应,只听咣当一声,门被外卖员关上了。

  随后,外卖员死死地抱住了黄蓉,她挣扎着乱叫,屋子里顿时一阵鸡飞狗跳、混乱不堪。黄蓉吓得闭着眼抬手一通乱打,面膜都被她打掉了一半,外卖员任由她乱抓乱捶,不管不顾地抱住她,再也不肯撒手。

  “啪啪啪啪啪——”,黄蓉打耳刮子像是不要钱似的,嘴里一连声地求饶,又急又气,说得又碎又快:“要钱你想要多少钱,多少钱我只要有我全给你,柜子里有烟有酒我姐夫不抽不喝你全拿走,全家里就放着两千出头都在电视旁边桌子的抽屉里,我平时衣来伸手饭来张口事儿全是我姐夫办,我连自己的工资卡都不知道在哪,骗你我天打五雷轰,不信你就搜个遍我保证。放开你的手臭流氓,你到底要什么你张嘴说话,我们家楼上就住着警察还是分局刑警、你再不放开我喊人了反正我离过婚我也不在乎,你放手我他妈有病你劫色我就把你传染了,你……”

  流氓外卖员被黄蓉一脚踹倒在地上,帽子也掉了,原来是郭靖。

  “是你?!”黄蓉死死地瞪着他,一双眼睛里都快喷火了。

  郭靖扬着下巴,一副愿打愿罚的模样:“什么都管不了了,今天非得见着你,和你说开话。再见不着我就得死,死也死不了,还有心愿没了。我知道你心里有疙瘩,咱俩换换,我要是个女的我连户口本都偷出来婚纱都自己备好了,临了未婚夫都到了门口还转身走了,这事儿搁在我心里也过不去。这疙瘩我得解开,解不开,这辈子咱俩都解不开了。”

  他一五一十,什么都招什么都认了:“你姐有手术,我在护理站和医办都查过,还给手术室打过确认的电话,连着四台不歇息,三个剖腹产一个子宫肌瘤,中间不吃饭也得大半天。你姐夫每周一次雷打不动,下乡义诊回来还得去电视台养生堂做保健讲座,录像期间手机也没开。中间这么长时间你一做不了饭,二下不了楼你怕晒,你只能吃外卖。我从上午十点就在楼底下守株待兔,等得腿都麻了这才等着。一上午来了快递我就拦着,到现在问了十二个送外卖的,没招,我只能拦下来自己送。”

  黄蓉看着他,先前害怕的情绪这会儿已经抚平了,慢慢冷静了下来:“恶棍。”

  郭靖没说话,受着。

  “泼皮。”

  郭靖依旧沉默,任由她骂。

  “无赖。”

  “无赖当到底,我就想给个解释。”

  郭靖对上她的眼睛,黄蓉深深地看着他:“臭不要脸……你说吧。”

  “见过放鸽子的,没见过这么放的。这鸽子太肥了,换了谁都过不去这个坎儿。我不是当着你的面就这么演后悔,有时候我就在想,咱俩换换,我也受不了。我换好了衣服,我穿好了鞋,我连出租车的零钱都备好了,我就等着我未婚夫来了一敲门,我就跟他走,我这是要去结婚啊,脚步声都在门外头了他又转身走了……”郭靖露出一副伤心切切的表情,每一个字都说得情真意切,除了眼睛里没有泪水流出来,从语气到情绪,都特别像一个诚恳的忏悔者。

  黄蓉听着,没有搭腔。

  郭靖说得越来越动情:“从妇产科到急诊室,两层楼,一百米,五十步,十四个门。我天天去找你,天天都走一遍,每天不知道有多少病人都等在这条路上。有的在这儿出生,有的刚来还没上急救台就死这儿了。那些陪着他们来的,有同事,有朋友,可再多都多不过家人。郭郭好好活着、她自己能好好过日子的时候,十个她也比不上一个你珍贵。她气我,花我的钱,骑我的车,用我的流量,占着我新买的照相机,连零食都偷着抢,从小我都恨我爸不计划生育。可到可能会死的时候,我就她这么一个妹妹,她也就我这么一个哥哥。我要是个老百姓,我什么都不懂,我还能敲开门告诉你发生了什么事,拉着你等你换了衣服换了鞋,和我一起过去帮忙,可我偏偏是个大夫,我不知道哪怕一秒钟在抢救台上能耽误多少事,我也不知道一出小区就碰上交警把我手机给收走了,郭郭到底吃了多少药、洗了胃还能不能把她再叫醒了我也不知道。黄蓉,咱俩都是学医的,你和我都知道咱们谁都没有下辈子,这辈子要是见不着,那就再也见不着,永远也没有见得着的那天了。”

  他深深地望着黄蓉:“要是有一天,你也快死了,这边天快塌了我也一样去。反正你死了,我也活不了。”

  一时间,说者和听者都有些感动,两人都沉默了。短暂的沉默后,黄蓉首先打破了氛围:“说完了?”

  “说完了。”

  “知道了。”

  “你不信?”郭靖看着她。

  “我信。”

  郭靖察观色道:“那你的意思是?”

  “就这样吧。”

  “就这样的意思是?”

  “你走吧。”

  “然后呢?”

  “然后回家,该干嘛干嘛。”

  郭靖紧追不舍地问:“那重新求婚的事?”

  “再说吧。”

  郭靖赶忙摆手:“不行,绝对不行!你还没原谅我。先不说了,都怪我,你看都几点了,刚才我都听见你肚子里的蛤蟆叫了,外卖不健康,我先给你做饭去。”说着他起身就往厨房走。

  黄蓉见他不走了,立刻说:“你不走我就打电话报警。”

  “你知道号码吗?”

  “我没那么弱智,我姐成天教的就是这个,居委会派出所刑警队的电话我比住院医师规范四十条还熟悉。我是笨不会做饭,生活自理能力差,不代表我就是根棒槌。”

  “那你知道座机电话线拔了怎么插吗?”郭靖手里拿着一根被他拔下来的电话线,从兜里又掏出一部手机,“你的。进门的时候我就揣起来了。为什么刘邦赴了鸿门宴还能全身而退?唯一的原因就是他比项羽多长个半个心眼儿。”

  黄蓉见他如此,什么也不说,直接迈步往窗户边上走。

  郭靖见状,继续道:“我既然打定了主意要来,就没想着囫囵着回去。喊吧。左邻右舍都是退休了的双职工,离你最近的是耳鼻喉科老主任,耳朵本来就不好,你还得祈祷他今天戴着助听器,等他听见了找着拐棍儿,下了地吃了降压药推开门出来,哆嗦着上了楼把门敲开再破门而入,老人家会发现你完整无缺,本来以为是流氓强奸,搞了半天是小年轻俩人闹个笑话,我什么事没有,反正脸皮早就搁门外头了,你得考虑你姐,老黄家的脸可就全丢了。”

  黄蓉这下彻底没招儿了,她定睛看了半天郭靖,点点头:“行,臭不要脸,是条汉子。做饭去吧。我还真有点儿饿了。”

  一个小时后,桌子上已经摆好了四菜一汤,红黄绿紫,色香俱佳。

  黄蓉左手拿着馒头右手拿着筷子,细嚼慢咽,认认真真地吃饭。郭靖在一旁伺候着,自己不吃,不停给黄蓉夹菜添饭、倒水剥蒜,一张嘴也说个不停:“世上无难事,就怕无聊人。把你放到非洲呆三年,除了看病睡觉什么事儿也没有,你也能练成一代名厨。煎炒烹炸都是小事,关键是你得明白吃哪补哪,这个给你补气,这个给你补血,绿菜叶子没味道我就加了点辣椒,你就当药吃吧,这个纤维粗,吃了润肠通便,多难便的秘都给你通了,以后要是你乐意我就多来,别的不行做顿饭还可以吧,月经期间吃什么,感冒的时候吃什么,吃什么脸上会长小痘痘,日后怀孕了应该吃什么,这我都熟啊……”

  黄蓉的筷子落到哪儿,郭靖的话就跟到哪儿,她故意不吃他点评过的饭菜,总是绕着他的话落筷,却总是绕不过去,她索性把筷子一放,干脆不吃了。

  郭靖马上把筷子接起来捧过去:“不说了不说了,人参仙丹也不说了。”

  黄蓉这才又拿起筷子,见她继续开吃,郭靖又开始了自顾自地唠叨,眼睛也不看黄蓉了,瞅着自己的手,右手抠着左手的手指甲,头也不抬,像是在自自语:“其实太轴了也不好。我是说我们科的有些女病人,岁数不大,就因为性格太倔太犟,不留神就早更了,加上性生活也不协调,内分泌紊乱,不到三十看着就得有四十出头……”

  “你少说一句,我就原谅你一分。”黄蓉实在忍不住了。

  郭靖马上闭嘴了。

  嗡嗡嗡,嗡嗡嗡……安静的空气中,传来了小小的嗡嗡声,郭靖露出一副欲又止的样子,张张嘴,想说什么又没说出来。

  黄蓉看着他:“怎么了你?”

  “你听没听见刚才好像有什么声音?”

  “没话找话呢吧?”黄蓉没好气地怼他。

  郭靖不说话了。

  “你知道我为什么烦你吗?”黄蓉准备打开话匣子。

  郭靖看看她面前的碗,冲她抬了抬下巴:“鸡汤趁热喝,凉了就有鸡屎味儿了。”

  黄蓉的话匣子打开了:“我就在想,咱俩现在不是同事,现在就是两口子了,那天我就稀里糊涂嫁给你了,现在我就是你老婆了,你给我做饭,伺候我吃喝,班也不上地这么天天陪着我,什么事也不干,这有意思吗?”

  “天底下再没有什么比这事儿有意思了。”

  “你能陪到我什么时候?一个月?半年?一年?三年?再多了五年十年,你不烦吗?”

  “不烦。谁烦我也不烦。”郭靖迅猛地摇头,他一说这个就来劲,“别的我还真不敢应你什么,你让我去当个中华医学会会长这事对我来说太难了,可就陪着你不变心,现在怎么对你、到老了我还能怎么对你,这事我不嫌烦。”

  黄蓉打断他:“可是我嫌烦。你怎么一天到晚有那么多的话?你不累吗?”

  郭靖又摇了摇头:“在别人面前我其实挺沉默是金的。真的,不信你去打听打听,上学的时候护理系那几个长得好看的,赵钱孙李,周吴郑王,挨个在食堂里挤着和我搭讪,你看我搭理哪个了?”

  “郭京。”

  “郭靖。”郭靖纠正她。

  黄蓉叹了口气:“那天我也是有点冲动,我向你道歉。”

  听她这么一说,郭靖急了:“别,千万别道歉,我不用你和我说对不起,你干嘛要说对不起,这三个字后头跟着事呢吧?你别说了,我不听……”

  黄蓉不管他,继续说:“化验结果还没出来,我也不愿意去多想。该吃饭吃饭,该上班上班,过完了今天,明天该怎么样那是明天的事儿,你也不用再给我发几千字的微信安慰我了。”

  她举起被割破的手:“那天要感染真的是艾滋,你安慰的越多我就越难过。病毒不是你,它不会和我们讲感情。我不能拖累你,我干嘛要去拖累别人?你也犯不上。你别说话,听我说,我知道你什么意思,我也知道这个时候你向我求婚,那是你的心意你的态度,你仁义,可我越想越明白,我要是好好的,我要是没这个事儿,你向我求婚这才是平等的,我不想你在这个当口来求这个婚,你能明白我的意思吗?”

  郭靖想说什么,黄蓉再次打断了他,自顾自地说:“你不明白。你什么都不明白。从医学院我见你的第一面起你就不明白。你就是个孩子,一个长不大的孩子。我在你眼里就是个玩具,你得不到,你就一直想买,以前你没钱,就天天趴在橱窗外头看着,越看就越想要,突然有一天这玩具店打折了,不用你买了,说要免费送你,因为我这玩具裂了缝、它坏了,商场要免费赠送了。”

  她平静地说:“你拿到手,你怎么想,你还会不会像以前那么盼着这个玩具,那是你自己的事。可我不想我是在新年大酬宾的时候把自己这么送出去。这就好像以前我买的第一个手机,我喜欢的那款就剩了最后一个,它卖得再便宜、老板的态度再热情,我也就嫌它天线上有个裂纹儿,那手机到头来最后还让你在非洲给……对了我手机呢?哎我手机哪儿去了?”

  嗡嗡嗡,嗡嗡嗡……屋里继续有小小的嗡嗡声传出。

  “什么声音?”黄蓉四下里打量,想要寻找到声音的来源。

  “是啊,我刚才就问过你,这什么声音?”郭靖明白了,他有些发虚地看着黄蓉。

  “是不是我手机?”

  郭靖点点头。

  “你给我静音了?”

  郭靖又点点头。

  黄蓉一下子站了起来:“为什么?!”

  郭靖也站了起来:“怕有人找你,搅和咱俩的午饭。”说完,他马上小步快跑到一边,从沙发的一侧把手机给掏了出来。

  这一看不要紧,上面有七个未接来电。原来之前一直嗡嗡嗡响的是手机的震动,俩人谁都没听见。急诊科大夫的手机上有这么多未接来电,这是大事,相当于士兵睡了懒觉醒过来才发现周遭都是打完的子弹壳。这下郭靖的汗也下来了:“我是知道你今天轮休不值班,才敢藏手机的,这谁打的呀……”

  黄蓉点开手机屏幕,只见未接来电全是一个同样的名字:李小京。

  郭靖探头探脑,有点心虚地问:“李小京?这不是你们班那个系花吗?会不会是找你同学聚会的?”

  黄蓉看也不看他,拿着手机回拨,那边已经不接了。

  这时候郭靖的手机突然响了,他一看来电显示是曾鲤,立刻接了起来,电话里面说了几句话后,他马上扭着脸看向了黄蓉。

  黄蓉猜到这通电话一定是和自己有关系,直接问:“出什么事了?”

  “李小京在医院,在我们科。”

  “赶紧走!”

  黄蓉和郭靖手忙脚乱地穿上衣服和鞋子,急匆匆地往外走,但俩人走得太着急了,郭靖做饭时脱下的外套,被他落在了沙发上,安静地守着一桌子吃剩的饭菜。

  近足月,子宫有压痛、有宫缩,未临产超过24小时,白细胞和c反应蛋白升高,胎膜胎盘感染,死亡率增加,这就是黄蓉的同学李小京目前的现状,为了防感染、防母婴并发症,黄彩云当机立断,亲自给李小京做了剖宫产手术。

  刚刚做完剖腹产,麻醉药劲儿还没过去的李小京,这会儿躺在婴儿床旁边的病床上,昏睡着。她旁边的婴儿床里,一个头发还湿漉漉的女婴裹在襁褓里,甜甜地睡着。

  黄蓉坐在一边的椅子上,陪着她。穿着白大褂的郭靖站着黄蓉旁边,像个刚刚实习的小大夫,两只手插在大兜里,也不敢高声说话,压着嗓子没完没了地对她小声嘀咕着。

  而让黄蓉感到不解的是,娃都生出来了,李小京的丈夫却一直联系不上,就连方才的手术同意书,都是她黄蓉作为“家属”签的。

  她在病房一直陪着李小京到家里来人,才安心地回了家。而晚上这顿晚餐也因为郭靖中午落下的外套,不再那么和谐。

  黄彩云和吴汉唐坐在餐桌前,并不吃饭,黄蓉低着头自顾自地吃,黄彩云看着黄蓉,吴汉唐看着黄彩云,三个人围在饭桌前形成了一个三角之势。

  黄蓉吃得很快,她想尽快结束这顿晚饭,这种氛围实在让她太难受了。

  “外套都落这儿了,这意味着什么?如果不是他故意把衣服留在这儿,挑衅我,那他就是我见过最笨最粗心的一个医生。”终于,黄彩云冷着脸开腔了。

  黄蓉吃得更快了。

  “一个这么粗心的人,偏偏当了大夫,当得还是我们医院的大夫。丢不丢人?我不知道负责招聘的那些人都是怎么把关的!”

  “扯远了扯远了。子曰食不寝不语,有什么话吃完饭再说。”吴汉唐赶忙把碗端起来递给黄彩云,想要打个圆场。

  黄彩云并不接碗,把他的手怼回去,然后转头继续盯着黄蓉:“我问了这么多近的她回答过吗?我再问你一次,郭靖到家里都干什么了?”

  “没干什么。”黄蓉依旧埋头吃饭,连头都不抬。

  “没干什么把外套都脱了?”

  这话黄蓉不爱听了,她倏地一下抬起头看向黄彩云:“我再说一次,没干什么。”

  黄彩云也没顾忌,口无遮拦道:“没干什么衣服都脱了?进了门脱了外套光站着?在门口给你站岗放哨吗?你找他来当小时工吗?从进来到出去,除了呼吸心跳新陈代谢,一句话不说、一件事不干?”

  “那您希望他干什么?”黄蓉索性把碗筷放下了。

  黄彩云的脸色一下子不好看了。吴汉唐赶紧给黄蓉盛了碗汤,适时地递了过去,把话隔了一下:“不凉不烫,刚刚正好。”

  黄蓉没有接汤,看着黄彩云,平静地问:“您就把话说透吧,什么意思?”

  “我就一句话,你是不是打算和郭靖好?”

  “什么叫好?”

  “谈恋爱。”

  “我没这个打算。”

  “现在吗?”

  黄蓉深呼吸了口气,站了起来:“吃第一口饭的时候我就说过了,我暂时不打算谈恋爱。更不打算和同行、和同事谈恋爱,你们不信。我不负责你们信不信的问题。”

  黄彩云没有作罢,仰头看着她,继续追问:“你也是成年人了,做为关系平等的姐姐,我想再问清楚一点,郭靖呢?你打算怎么处理和他的关系?”

  “一般关系。”

  得到这个答复,黄彩云的脸色稍微地好看了一些:“人而无信不知其可,诚信是从医者最重要的品格,希望你能恪守你刚才说过的话。”

  话音一落,黄蓉就头也不回地走进自己的卧室,啪地把门关上了。

  吴汉唐见黄蓉走开,把筷子递给黄彩云,平和地说:“威逼有时候会起反作用。这孩子其实挺成熟,她知道自己要什么。”

  黄彩云接过筷子,反问:“你的字典里,成熟的定义就是连袜子都能穿反,洗衣服做饭这种生活的小事都不能自理吗?”

  吴汉唐被她怼得无法反驳,最终只能作罢,好劝着吃饭喝汤。

  ***

  阳光炙热,上午的住院部大楼一楼收费结算处人山人海,郭靖带着郭郭和郭立业办完出院手续,汗流浃背地背着大包小包将他们送上了出租车。

  经过几天的治疗,郭郭的身体已经好了,但她的心却没好,她不知道为什么这些天来,韩浩月明明知道自己出了这茬儿事却不来医院看望,而给他发的消息也石沉大海。她心里跟个明镜儿似的,现在老爷子在身边,她没辙,等回到家,趁他入厕的时候,她盘算着借机逃开,必须找韩浩月当面问个清楚,就算是要和她分开,也得像个男人一样和她说清楚,而不是跟个王八似的藏起来。

  送走郭郭和郭立业,郭靖屁颠屁颠地跑去了急诊科。黄蓉见他来了,并不理会,一路朝休息室走着,郭靖像块狗皮膏药似的跟在后头。

  黄蓉头也不回地说:“该说的我都说了,你要再这么缠着我,咱俩连普通朋友也别做了。”

  “说了有事儿,真有事儿,单是个约你吃喝我自己都觉着没劲了,你倒是听我说呀!”郭靖像是真有事,说话的语气也跟着急了起来。

  黄蓉继续前行,头也不回。

  “你知不知道李小京的丈夫在外头有人了?”

  郭靖的这一句话让黄蓉倏地一下愣住了,她当即站住,转头目光凌厉地看着他。

  郭靖这才完整地把昨晚在产科见到李小京老公的事一五一十地告诉了黄蓉:“我猜的,昨晚我碰见他的时候,闻见他身上有香水味。你想啊,生孩子这么大的事都联系不到人,来了身上还一股子香水味,态度冷漠,这不是出轨了还能是啥?”

  李小京原是黄蓉的同桌,是她的好朋友,听到自己好友可能被绿,黄蓉气不打一处来,气呼呼地顿时掉头就往妇产科走。

  “嘿,去哪儿你?”郭靖见她这架势,慌忙叫住她。

  “我得去找那个王八蛋。”黄蓉一边说一边快步走。

  郭靖紧紧跟在她身边:“好,咱去哪儿找?他不在病房,我刚从那出来。”

  “他在哪就去哪找!”

  “对呀,他在哪呢?在家吗?咱们怎么坐车?地铁还是公交,打车也得有个地址,具体几楼几号你知道吗?他家在哪,电话多少,咱什么都不知道。”

  黄蓉的步伐渐渐地慢了,她看看郭靖:“那你说。怎么办?”

  郭靖见她听进去了,这才又说:“你听我分析啊。不管他是出的轨是铁轨还是钢轨,这事儿没挑破之前,就算是装,他也肯定还会来。咱们哪儿都不用去,我拿金箍棒给你画个圈,看见没有,你就在这大厅里等着,守株待兔。”

  “然后呢?”

  “然后你听我的。其实计划我都给你写好了,你现在要做的就是找个地方,坐下来,挨得我越近越好,耐心地听我给你好好讲讲……”

  黄蓉耐心地听着郭靖把计划说完,而后像是忽然想起了什么,道:“完了,今天还有节课。”

  “我以为什么大事儿呢,你忙你的,我替你去。”郭靖一脸小事一桩的表情,“你不说医学院那帮小崽子不听话吗?我去!对付学渣,还得学渣自己来。”

  “我这个学期可没缺过课,你去一回,我得上教务处的黑名单了。”黄蓉极度不放心地看着他。

  “放你的心,管调课的是我亲戚,上学时候认的干姑姑,抓谁也不会抓我。你踏踏实实地陪你朋友,安安心心地拔刀相助。其它的事都是我的,我这是修炼升级,攒积分,攒够了咱俩还好。别瞪眼睛,还有个事……”说着,他把黄蓉神神秘秘地拉到一边,找了一个人少的角落,不说话,从兜里往外掏着什么东西。

  “你干嘛呢?”黄蓉一脸莫名其妙,“我告诉你,你要是敢在这儿求婚,这辈子我不会和你说一句话,我说了不考虑这事儿!”

  郭靖没搭话,自顾自地掏了半天,最终掏出来了一张检验科的白纸黑字化验单:“化验结果出来了,没事。别说艾滋了,感冒病毒都没有。”

  见是化验单,黄蓉有些意外,她看了下化验结果,自己也长松了口气,这些天她没少担心,但好在这件事总归是以一个好的结果告以段落了。

  “这些时候我天天祷告,佛祖上帝观音菩萨,能拜的我全拜了,也算没白辛苦。我爸替你去找人算过命,说咱俩要结了婚,你保准能死我后头。”

  黄蓉没吭声,把化验单收进了白大褂的大口袋里,抬头看他。

  郭靖接着说:“这婚你就当我没求过,咱重新来,我一点儿都不急。今天你就是盼着我求,我也不求。别说瓜了,强扭的什么都不甜。你什么时候觉得看我顺眼,看我不生气,看我是个靠得住的人,求婚这事咱再说,哪怕那天过了我头发都白了,哪怕我都七十了,哪怕我生日都不叫生日,叫过寿了,我也等着你。”

  他说得很诚恳,黄蓉这次没生气,耐着性子听着。

  郭靖继续说:“时间能证明一切。乌龟跑过了兔子,我不抽烟不喝酒不滥交,不吃咸的不吃油的不吃腌菜,我跑得不快,可我活得久,我等到你没人要的时候我要,我认了。岁数大点有什么关系?无非就是血糖血压高点,颈椎腰椎脆点,骨质疏松关节炎,血栓结石冠心病,现在的医学都能治,哪怕心梗都没关系,只要别是前列腺增生……”

  果然,狗改不了吃屎,他还是一如既往地口无遮拦。黄蓉看看他:“你怎么这么臭不要脸呢?”

  郭靖很认真地说:“这是科学啊。婚检都有这项,你怎么这么封建?我这是为你好呀。”

  黄蓉头一扭,理都不理他,走了。

  医科大学阶梯教室。

  “咣咣咣咣”,一堆心、肺、肝、胆的塑胶质地的标本被郭靖扔到了讲台上。

  一具顶着骷髅的人体骨架被丝线吊着,架在一边,眼神空洞地瞅着台下的学生们。就像黄蓉代课时候一样,很多学生也没把郭靖当回事,坐姿懒散,各干各的。

  坐在第一排的一个穿着还有些学生气,戴着牙箍的女同学,正一本正经地看着郭靖,她叫陈小南,是那种看一眼就知道是个只懂得闷头学习的好学生。

  郭靖翻开备课本,很小声地对底下说:“今天我替黄蓉老师上一节。大家都把书放起来吧,反正我读书的时候这门课也挂过科。”

  说话间,他看看底下有几个睡觉的学生,声音说得更小了:“我这么低说话,不会吵醒他们吧?”

  这话一出,教室里顿时笑声一片。

  郭靖挑挑眉,在笑声中又开了腔:“讲得不好,索性就不讲了,别耽误你们。今天咱们来聊聊怎么作弊。”

  台下没睡觉的同学瞬间来兴趣了,身子都扭正了,目不转睛地看着他。

  “学医苦,太苦了。这么多的东西都要死记硬背,怎么背啊是不是?你们还得忙着谈恋爱,本来时间就不多。怎么办?作弊呀。”

  这下更多人有兴趣了,有人把睡觉的同学捅醒了。

  郭靖接着说:“我上学的时候,代课老师是黄彩云,你们想想,黄教授,那是一般人吗?在她手底下不死也得脱层皮,可我就顾着睡觉聚会追女孩了,没时间看书背诵,又不能抄写作弊,还不能糟蹋我爸弯腰种地的学费,最起码的我挂了科补考也得过吧?咱就先不说实习和毕业以后上了班怎么看病的事儿了。”

  陈小南坐直了身子,听得颇有兴趣。

  “所以得找个偷懒的办法,能背书省劲儿,事半功倍。靠这招,我大学五年的挂科全过了。今天有挂过科的可以听,学霸们就别听了。”他看看底下,见大伙都纷纷坐直了身子,目不转睛地望着自己,咧着嘴角笑了:“睡觉的同学都醒了?那我声音大点儿?”

  众学生纷纷点头,都伸着脖子听着。

  郭靖一拍那副顶着骷髅的骨架:“别拿它当标本,当你们的前男友和前女友。那些叫你咬牙切齿,最好是劈过腿的前任们。没谈过恋爱的,想想你那些讨厌的同桌、同学,再不行想想我,总之把它当一个你最讨厌的人,确定好了目标你再看它,这敌人脑袋上有几块颅骨,身上一共多少条神经,什么部位的哪些器官容易得什么病,哪些病能治好,哪些病治不好,要是换了你来治,用多少药,割多少刀才能把它救过来,就都好记了。不信你们就试试。”

  包括陈小南在内的诸多学生,这么一听,全都跃跃欲试。

  紧接着,郭靖从一开始拿进来的那些心、肺、肝、胆的塑胶标本里,一个一个挨个拿起来:“器官也好记。狼心狗肺、肝肠寸断,想想搞对象期间让你们惊心动魄的事儿,发自肺腑的词儿,都在这儿了,开着你们的脑洞,联想去吧。呶,先说这个吧,想想看,遇着什么样的事儿,能让你大动肝火?”

  台下学生更来劲了,抢着发,课堂顿时热闹非凡,一节课下来,同学们收获颇丰。

  而另一边,按照郭靖的计划,黄蓉果然见到了李小京的丈夫杨成刚。

  一番对质下,黄蓉才知道,原来并非像郭靖说的那样,是他们误会了。杨成刚之所以在李小京生孩子时没来,是因为他当时在钓鱼,那里没有信号,一身的香水味也是他自己喷的,目的是为了掩盖自己身上的鱼腥味。

  不过,他们俩人之间确实出现了些问题,李小京爱狗爱到发狂,养了那么多年狗,疼爱了那么多年狗,却不知道自己的丈夫有哮喘,对狗过敏,严重时随时可能会出现紫绀。而杨成刚出于对她的疼爱,一直默默忍受着,没法在家待,他就选择外出钓鱼,但李小京不知情却责怪他对自己冷淡不闻不问,二人相互埋怨,罅隙越来越大,但好在彼此心里还是有对方,这事现在说开了,两人都表示往后好好过日子。

  见二人和好如初,黄蓉打心底里为他们高兴。沟通,真的很重要,一个不说,一个不问,双方互猜心思,这是最可怕的事情,因为你不知道什么时候就会被自己最在意的人幻想成一个十恶不赦的人,一旦这种观念根深蒂固,那么就再也回不去了。

  一解决完李小京的事情,黄蓉就接到了郭靖的电话,他那边课程结束已经在回家的路上,黄蓉听着电话里他没完没了的唠叨,嘴角向上扯了一个弧度,没看出来,这家伙课上得还满顺利。她撂了一句李小京两口子没事,就挂了电话。

  一回到家的郭靖刚巴拉了两口饭,就被郭郭抓了过去。一天不见,她和韩浩月已经和好,两人正盘算着要给老爷子介绍个对象,好让老头腾出空来,撤销对他俩的监控。郭靖啧啧啧地咧着嘴,看着正征求他统一战线的郭郭,觉着丫这招儿可真够狠的,为了韩浩月把后妈都招来了。他对这事坚决不表态,也不能表态,随她闹去吧。

  三下五除二吃完饭,不顾郭郭在背后的叫唤声,郭靖着急忙慌地出了门。今晚黄蓉在医院陪李小京,他得抓紧追媳妇去,趁这好机会,送黄蓉回家。

  熟料他刚到医院,护士就告诉她,黄蓉已经被接走了,接她的人是一男的。郭靖顿时睁大了眼睛,懵了,他稀里糊涂地嘟囔着:“男的?就这么半天都发生了些什么?”

  而接走黄蓉的这个男人,不是别人,是她的姐夫吴汉唐。这会儿功夫,吴汉唐已经载着黄蓉开了一半的路程了。他开的是一辆电动车,减震不是很好,路上微微颠簸着。

  黄蓉坐在副驾驶上,说:“我以为你们都睡了。”

  “李小京住院,于情于理黄蓉都该照顾照顾,这是多好的机会,郭靖那么贼,他就算是熬夜不睡觉也得送黄蓉回家,大晚上的孤男寡女,太容易出事了,你去,把她给我接回来。”吴汉唐目视前方,一改平日的温和,学着黄彩云,很严厉地说着。

  黄蓉噗嗤一声笑了出来:“嗯,学得挺像。不愧是几十年的老夫妻,我闭着眼听,开车的这就是我姐了。”

  “圣旨宣读完了,接下来是我自己要说的。”吴汉唐这才恢复了自己的语速和口气。

  “批评的话跳过去,直接到表扬的那段儿吧。”黄蓉和姐夫的关系还是很舒缓的,不同于姐妹俩频繁的剑拔弩张,除了尊重,她和吴汉唐之间的关系比较松弛自然。

  吴汉唐一丝不苟地两只手把着方向盘,看着前方:“婚姻这件事,说复杂也复杂,说简单也简单。你比如我和你姐这种组合,典型的男弱女强,她说我两句,我就当听不见,要是我也较劲,这日子就没法过了。”

  “反过来也一样。直男癌就得找个偏偏喜欢大男子主义的,是这意思吧?”

  吴汉唐没正面回答她,接着说:“所以我觉得你和陈锋离婚也是对的。他虽然看着闷,但骨子里也是个倔人。他不是那种肯服软,肯哄着你的男人。你们就是两口刀,难免赶上点磕磕碰碰,迟早就得崩火星子。”

  “郭靖呢?”黄蓉突然问道。

  “你随你姐,他呢,倒像是我的个儿子。从性格匹配上来说,你们俩倒是合适。郭靖是个乐观的人,什么愁事都想得开,从生命保健的角度看,他活得长,不争不恼不怒,要是真当了丈夫,英年早逝的几率也小。当然我这是从鸡贼的角度来看了。对了这些话要是让你姐听见……”

  黄蓉立刻点头:“懂懂懂,您说过什么我都忘了,我脑子不好使您也知道,接着说。”

  “你怎么想的?”吴汉唐目不斜视地开着车。

  “没什么想法。”

  “离过一次,确实得慎重。反正我就一个观点,好的男朋友乃至丈夫,最好的标准就是井盖,有坑的时候,它能托着你,给你当个垫脚石,心甘情愿的。井盖,明白吗?”

  正说着,黄蓉的表情突然变了,她大叫了一声:“姐夫!”

  “嗯?”

  黄蓉指着前头:“哎哎哎哎——真有井盖!”

  顺着黄蓉指的方向看过去,马路上一个下水道的井盖撬了起来,咧着嘴躺在马路上,看着车来车往。

  吴汉唐猛地一个急刹车,接着是一个急转弯,差点儿侧翻了。

  紧接着,后面响起了一堆汽车滴滴乱响的喇叭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