账号:
密码:
八度小说网 > 男生小说 > 小大夫 > 楔子
  正值盛夏,骄阳似火,空气中流动着层层热浪。

  非洲西部的热带沙漠里,一只四脚蛇站在一片仙人掌群的前面,瞪着眼睛,离它不远处的一片沙丘上,一条沙漠蟒蛇从砂砾层上无声地游了过去。

  就在沙漠蟒蛇刚刚时,一辆车身上喷着红十字医疗标志的敞篷式吉普车嗖地开了过去。开着这辆吉普车的人叫郭靖,是一个不到三十岁的年轻男子,他浑身上下已被晒得黝,胡子拉碴,头发蓬乱,脸上还涂着几块迷彩,反戴着一顶脏兮兮的帽子。

  吉普车刚开过,便“砰!砰砰!”地响起了几声枪声,几颗子弹紧随其后地了过来,打在了地面的砂石上,扑扑扑地掀起了层层黄沙。

  漫无边际的沙漠里,郭靖开着这辆载着药品的吉普车不顾一切地向前狂奔,他后面,好几辆当地叛军组织的车对其穷追不舍,死命地追着。

  “砰砰砰砰!”枪弹横飞。

  “我操!”不停躲着枪子儿的郭靖愤懑地宣泄了一句。他快速地瞟了一眼仪表盘,汽油已经不多了。

  他死死地抱着方向盘,缩着脖子踩着油门往前猛冲,趁着没子弹来的功夫,声嘶力竭地喊着几句豪萨语(注:属闪含语系乍得语族,非洲最重要的三大语之一,西非最通行的语):“dayadagacikinmu!(自己人!)medical,kasani?(医生,知道不?)nakasancedayadagacikinmu!(我是自己人!)kadaharba!(别开枪!)”

  “砰!”又一声枪响。

  郭靖吓得脑袋一缩,把油门踩到了底,骂骂咧咧道:“都是聋子吗?说了别开枪别开枪!把我打死了,看谁给你他娘们的瞧病!”

  叛军的车辆紧紧跟在他后面,几个士兵呜哩哇啦地冲他叫唤着。

  郭靖火急火燎地腾出一只手,抄起一个老式诺基亚手机,用牙把天线咬出来,拨了几个号后,就对着里面开口一通大骂:“不是说这条路没反抗军吗?你听听,你听听这噼噼的都是什么声音?赶紧给我查查哪有近路!”

  电话里头说了句什么,郭靖气得脸都青了:“药在车上呢!都这时候了光惦记着药,我呢?怎么没人关心我?路线查着没有?喂喂!我听不清,大点声!走哪?什么?”

  “砰!”又是一颗子弹飞过来,正中手机,郭靖眼睁睁地看着这唯一一部可以救命的电话从手里飞走,一脸绝望。

  他咬着牙,将油门死踩到底,继续一路狂奔,左躲右闪。

  一段路后,仪表盘上汽油的标尺已到了警戒线,郭靖看了看那显得格外刺眼的红色警报灯,依旧狠命地踩着油门,一边骂一边跑。他从兜里掏出几盒香烟,远远地扔了出去,果然,一辆叛军的车偏离了路线,奔着香烟去了,但剩下的几辆车更来劲了,五六个穿着迷彩军服的人叛军士兵嗷嗷叫着,继续突进。

  郭靖慌乱地把全身都了个遍,却什么都没着。最后他从上衣的兜里掏出来一张照片,他看了一眼照片上笑容甜蜜的姑娘,马上又把它塞了回去。

  再也没有东西可扔了,郭靖一咬牙,把一个沙袋从车座底下拽了出来,又从靴子上抽出一把锋利的匕首,用刀锋在沙袋上一划,黄沙顿时潺潺流出,他将沙袋往车后一甩。

  瞬间,黄沙漫天。

  身后一直追逐的几辆车被这漫天的黄沙遮挡住了视线,速度当即慢了下来。

  远远地,一片生活区了郭靖的视线。他定睛看去,一座镌着红十字标志的援非医院醒目地矗立在那里,一面耀眼的五星红旗高高地飘着。几个穿着绿色军装的政府正拿着冲锋枪,陪着身着白大褂的医生们从里面跑了出来。

  终于看见支援的人了!

  郭靖激动得眼睛都花了,加大油门往前冲去。

  “嗷——”他还没来得及激动地喊完一嗓子,身后的一颗子弹唰地飞了过来,击中了车的一只轮胎,瞬间,吉普车侧翻了,凶猛地打着滚儿一头栽在沙漠里,郭靖顺着翻车的力道一下子飞了出去,几乎是三百六十度翻腾着飞过天空,一头往沙漠里栽去。

  迷糊中,半睁开眼睛的郭靖,已经身处援非医院里,此刻的他有些意识不清地躺在担架上,被一群人心急如焚地推着往急救室跑去。

  “guo,guo,醒一醒,guo!”一个人护士急切地呼喊着他。

  他耷了耷眼皮,一缕鲜自眼睛上淌下。

  随后,一只手顺势将这缕鲜擦掉,而为他擦掉这缕鲜的,正是他年轻英俊的同事曾鲤,也是援外医疗队的成员。

  曾鲤推着他的担架,一路往急救室快跑,嘴里却也不闲着:“话我不多说,就告诉你一件事儿,你现在唯一要做的就是住。不过去,最多算你个烈士,身上盖一张国旗给你拉回国,院长主持个追悼会,念完稿子就把你名字忘了,女朋友顶多哭三天,不到半年就让别人给睡了。要是咬牙过去,回去你就是英雄,就是hero,就不是小大夫了,你就是名医了知道吗……”

  恍惚中,曾鲤的声音似乎距离他越来越远。

  郭靖强撑着最后一点意识,颤巍巍地伸出手,向了衣兜里的那张照片,他艰难地看着出来的那张照片上那位年轻姑娘的可爱笑脸。随后,他的视线逐渐模糊了……

  “郭靖!郭靖!”

  “guo!guo!”

  ……